工会改革观察与促进第四期(2018年11月)

2015年11月,习近平亲自主持召开中央深改组第18次会议,通过了“全国总工会改革试点方案”。工会改革的重点有两方面,一是在工作作风上,要去除总工会“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的官僚气,即去“四化”;二是在身份上,要增强工会的“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即增“三性”。

三年过去了,总工会改革的成效如何呢?

各地各级工会工作人员的官僚作风是否有所改善?工会工作人员的工人阶级感情是否有所提升?工会当中来自工人群众的干部是否有所增加?来自工人的工会干部是否仍然紧密的联系着工人群众?各级工会干部协调劳资关系的主动性及能力是否有所提升?

工会在主动协调劳资关系、避免劳资冲突方面是否有所建树?在已经发生的工人集体行动事件中,工会是否有效的扮演了工人利益代表者角色?工会的基层组织,尤其是企业工会组织是否趋于健全并脱离老板的控制?企业基层工会是否有能力代表工人与雇主进行集体谈判?

为回答上述问题,中国劳工通讯将从“工人集体行动地图”中,定期选取一组事件,并就此致电事件发生地总工会及相关企业工会。通过这些对话,将中国工会的实际状况呈现在工人、工会干部、工会工作人员和政府决策者面前。我们希望,一方面,鼓励各级工会领导和工作人员,走出工会“象牙塔”,主动进入到劳资关系中去,代表企业工人通过集体谈判争取和维护权益。另一方面,鼓励和引导各行各业的广大工人,走进各地工会这座并不神秘的“象牙塔”里,积极参与到工会改革中来。同时令政府决策者更加了解工会的重要性,及工会改革所需的空间。

简单说,我们希望防止这次工会改革,再次沦为假改革

第四期(2018年11月)

本期,我们从中国劳工通讯的“工人集体行动地图”中选取了四川省。2018年11月,四川省录得8起工人集体行动事件。我们成功拨通了这8个事件所在地总工会。

工会改革去“四化”(即去除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所针对的是各级工会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的官僚作风和态度问题。换句话说,工会改革去“四化”,就是要提高各级工会日常工作的效率。

工会改革增“三性”(即增强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所针对的是各级工会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对于工人阶级的阶级感情淡漠、不具备代表工人利益进行谈判的能力以及脱离工人群众等问题。换句话说,工会改革“增三性”,就是要使全体工会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在政治上,必须全面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工人阶级的阶级情感;在能力上,能够代表工人通过与企业雇主集体谈判争取和改善权益;在合法性上,各级工会领导干部既要从工人群众中来,又要永远不脱离工人群众。

四川省八个工人罢工事件中,地方总工会“工会改革”的状况如何呢?

四川省工会改革

去除“四化”和增强“三性”

四川省八个案例涉及的地方总工会在去除“四化”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进展。

娱乐化:没有发现。
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大部分工会工作人员态度诚恳,虽然大部分地方的总工会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工人罢工维权事件不知情,但仍能明确表示工会愿意对工人提供帮助。各地工会从过去的严重不作为到目前愿意帮助工人维权,是一大进步。

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

各级工会去“四化”,可以改善工会工作人员的效率,但却不能建立工会的身份。而工会的身份,则体现在工作人员的政治性(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工人阶级情感)、群众性(来自工人群众,不脱离工人群众,永远把自己当成工人的一员)、先进性(有能力代表工人争取利益最大化)。

大部分地方工会工作人员的谈话中,仍然感受不到他们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工会的具体工作中,地方工会仍然远离劳资关系,企业工会仍然处于老板和管理层的控制之下。工会缺位,工人仍然只能以静坐、堵路、罢工等集体行动提出诉求。

值得一提的是,汉源县总工会在增强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方面走在了全省工会的前列。

观察与印象

四川省各地工会工作人员对工会工作的理解和落实,仍然停留在侵权事件发生后的维权层面。即使是发生侵权事件后,工会也只是坐等工人上门,然后才以第三方而非工人利益代表者的身份去“协调”。也正是这种 “第三方”身份,使工会工作人员搞不清工会和政府劳动行政机关的角色有别,时常抱怨工会“没有执法权”。

有些地方工会的工作人员将工会工作理解为“舆情”传递。在面对查询的时候,表现出一种类似于做保密工作的心态。这种舆情传递和保密工作心态,是阻碍工会接受监督和问责的主要障碍。

省、市、区县、街道、工业区分别设立工会组织,一方面增加了工会内部的沟通障碍,另一方面各级工会更以“属地管理”为由推脱责任。

各地工会的部门划分看似细化,但却并非为应对劳动关系状况、代表工人谈判而设。

四川省各级工会企业工会的组织工作,仍沿用依靠雇主建会、工人被入会的方法。即使是新建的行业工会也是如此。

四川省各级工会仍未认识到,工会存在的首要职能,是代表工人与雇主或行业协会进行集体谈判。因此,在四川省工人提出自己诉求的主要方式仍然是静坐、堵路、罢工等集体行动。

值得称赞的是:

遂宁市船山区运管所工人在被拖欠工资和社保时,主动寻求工会的帮助。

雅安市汉源县尘肺病工人主动找到工会,并要求工会代表自己与政府协商谈判。而汉源县总工会积极回应尘肺病工人的求助,代表工人就职业病待遇问题与政府进行协调,并争取到了资金,使工人能够得到基本医疗服务和生活救助。

对四川省工会改革的建议

建议四川省总工会:

考虑撤并市级或区级工会,有些地方可以试点撤销市级工会,有些地方可以试点撤销区级工会,以探索省总工会与工人衔接的最短途径,更有效发挥工会协调劳资关系、保障工人权益的职能。

建议四川省各级政府部门:

  1. 不要再为了完成扶贫指标,而要求工会放下协调劳资关系的主业去参与扶贫。 
  2. 当发生罢工后,政府所扮演的中间人角色,不应该淡化甚至取代工会作为劳方代表的角色。

建议四川省工人:

建议各地各行业的工人们在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应该第一时间去找工会,要求工会代表工人并维护工人的权益。

 

 

 

 

Back to Top

The European Union's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 went into effect on 25 May 2018.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the rights you have to correct or remove that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