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公交让员工自己贷款发工资 工会调研不走心等于“为党政添乱”

2022年11月16日

今年9月,兰州市公交集团公司陷入财困,拖欠员工工资长达四个月,反而让职工以个人名义贷款给自己发工资,一时引起社会热议。兰州公交集团宣传部工作人员向天目新闻记者证实,兰州公交集团公司“负债39亿,负债率达72%,已无办法再申请贷款”,公司确实四个月没有发工资,而且公司职工合计有8800多人。企业可能是无可奈何下才出此下策,但公司拖欠工资涉及人数如此之多、拖欠时间如此之久,甚至四个月后还是无法解决欠薪问题、反而要求员工自己贷款给自己发工资,这些做法明显违背了劳动法,侵犯了职工的合法权益。在长达四个月的欠薪期间,各级工会是否尝试过代表职工的权益,解决规模如此庞大的欠薪事件?公司工会有没有代表职工与企业管理层协商,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案?各级地方工会有没有联系市政府、交通局和企业工会,跟公司协商,一起寻找解决方案?

中国劳工通讯(CLB)就此致电兰州市总工会、兰州市交通邮电工会、兰州市交通局运输管理科、兰州市公交集团公司,及几个公交站点客服部,了解到目前兰州公交集团公司已经补发了过去拖欠的一部分工资,公司也停止了要求员工以个人名义贷款发工资的做法。不过,从兰州市各级工会、政府部门交通局、公交公司值班人员和工作人员的回答中,CLB看到,无论是在公交公司欠薪事件发生前、还是发生后,兰州市各级工会几乎都没有任何作为,工会仍然未能履行职工代表的身份,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阻止侵权事件发生。无论是企业工会还是地方市总工会,他们既未能在公交公司面临发不出工资的风险时与管理层商议解决办法,也未能在欠薪发生之后尽快阻止公司违反劳动法或侵害职工的合法权益。结果,近九千名职工的工资被拖欠长达四个月,工会以实际不作为给党和政府抹黑,却仍然鼓吹自己有“发挥好党联系职工群众的桥梁纽带作用,把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关爱和工会组织的温暖送到职工群众的心坎上”。

Photograph: NGCHIYUI / Shutterstock.comPhotograph: NGCHIYUI / Shutterstock.com

市总工会全员下沉到社区防疫 迫在眉睫的劳资纠纷无人理

CLB首先把电话打到兰州市总工会,值班的工作人员告知我们,受疫情影响,兰州市整个工会系统都被安排“下沉”到社区进行防疫值守,工会内部只有少数值班人员留守在办公室。市总工会只记录了CLB的电话号码,表示会转介相关的工作人员来回答我们的来电询问。不过,CLB此后并没有收到兰州市总工会的回电。

随后,CLB又联系到兰州市总工会的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障部,询问工会这个部门是否有参与解决本次公交公司欠薪事件。不过,相比起迫在眉睫的工人欠薪问题,接电话的工会工作者更热衷于以官方口径回应CLB对工会工作的问责。工作人员不肯回答任何关于工会就此事件是否履责、如何履责的问题,而一再要求我们自己去找“政府官方解释”,并说如果我们要工会回答就要联系工会的宣传部。工作人员还把这次通话的双方上升到“我们中国”和“香港”,并问CLB“您是中国人吗”。可能,在兰州市总工会看来,通过政治上区分你我,而且是错误地将香港从中国分裂来看待后,工会就可以逃脱在欠薪问题上履责不力的问责。

“CLB:这个很简单,就是工会有没有代表职工跟企业管理层协商……

兰州市总工会:是啊,像您说的很简单。对,您都已经说了,这个事情非常的简单。您为什么不去联系我们的发言部门呢?那您认为,如果要是作为一个事情发生之后,如果我们没有这个宣传口去对外发声的话,所有的部门都可以去发言,这不整个社会都乱了套了吗。是不是。我们中国,作为一个中国,我们是有中国的这个体制的。对吗?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是我们社会主义体制的。您看对吗?”

……

CLB:那咱们市总工会劳动关系部在这件事情上有没有作为啊?

兰州市总工会:我不方便给您说。我这边只是一个内设的部门。我们这边做的工作只是一个单一的、片面的工作,不是一个全面的工作。

CLB:那就您这个角度,咱们劳动关系这个片面的角度,咱们这个部门有没有作为呢?

兰州市总工会:这个事情怎么关注、怎么解决、怎么处理,是有一个权威的部门给您发声的,您联系他可以吗?我们这边真的是没有办法给您解释了。

……

CLB:我没有想问你一个整个的画面,我只是想问你们工会的劳动关系部有没有有所作为,就是阻止公交公司这种做法?

兰州市总工会:我没有办法给你解释。拜托,您是个中国人吗?”

CLB完全理解工会部门的工作人员生怕答错话被上级批评,也可以体谅部分人担心履责不力被问责而首先把矛头指向提出问题的人。但CLB也希望在此指出,兰州市总工会的工作人员既然加入了工会,就是工人的法定代表,在工会部门的履责就应该要代表工人、维护工人的权益。如果履责不力,这些工作人员都应该被问责。制造对立,并不能掩盖针对工会履责的实际问题。

兰州工会调研不走心 不啻于将“为党政分忧”变成“为党政添乱”

今年9月7日,甘肃省总工会吴明明曾经去到兰州公交集团公司调研。当时,全国总工会在甘肃蹲点组组长龚小玲,兰州市总工会主席韦青祥、常务副主席摆梦云等也都参与了本次调研。吴明明还强调,“工作工会组织要切实履行好维护职工权益、竭诚服务职工的基本职责,省市工会要共同努力,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从新闻稿可见,工会至少了解兰州公交集团公司近年来“由于受疫情影响,企业资金紧张,维持运转艰难,部分职工生活困难”。不过,省工会和市工会还没对此提出建设性的解决方案,9月8日,兰州市公交集团公司就拿出了要求职工以个人名义贷款给自己发工资的告知书。

显然,省总工会和市工会的亲临调研,也没能阻止兰州市公交集团公司出此违反劳动法的下策。同时,省工会走访时,企业已经欠薪长达四个月,但新闻稿却对如此庞大的侵权案件一个字也没提,更别提各级工会是否打算对此有所作为。

早在今年1月28日,兰州市总工会常务副主席摆梦云一行人就曾到兰州市公交集团公司“送温暖”。当日,公交集团董事长甘钧也对工会讲述了企业存在的困难和面临的挑战。当日,摆梦云常务副主席还强调说工会组织要“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要“为党政分忧、为职工解难”,“不断增强职工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可市工会走后四个月,集团公司就发不出工资了。又过了四个月,工会调研刚结束,集团公司更是第二天直接让职工自己贷款发工资。

不厚道地推测,要么就是甘肃省总工会和兰州市总工会存在着习近平所指出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调研不走心的问题;要么就是这些工会平时从未收集职工意见,并就潜在的劳资冲突跟兰州市公交集团协商解决,导致公司也认为工会的存在只是装样子,公司真有涉及员工的重大决定并不会咨询工会意见。工会的豪言夸下了,可最终的结果呢?就是欠薪事件变本加厉到了荒谬绝伦的地步。这个国际笑话一出,就凸显了工会不作为所造成的最终结果是“为党政添乱、给职工难看”!

产业工会下到社区做防疫志愿者 行业监管部门对此事一无所知

不过,就算市总工会没能代表被欠薪的公交公司职员解决劳资纠纷,公交司机所属的产业工会也应该出面代表他们,与公司进行协商,跟交通局商议,对政府提出政策建议。CLB于是联系了公交集团公司理论上隶属的行业工会——兰州市交通邮电工会,却被告知行业工会也“全都下社区了”,同样是去“当志愿者”。

同时,CLB还了解到,兰州市公交公司并不归交通邮电工会管,而是归于财贸金融行业工会名下。行业工会这种归类法没有什么依据,只是因为工会成立时如此就一直没有变过,以至于不止一地出现公交工会并不归于交通行业工会名下。在兰州市交通邮电工会这边,下属管理的行业涉及科学教育、卫生科研、医院,还有一部分快递和一部分出租行业,而该工会还告诉CLB,另外一部分快递和出租行业则归于其他行业工会名下,例如,卡车司机就在机械轻纺行业工会名下。

虽说行业工会并非一定要“名实相符”,不过,如果不能令人清楚辨析哪些行业归于哪些工会名下的话,这些行业工会应该要把自己名下具体涉及的行业、该行业有多少企业工会加入了本行业工会等等这些信息都清楚明白地列出来供大家周知。如此一来,不仅CLB这样的社会机构可以准确地找到对应的行业工会询问工会履责问题,普通的工人和企业工会更加可以在有需求的时候找到这些行业工会,这也能演变成一个促成更多工人和企业工会加入行业工会的契机。

CLB也把电话打到兰州市交通局运输管理科,确认了公交集团公司是归运管科管的。但当CLB询问运管科关于公交集团欠薪事时,运管科表示他们“不清楚,你问公交集团行吗?”接着给了CLB一个公交集团公司办公室的电话。

无论是市工会、市行业工会,还是市政府行业监管部门,面对上千人被欠薪长达四个月,都表现得对此事无所作为。在CLB的采访过程中,行业工会把我们推到市工会,市工会把我们推给市政府要“官方解释”,市政府行业监管部门则把我们推回公交集团公司。搞了半天,这些机构大部分的工作人员其实也不在自己的办公室,而是下到社区去做防疫了。

疫情期间防疫工作当然重要,但每个机构也有自己的本职工作要完成。例如,市工会和行业工会,就应该优先完成工会的本职工作,确保职工群众权益不受损。毕竟,疫情志愿者的职位有很多人可以胜任,但工人代表者的职位唯有工会工作者能胜任啊。在疫情期间,各级地方工会更应该代表受疫情影响被侵权的工人们,与雇主协商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

公交公司职员:公司开始补发工资 但工人看不到工会有何作为

CLB也联系了兰州市公交集团公司的多个办公室,包括公交集团公司办公室的两名工作人员,和巴士总站客户服务部的两名职员。公司职工普遍反映,公司之前要职工贷款给自己发工资的做法已经停止了,而且公司也补发了过去四个月的部分欠薪,大家认可欠薪问题基本上得到解决。

不过,不同地方的工作人员对CLB的回复颇有差别。特别是,来自集团公司传达室的一名男性工作人员虽然客气但回答可能不尽不实,他声称“现在所有的问题都已经正常解决。职工的事情已经正常解决了”。并指出,要员工贷款给自己发工资的“事情本来就是一次测试,其实是子公司的一次测试,后来是因为闹的就比较那个啥,后来就解决了那个问题”。不过,当CLB询问他本人的工资是否已经全部补发时,他却语焉不详,“这个我不管,我也不太关心。因为我媳妇管着呢,我也不知道”。他还强调,平时工资发不发他自己也不知道,因为“我这人不关心这些。”同时,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工会会员,不知道工资里有没有扣除工会会费。另外一名办公室的女性工作人员承认自己值班期间从来没有见过企业工会下基层,但强调“我自己个人不能代表所有人”。

其实,CLB之所以找到公司职工,是想询问公司工会在整个事情当中有没有跟各个级别的员工进行沟通,尽量了解到员工被欠薪后的困难与心声,也同员工商议如何避免这种事情再发生。不过,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就表示,“现在呢,我认为就是企业已经给我补发了工资了,我很满意,我没有其他任何意见。是这样的,好吧?我也不想回答你其他的任何问题,可以吗?”

当CLB以同样的问题询问在客户服务部工作的几名职员时,有一些人比较能坦诚回答。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忧虑的是,虽然公司补发了部分工资,但一来这些工资并没有对应的工资条,二来她们既不知道本次公司补发了多少,也不确定未来还会不会再被欠薪。

“CLB:那当初欠的6到9月份的发了吗?

兰州公交集团公司职工:反正现在一共发了3次吧,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具体补发的几月份的。

……

CLB:那您本人,这个6、7、8、9这四个月的工资是发了百分之多少了呢?

兰州公交集团公司职工: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CLB:啊?

兰州公交集团公司职工: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CLB:自己的钱自己不清楚啊?

兰州公交集团公司职工:对啊。

CLB:那人家不是,到时候不给你发了,你一笔糊涂账,说都给你发了,那你怎么办啊?

兰州公交集团公司职工:对啊,现在我们也没见到工资条,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有意思的是,当我们询问客服部职员,作为一线普通工人是否有过被企业工会咨询过意见、一起商量面对职工被欠薪工会可以做什么时,工人的回答都是自己从来没被工会咨询过。公交卡充值服务部的一名女工强调,虽然四个月工资没发,但领导平时有关心他们,“领导每个月都有过来调研”。CLB接着询问,除了管理层之外,公司工会有没有人来找过他们。她则多次强调“领导是来有问过我们,调查过。”但表示不清楚哪个是工会领导,“反正我们领导班子几个人,经理、副经理、我们书记,都来过,具体的他们这个工作是怎么分工的,我不太清楚。”

CLB这才明白,在公交公司员工看来,工会领导就是属于管理层,他们既是一起来的,也都是“领导”的身份。更有甚者,公司工会工作者可能本身就同时兼任工会和管理者的双重身份。显然,这些工会干部并没有以工人代表者——工会的身份单独来找过员工,而从来是以管理层的领导身份下来调研。对于工人来说,这些人是不是有工会的身份是一个毫不重要的问题,因为这些领导者自己也没有把工会的身份当一回事,他们并无从工会代表工人履责的角度来联系工人,征集员工的意见,就可能发生的侵权事件和管理层协商解决。

CLB建议:工会应尽快展开集体谈判 阻止企业侵权并协助企业走出困境

其实,新冠疫情三年以来,不少公交公司都受到疫情打击、能源补贴减少、网约车发展等多重因素交织的影响,发生了公交公司亏损,导致公司职员被大量欠薪,例如河南,广东多地等等。面对这种情况,不少公交集团展开自救行动。据天目新闻报道,今年6月13日,广东省阳江市公交集团发出《关于公交线路停运的告示》,声称“由于公汽公司亏损严重,现资金链断裂,已无法支撑公汽线路运营,决定从2022年6月17日开始停运公交线路,复班日期视情况另作通知”。报道说,在贴出停运告示之后的当天下午,阳江公交已跟政府协商,线路恢复正常。今年7月,广东博罗县公交公司也因为经营困难发生线路停运,其后,博罗县交通运输局拟定了关于公交车运营的补贴方案。在政府推动下,该县公交线路4天后恢复运行。

我们建议,兰州市公交集团公司工会、兰州市总工会、及各地公交公司工会应该从本次事件开始未雨绸缪,针对公交行业近年的营运状况,及时跟公司、政府坐下来协商,不要宁可牺牲公交职工的合法权益也得维持公交线路正常的运营。作为工会,虽然没有给职工发工资的财政能力,但却拥有工人唯一代表者的独特角色,各级工会都应该在这个角色上认真履责。

在如兰州公交集团拖欠四个月工资这样的侵权事件发生之后,各级工会应尽快拿出工会的方案,并通过集体协商,一是确保职工能发出工资,二是通过集体协商,协助企业找到走出困境的方案。而那些暂时还没有欠薪的公交公司工会、公交行业工会和地方总工会也应该以此事件为鉴,及时走访公交公司职工、了解职工会否面对同样的侵权可能性,并针对公交行业状况尽快同企业和地方政府协商未雨绸缪的解决方案。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

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