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汇吉非法解雇欠薪酿劳资冲突 半年前竟获全总颁发“全国五一劳动奖”

2023年01月10日

自去年郑州富士康工人冲突之后,中国再次有企业发生工人群体性事件。重庆中元汇吉生物技术公司,因抗原检测试剂订单被取消,在无协调情况下大规模裁员,引发工人不满,最终引发了据称有2万工人的抗议游行,并酿成流血冲突。中元汇吉2022年刚刚“荣获”全国总工会“全国五一劳动奖”,旋即在防疫政策放宽后就变脸成为对工人“恶意欠薪”的企业;而工会系统从上滥发奖章、面对疫情政策变化下的劳资问题仍然无所作为;到下没有在工厂组织起基层工会、事故发生不敢代表被裁员欠薪的工人与企业谈判协商。中国工会失声、失能、工会改革的成效不彰,在此次事件中显露无疑。

重庆中元汇吉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曾经是2021年重庆市第一批拟上市的重点培育企业。去年3月份,其生产的抗原测试剂才获得国家批准上市,然而不到10个月,就因为订单被取消而不得不清出生产线,大量的小时工在1月6日时被变相裁员。据了解,厂内早有清出生产线传闻,然而公布时厂方仅派出一名小时工向被要求在小广场集合的工人,宣布“提前放假”的消息。被变相裁员的工人错愕之际,询问未发放的工资如何处理时,厂方派出的人说需要几天才能发出,且数字与最初招聘时中介承诺的数字相差甚远,工人们开始鼓噪。

网络图片

中元汇吉的工人与警方对峙。(网络图片)

在现场的厂房经理说工人可以凭借劳动合同前来领取薪水,惟劳动合同上的时薪仅有17元,远低于承诺。这番话引起了现场工人的不满,经理被拖入人群打斗,其后工人们形成游行队伍,向厂方进发冲突升级至打砸原材料和破坏厂房。抗议在1月7日时发展成堵路,并有工人燃烧抗原试剂盒取暖。当地政府曾派代表收集意见,惟没有下文。下午及晚间,愤怒的工人们与全副武装的民警发生冲突。事件中,多人受伤。据了解,有中介开始屈服,向工人以较高的工价赔偿,事件有所缓和,不过亦有网民指出最新的工资还未有足额发放,现场亦有工人被捕。

大渡口工会:“那个时候亮明身份不合适”

内地大规模放宽防疫政策已逾月,属于“核酸经济”一部分的抗原试剂生产势必会受到影响,不过中国劳工通讯致电当地大渡口区总工会,却得知工会事前并没有警觉。作为代表工人利益的组织,大渡口区总工会并没有意识到,前线生产线上的工人不少以“小时工”身份参与生产,生产线一旦有波动,他们的利益将无法得到保障。工会指,冲突发生前也无工人向工会求助。另外,大渡口区总工会也在电话中表示,事故发生后2日,即1月8日,曾透过职工服务中心派人到发生冲突的厂区,不过并没有向工人表明自己的身份,工会推脱指“当时看了现场的状况,还有一些图片,认为那个时候亮明身份不合适”。——如果是真心实意、名正言顺代表工人,怎么会“不方便”亮明身份呢?工会往往会自称工人的“娘家人”,大渡口工会也是口口声声在宣传中说“娘家人给工人打造了避风港”,可是在工人面对难题的时候,工会的誓言和自我宣传就这样在赤裸裸的现实之中被打破了。工会的缺席当然不仅仅因为现场的冲突激烈,更因为工会认为当地政府已经介入,自己并不需要参与其中,“当时没有积极介入,区政府已经去协调了。”

“把劳资问题交给政府、法院、警方处理”这种论调在中国劳工通讯对基层工会的访谈中并不鲜见。本应站在劳资冲突第一线代表工人的基层工会,往往会自我矮化并主动“被政府代表”。但是当我们回看基层工会的失责问题时,其实在很多事件节点如果有切实履职工会的出现,整个事态不会变得如此难堪:工会没有察觉到企业无度增聘时,未有与大量的小时工签订劳动合同会埋下祸根;事故发生时,工会没有提供相关的协助,工人只能依照自己的方式争取被拖欠的待遇;当政府不惜派出暴力机关镇压时,工会也并没有站在工人前面与企业及中介沟通、谈判,最终令一单劳资纠纷的讨薪问题演变成暴力冲突。

近年的中国工会改革往往会在基层工会的组建上大玩数字游戏,张口便成组建了多少基层工会、招募了多少工会会员,且不论这些会员的质量如何,单说中元汇吉厂房有没有组建工会呢?大渡口区工会则表示企业有自己的工会,但中国劳工通讯致电中元汇吉时,前台则表示公司并没有工会,其后又表示前台没有工会电话,若是工厂工人致电,一样是没有工会的联络方式。

为何“血汗工厂”获全总的全国五一劳动奖?

翻查资料,尽管互联网上提起中元汇吉总是以“血汗工厂”式的形容来描述,哪怕公司工会都找不到人,但官方工会却给了相关企业和企业负责人不少奖项。包括:

  1. 2020年4月,重庆市总工会授予中元汇吉“重庆市五一劳动奖状”
  2. 2021年4月,重庆市总工会授予中元汇吉董事长吉权“重庆五一劳动奖章” 
  3. 2021年6月,中元汇吉公司党委作为“先进基层党组织”受到重庆市委表彰
  4. 2021年10月,重庆市总工会授予重庆中元汇吉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吉权“重庆市劳动模范”称号
  5. 2022年4月28日,中华全国总工会发布关于表彰2022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的决定,授予全国200个单位荣誉奖状,重庆市共5个单位获奖,中元汇吉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

从重庆市工会到全国总工会再到重庆市委,这些年对这家企业、企业董事长、企业党委连年表彰。要知道,“五一劳动奖”是全国总工会给与中国工人阶级最高奖项,这个奖项颁发刚刚半年,这间公司就发生了如此恶劣的大规模的非法解雇、违法欠薪事件。全国总工会究竟是如何经过层层审批,将这样一个奖项颁发给了这样一个最伤害工人阶级的公司?全国总工会是否,应该积极倡导检讨过总工会的劳模、五一劳动奖评选标准和评选方法,思考一下是否需要做出检讨和调整呢?

五一劳动奖章

实际上,大渡口区工会在帮助企业招工问题上相当热心。在2022年4月,大渡口区总工会曾经协办民企招聘会,参与企业包括当时正大规模招聘的中元汇吉。工会曾参与协办招聘会,若当时能在招聘会上做出安排,确保在招聘会上应聘的工人遇到企业解除劳动合同,可以收到法律保障,相信这次的冲突也无需以流血冲突作结。这也令我们联想到去年河南郑州富士康工人事件,当工人纷纷从“中原大地上逃离”,地方政府和工会也是不顾一切的协助富士康招工,却罔顾工人的经济利益和生产安全,最终酿成了之后更大的流血冲突,这些不断重复的教训何其相似!

而在这样的戏码中,苛责“无良企业”似乎早就成了舆论的“定式”,政府和工会似乎总是能置身事外,高高挂起变成“调解、善后”的角色。但是,当下企业对工人日常的欺压,在经济下行时裁员,加上工会长期在状况外的情况,正在中国不同省市发生,最新的消息是杭州另一家抗原工厂也有同类事件。经历郑州富士康、重庆中元汇吉两次大型工人抗议后,需要被苛责的绝对不止见利忘义的企业雇主本身,急剧变化的官方政策、颟顸无力的官方工会都需要预见到问题,并检讨应对。中国官方工会必须亡羊补牢,提早预见、并积极介入企业扣减工资和裁员引起的纷争,代表工人与企业协商,否则我们相信将会在中国看到更多更大规模的工人抗议。不难预料,当核酸经济无可避免随着“政策放宽”复苏,背后连带的防疫物资生产商,核酸服务供应商及方舱医院建造商,都面临转型或者破产的命运。是否每一间都要以这样高成本的方式作结呢,令人深思。而中国官方工会所谓“改革成果”优劣,也将在未来一年内更多的劳资冲突中得到赤裸裸的验证。

标签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

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