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改革观察与促进第五期(2018年12月)

2015年11月,习近平亲自主持召开中央深改组第18次会议,通过了“全国总工会改革试点方案”。工会改革的重点有两方面,一是在工作作风上,要去除总工会“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的官僚气,即去“四化”;二是在身份上,要增强工会的“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即增“三性”。

三年半过去了,总工会改革的成效如何呢?

各地各级工会工作人员的官僚作风是否有所改善?工会工作人员的工人阶级感情是否有所提升?工会当中来自工人群众的干部是否有所增加?来自工人的工会干部是否仍然紧密的联系着工人群众?各级工会干部协调劳资关系的主动性及能力是否有所提升?

工会在主动协调劳资关系、避免劳资冲突方面是否有所建树?在已经发生的工人集体行动事件中,工会是否有效的扮演了工人利益代表者角色?工会的基层组织,尤其是企业工会组织是否趋于健全并脱离老板的控制?企业基层工会是否有能力代表工人与雇主进行集体谈判?

为回答上述问题,中国劳工通讯将从“工人集体行动地图”中,定期选取一组事件,并就此致电事件发生地总工会及相关企业工会。通过这些对话,将中国工会的实际状况呈现在工人、工会干部、工会工作人员和政府决策者面前。我们希望,一方面,鼓励各级工会领导和工作人员,走出工会“象牙塔”,主动进入到劳资关系中去,代表企业工人通过集体谈判争取和维护权益。另一方面,鼓励和引导各行各业的广大工人,走进各地工会这座并不神秘的“象牙塔”里,积极参与到工会改革中来。同时令政府决策者更加了解工会的重要性,及工会改革所需的空间。

简单说,我们希望防止这次工会改革,再次沦为假改革。

第五期(2018年12月)

本期,我们从中国劳工通讯的“工人集体行动地图”中选取了湖北省。

2018年12月,湖北省录得6起工人集体行动事件。此外,2019年1月湖北省鄂州市有1起工人事件。我们成功拨通了其中5个事件所在地总工会。

工人罢工了,工会在哪里?

工会改革去“四化”(即去除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所针对的是各级工会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的官僚作风和态度问题。换句话说,工会改革去“四化”,就是要提高各级工会日常工作的效率。

工会改革增“三性”(即增强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所针对的是各级工会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对于工人阶级的阶级感情淡漠、不具备代表工人利益进行谈判的能力以及脱离工人群众等问题。换句话说,工会改革“增三性”,就是要使全体工会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在政治上,必须全面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工人阶级的阶级情感;在能力上,能够代表工人通过与企业雇主集体谈判争取和改善权益;在合法性上,各级工会领导干部既要从工人群众中来,又要永远不脱离工人群众。

湖北省五个工人罢工事件中,地方总工会“工会改革”的状况如何呢?

武汉保利上城项目部欠薪

宜昌融公馆工地欠薪

武汉娱加传媒女主播讨薪

孝感广电职工讨薪

鄂州中建三局欠薪

湖北省工会改革
去除“四化”和增强“三性”

湖北省五个案例涉及的地方总工会在去除“四化”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进展。

娱乐化:没有发现。

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大部分工会工作人员态度诚恳,虽然大部分地方的总工会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工人罢工维权事件不知情,但仍能明确表示工会愿意对工人提供帮助。各地工会从过去的不作为到目前愿意帮助工人维权,是一大进步。

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

各级工会去“四化”,可以改善工会工作人员的效率,但却不能建立工会的身份。而工会的身份,则体现在工作人员的政治性(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工人阶级情感)、群众性(来自工人群众,不脱离工人群众,永远把自己当成工人的一员)、先进性(有能力代表工人争取利益最大化)。

大部分地方工会工作人员的谈话中,仍然感受不到他们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工会的具体工作中,地方工会仍然远离劳资关系,企业工会仍然处于老板和管理层的控制之下。工会缺位,工人仍然只能以静坐、堵路、罢工等集体行动提出诉求。

值得一提的是,武汉市洪山区建筑行业工联会在增强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方面走在了全省工会的前列。

观察和印象

  • 湖北省各级工会企业工会的组织工作,仍沿用依靠雇主建会、工人被入会的方法。
  • 湖北省各地工会工作人员对工会工作的理解和落实,仍然停留在侵权事件发生后的维权层面。即使是发生侵权事件后,工会也只是坐等工人上门。
  • 有些地方工会的工作人员将工会工作理解为“舆情”传递,而非维护工人权利、避免劳资矛盾升级的主体。
  • 有些地方工会的工作人员仍将工会视为政府信访办的延伸,使工会失去了主动作为的动力和空间。
  • 湖北省基层工会工作安排中主次颠倒,有些地方工会的工作人员被安排去送温暖,对发生在身边的劳资冲突却视而不见。
  • “属地管理”似乎已经成了工会不作为的挡箭牌。
  • 工会改革最需要的是来自基层的创新和尝试。但在湖北省,有些基层工会凡事“要问上级工会领导”,扼杀了来自基层工作人员的创新活力。

湖北省各级工会仍未做到代表工人与雇主或行业协会通过集体谈判保障工人权利。因此,在湖北省工人提出诉求的主要方式,仍然是静坐、堵路、罢工等集体行动。

值得称赞的是:

  • 武汉市宜昌融公馆工地工人在被拖欠工资时,主动寻求工会的帮助;
  • 孝感市广电职工讨薪中,企业工会有介入;
  • 孝感市总工会帮扶中心在一些个案中代表工人与企业就欠缴社保进行交涉;
  • 孝感市总工会成立了“出租车司机工会联合会”和“货车司机工会联合会”;
  • 武汉市洪山区建筑业工会工联会鲁主席,依据现实状况提出建筑工人有三怕:一怕拖欠工资,二怕生病,三怕出工伤。也就是建筑工人最关心的是工资兑现、医疗和安全生产保障的问题。更为可贵的是,鲁主席能够就此直接向全总政研室处长表达不同意见。

对湖北省工会改革的建议

建议湖北省总工会

1 在全省范围内放弃雇主同意才建会工会的做法。尤其是在建筑行业,应该直接组织建筑工人个人入会,会籍全省联网。

2 要充分发挥基层工会工作人员的创新活力,使工会回归保护工人权利、避免劳资冲突的主体身份。

3 在全省建筑行业工会讨论洪山区建筑行业工会联合会鲁主席提出的建筑工人“三怕”(一怕拖欠工资,二怕生病,三怕出工伤),结合会员信息联网,推进建筑行业集体谈判。

建议湖北省各级政府部门

1 当发生罢工后,应该鼓励工人寻求工会代表他们,通过协商解决问题。

2 警方在劳资冲突现场的角色是维持秩序,避免矛盾激化。拘捕被侵权的讨薪工人,既对工人起不到所谓的威慑作用,也使政府失去中立性。

建议湖北省工人

建议各地各行业的工人们在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应该第一时间去找工会,要求工会代表工人并维护工人的权益。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