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泰生物爆裁员抗议 防疫政策急转下工会协调劳资冲突任务艰巨

2023年01月20日

继重庆中元汇吉药厂的裁员抗议后,杭州数家生产抗原检测试剂的工厂也在日前裁员降薪,引起工人抗议。其中,杭州艾科和新跃生物被传出由于订单下滑,将减少工人的工时和时薪,导致工人聚集表达不满。而中国劳工通讯通过访问了解到,企业所在的钱塘江区工会面对这一突发的劳资冲突事件,确实有第一时间进驻企业了解情况并主动参与到事件的协调当中,这是颇令人欣喜的。而在此基础之上,工会更需要再主动摆好位置,不光是法律援助的提供者,更应该积极代表工人,切实作为劳资纠纷中的协调者出现,将“紧急”的劳资冲突导向更理性的解决方向。

1月9日,杭州奥泰生物因工资和辞退问题爆发维权抗议。根据网上整理的时间线,当天凌晨,杭州奥泰生物公司的员工聚集在工厂门口,抗议公司突然大规模裁员,要求补发工资和赔偿金,但遭厂方拒绝。到1月10日早上,数百名工人与警察陷入争执,过程中警方无人机在高空喊话。到中午十二时,工人们决定游行向政府大楼,途经钱塘江大桥。直至晚上,网上消息指工人将获发工资和补助路费500元。

造成大批员工抗议的原因,是奥泰生物早前大量扩张生产和招募临时工,但政策转向导致公司的订单需求急降,管理层决定裁员减薪。据钱塘新区报上月的报道,奥泰生物是“杭州两家获证的抗原生产企业之一,承担着杭州抗原检测试剂的保供任务”,“该企业日均生产新冠病毒抗原检测试剂盒约200万件”。为了应对早前的大量检测需求,奥泰生物生产线曾经由8小时提高至24小时,并由钱塘新区5家人力资源公司合作,每天派遣超过千名工人上岗。但这批派遣工在1月9日时遭到大批裁员。

奥泰
 

工会罕有主动介入 代表工人仍可再进一步

此次事件中,中国劳工通讯了解到,钱塘江区工会罕有主动介入劳资对立事件。工会职员表示,他们与政法委、街道以及人社局进驻企业了解情况。工会亦聘请了律师团队,处理条款上的法律疑义事项,并将具体情况向杭州市总工会报告。

不过,钱塘江区工会的工作只是集中在安抚工人情绪和解答法律疑问,并未代表工人与企业协调。事实上,奥泰生物的企业工会曾经与企业进行谈判,但无法协商一致。据区工会职员表示:“他们矛盾在于协商不一致,对薪资、工期不一致。” 区工会的介入,实际上是在法律层面上区分工人的要求合法与否,并派专业律师与工人解释法律;从工会本职工作的角度来看,还没有起到代表工人、提高工人谈判力度的效果。

“我们工会代表职工合法权益,不是所有员工所有要求都我们代表,工会依法代表的是合法权益,所以首先确定是合法区间内,专业律师会解答,不能说所有的权益是由我们代表的。” 区工会职员向中国劳工通讯解释。

工会职员口中的“合法权益”,围绕著的问题是提出诉求的工人是否在1月9日前仍在岗:“有离职的员工,还有在职员工,不知道是否是合法权益。以及是不是离职员工的回踩不知道。网络上舆情,我们也有解释。电话我们也有解释,也有去稳定。我们也希望在春节让大家过好年。” 

工会的思路完全按照劳动法的逻辑走:假如工人因为订单减少而决定在裁员前便离职,那便不再与企业存在劳动关系,不属于本次裁员中受影响的工人,因此不会代表他们。但钱塘江区工会没有考虑的是,这些离职的工人受雇时的劳动条件是否符合劳动法规,以及工人在离职时又是否受到额外的压力影响。纯粹以确认劳动关系的时间点来判断是否代表工人,不仅排拒了同样遭到剥削的临时工人,还分化了工人群体。从工会的行为看,他们做的是以劳动法纾缓劳资矛盾。工会工作能够解决当下的燃眉之急确实值得称道,但是从代表工人的角度来说,工会也有必要进一步团结工人争取更多的合法权益。也就是说,工会协助工人绝非拿着法律“照本宣科”,更应当强调自己作为劳资协调者的身份,这样方能将冲突导向理性解决的方向。

助企服务组提高工人保障 工会未有角色

区工会没有起到组织及代表工人的作用,那在企业大规模聘请临时工时又是否起到监察的作用呢?对此,我们与工会职员聊到因为招聘临时工而成立的助企服务组。根据钱江晚报报道,助企服务组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就已经联系对接了杭州多家人力资源公司、企业等,为奥泰生物寻找可以直接投入生产的员工,并对这些员工到岗后所需的临时宿舍等保障问题展开了协调”。工作组组长曾表示,企业愿意投入更多成本提高临时员工的薪资和住宿等保障。

不过,关乎工人的薪资和保障的协商并未包括工会。工会职员透露:“驻企是区委派发的,跟工会无关,因此驻企员的信息只向区委汇报,工会不知道。” 

从职员以下的说法可以窥见,在聘用劳务派遣工的过程中,工会的监察角色并不吃重。工会的角色是听报告、备案、了解:

“他们在聘用、劳务派遣工,是报给区人社的,之后告诉工会,工会会员纳入。”

“是由HR包给人社的,人社监察小组,我们配合。所以你要问他们。我们配合部门,相当于按照要求,数据了解,调解组织都有做的。”

“​​是相对应有预警机制,全区的。我们在预警系统部门之一,我们在里面。他们会报备相关人员,然后劳务派遣是否合规,是区人社局来对应的。”

区工会在企业派遣工的劳动权益的监察上,处于制度上的边缘位置,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行政部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针对这种情况,驻企制度原来的设计自然是原因之一,但工会没有积极主动提意见及保障临时工的劳动合约,反而接受“政府派任务,工会去完成”的风气和习惯,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假如工会事先能够预警到政策转向和多地已经发生的劳资纠纷之关联,并提醒当地大量招聘临时工可能带来的冲突风险和劳资纠纷,很多所谓的“紧急问题”,可能在发生之前就已经可以被解决了。

董事长获评劳动模范 如今大批解雇工人

中国劳工通讯还发现,去年五一节,奥泰生物董事长总经理高飞被杭州市总工会授予“劳动模范“称号,过程中由钱塘区总工会推荐,这完全跟管理层在本次事件中,因过度生产而突然大规模裁员的行径相悖。

工会职员对此的回应是,劳动模范的评选符合市里条款。根据过去三年的表现,透过自主推选和各个部门的联评,没有存在问题。现在出现问题,则市级的劳模等个人荣誉会重新审核是否保留。

奥泰生物董事长被选为劳动模范,相信与他在疫情期间统等抗原检测剂的生产有关。不过,劳动模范的评选通常针对基层一线工作者,这与为资本承担管理工作的董事长不符。另外,劳动模范的荣誉也会连带物质奖励,考虑到董事长的高薪职务,为他提供额外的奖励并不合适。

但此次评选最大的问题还是:给董事长颁发劳动模范,根本无法起到鼓励一线工人的作用,还会进一步疏远工人。工会职员提到的市里条款似乎没有包括一线工人对此的认可,也没有考虑评选模范会产生的观感和影响。这些细节都反映了工会按省市级的要求本子办事,但这个要求“本子”并没有使他们更能够代表工人的利益。

检讨不足 工会承认工作存在短板

“我们会对不足研讨,来增强今后的工作。我们认同有短板。事情有轻重缓急,先做好处理,之后吸收,及时整改。” 工会职员这样告诉中国劳工通讯。

在奥泰生物的抗议事件中,工会主动介入事件,但遗憾的是仍没有起到代表工人争取应有利益的作用。工会只是从以往给工人提供法律支援,转变成到争议的现场提供法律支援。而且整个过程中,工会只是听汇报和了解事件,而团结工人争取权益。

中国劳工通讯认为,工会未来的工作重点应是:1)企业工会需要有自己的代表性,才可以让资方尊重,工会需要提升谈判技巧。2)当企业工会无法协调时,区工会应该介入并提供谈判的指导及支援,而非到事情爆发时才现身,担当法律解释的工作。3)区工会应视自己为协调和组织者,而非普法员,将不同需要的工人组织起来与企业谈判。

标签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

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