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改革观察与促进 第四期 四川省 (第6/8个案例)

工人罢工了,工会在哪里?

罢工事件:2018年11月26日,四川省遂宁市,遂宁圣莲岛万豪酒店拖欠建筑工人工资,工人拉横幅讨薪

致电详情:我们致电给二个地方总工会

——遂宁市总工会(基层工作部、经济法律部、保障工作部)

——船山区总工会(保障部、办公室)

地方总工会对罢工事件的参与:

工会改革:去除“四化”和增强“三性”

去“四化”方面

我们联系到遂宁市总工会及船山区总工会。工作人员均接听了电话,态度不错,“贵族化”改善良好。

两级工会均对工人罢工事件有所了解。遂宁市总工会经济法律部知道此事,并将此事转给了船山区总工会及辖区管委会,对方正在研究解决。目前船山区还没有给市总工会回信息。遂宁市总工会的“行政化”仍然严重。

船山区总工会办公室工作人员知道此事并指出由保障部经办。保障部负责人则要求到办公室核实身份才能提供信息。船山区总工会的“机关化、行政化”仍较严重。

船山区工会在谈话中带出了工会工作在“四化”以外的另外一个问题,即以一种类似于做保密工作的心态看待外界对工会履责的问询。这种心态难以归类于“四化”中的任何一类,但却对工会工作人员接受监督和问责——尤其是来自工人和舆论的问责,形成了难以逾越的障碍。

增“三性”方面

遂宁市总工会及船山区总工会仍然欠缺政治性、欠缺群众性、欠缺先进性。

点击查看对话中与“增三性”相关的内容

观察和印象:

建筑工人在集体讨薪维权之前以及过程中,都没有向工会求助。

“属地管理”似乎成了工会工作人员新的口头禅。过去,工会工作人员往往是建议工人去找信访办、劳动局、仲裁和诉讼;现在,则是一句属地管理,便能把工人的求助和问责推出去。属地管理听起来好像责任更分明,但实际上却是新瓶装旧酒。

遂宁市总工会经济部杨部长态度诚恳。假设是工人拨打的这通电话,最少杨部长的态度不会令到工人对工会反感。

但是,遂宁市的工会工作人员对工会的角色错置。工会被视为舆情的传递者,而非劳资纠纷当中的工人利益代表者。杨部长说,这件事“已经接到了,我们当时没过来,就是十几个人打横幅那个事。我们已经作为舆情,已经给船山区……”

遂宁市总工会的部门划分看起来很细致,但没有一个部门具备避免工人侵权事件发生的功能;没有一个部门具备在侵权事件发生后,将问题解决在初始阶段、避免问题升级的功能;也没有一个部门具备在侵权问题升级后,尽快使问题降温、从而解决问题的功能。

船山区总工会工作人员对外界的询问过于敏感,以一种类似于做保密工作的心态应对对工会履责的问询。这种敏感心态对工会改革的负面影响非常严重。带着这种心态,工会工作人员便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接受问责和监督。

工会改革建议

1 建议遂宁市的建筑工人如果权益受到侵害,一定要去找工会。

2 建议撤销遂宁市的区级总工会。

3 建议遂宁市总工会以协调和服务各个行业工会为原则,对市总工会各部门的工作职责重新定位。

以上分析解读仅代表CLB的立场,欢迎点击链接就访谈文字稿作出不同解读。)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