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缺乏转移机制成“地方粮票” 民工掀退保潮


Food Ticket


1      
        1月18日清晨七点,天刚放亮,在深圳市社保基金个人服务中心,记者拍到了这样的场面,近百人紧紧地挤在一起,排在服务中心大厅的门口,这些深圳打工者都是来办理退保的。      

      
每逢春节前后,最热闹的地方肯定是火车站,从南到北,各地站前广场上满是彻夜排队买票候车的队伍,人山人海,就在今年春节前,记者在深圳也拍到了一组彻夜排队的镜头,只不过,拍摄地点不是在火车站,而是在当地社保局的服务大厅,马上要回家过节了,这么多人跑到社保局排队排大队,到底为什么?

       
1月18日,清晨七点,天刚放亮,在深圳市社保基金个人服务中心,记者拍到了这样的场面,近百人紧紧地挤在一起,排在服务中心大厅的门口,而这个时候距离早上上班还有两个半小时。七点半,工作人员提早打开了大门,很快大厅里又排起了长长的领号队伍。

       
但即使拿到了号,也还要等上两个小时,是什么事情让他们这么著急?记者发现,大清早赶来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外地人,而且都是为了办理同一件业务——退保。

        从社保局的工作人员那里记者了解到,这个服务大厅的最主要业务就是办理深圳特区内的退保,所谓的退保,实际上就是退掉养老保险,而自从服务大厅2003年开始办公以来,每年春节前这里都会聚集如同潮水一般前来退保的农民工,曾经发号达到4000多人一天。

       果然,在个人服务中心记者看到了退保后交还的一盒盒社保卡,而窗台上,摞著厚厚的退保档案资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还只是一个月的。

       工作人员:“像2007年12月这里有288本,每一本大概有100人左右。”

       工作人员:“像这里,我们这个月大概就是28000多人左右。”

       养老保险,顾名思义,就是单位员工在工作的时候参保,等到未来退休的时候再领取养老金,在我国,养老保险是五大社会保险中最重要的险种之一,国家法律规定,所有的企业职工都能享受养老保险,可是,如果一旦中途退保,职工之前缴纳保险的年限就不再计算,按照这条规定,提前退保显然并不划算,那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抢著退掉保险?

       据深圳打工者告诉记者,因为要回家,不得不退保。回一次家就要退掉辛苦积累起来的保险?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不少外地民工告诉记者,退掉养老保险是他们周围所有人都在干的一件事情。

       记者了解到,深圳特区内的最低工资是810元,一千多元钱也就只相当於一个月的工资,拿出现金来也许可以补贴一时的开销,但是却失去了未来的保障,退掉保险究竟划算吗?我们不妨来算一个账。

       我国实行的是社会统筹和个人帐户相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1997年,国务院发布《关於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1999年,国务院又发布《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我们现行的社保缴费和将来领取原则都源於这两个条例,按规定:个人缴费年限累计满15年的,退休后按月发给基本养老金,而养老保险的缴存,原则上个人缴纳不超过每月工资的8%,企业缴纳不超过20%。

       比如在深圳,职工每月工资中,有8%的扣除是用来缴社会养老保险费的,累计到个人帐户里;同时,企业要为该职工上缴10%的社保养老保险费,累计到社会统筹帐户上,以一个月平均工资1000元的人为例,每月个人缴纳80元记入个人帐户,企业缴纳100元记入社会统筹,如果他缴纳了15年的养老保险,个人帐户交了14400元,社会统筹交了18000元,总共32400元,假定这个人60岁退休,按照深圳市养老保险金的现行计算办法,不考虑利息、通货膨胀以及深圳月平均工资的变动,他每月有退休金398元,以平均寿命72岁来算,可以拿12年退休金,总共是57312元。

       这样计算下来记者发现,这个人如果交够了15年的养老保险,退休后领到的总的退休金将会是他个人帐户的近4倍,相反,如果他中途退保,则只是一次性取走他个人帐户的钱。

       这账越算越让人糊涂,记者看到,中途退保和足额交付领退休金相比,损失不是一星半点,应该说,国家推行社保养老,也就是为了给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企业职工提供更公平合理的养老保障,可是节目中这些农民工似乎并不领这个情,宁可损失未来几万元的养老金,也要放弃养老保险,他们的账又是怎么算的?采访中,记者认识了一个普通的打工妹赵丽,一起来听听她的打算。

       记者碰到赵丽的时候,她刚刚退掉了保险,办好了退保手续,退了不到2000元,但赵丽很兴奋,看得出,这笔钱对她来说相当重要,为了了解她退保的真实原因,记者决定到她家里去看看。

       36岁的赵丽和她的爱人、还有其他两家人在深圳合租的房子,一间的屋子,10多平米,每户人家自己的空间就是一张床。赵丽的老家在四川,四年前,她和丈夫来到深圳打工,由於没有什么技术,工作很不稳定,基本是一年换一个工厂做,由於经济上的原因,赵丽一直没有回过老家,前些天,四年没见的孩子给她写了一封信:“妈妈你们在外头打工,要不是你们为了钱,我肯定会写信去告你们,因为我没有母爱了。”

       孩子的信让赵丽很揪心,在外打工,孩子一直是她心头的支柱,今年春节,赵丽终於决定回家,可是,一旦回家,付出的代价却是不得不辞去工作。离开之前,赵丽想到还有这几年缴纳的养老保险,其他辞工的同乡都已经退了保险,赵丽在深圳干了4年,养老保险前前后后也交了2年多,现在要把保险退掉赵丽实在舍不得。

       算算看还要在深圳交13年的保费,现在刚失去了工作,何年何月才能找到工作续上保费?赵丽完全没有把握。最终,赵丽还是选择退掉了保险,她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安排好了这笔钱的用途。

       赵丽:“我现在就把我这笔钱,买了一点路费,然后就还剩了一点,剩了有1000多吧,我就把这1千多块钱带回家,就想把我母亲的那个支气管炎带到城里面检查一下,看能否治的好就这样子。”

       在采访中,赵丽告诉记者,“退保的时候并没想过以后,没想过老,因为觉得老还远著”。听到这样的话,我想很多人都会有些心酸,但这也正说明,很多农民工退保并不是他们算不清账,而是因为他们对打工的前景没有信心,这种情形下,退保就成了大多数农民工的现实选择。可问题是,除了退保,这些打工者难道就没有别的路了吗?在深圳社保服务大厅记者碰到一位元前来谘询转保的年轻人。

       深圳打工者魏威:“小姐你好,我想请问一下,就是说我现在深圳这边2005年交了4个月,现在交了2个月,我想了解一下,我现在在东莞上班,或者在上海上班,或者在其他城市上班,他们帮我交的话,那么这个社保基金怎么累计?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如果是说以后你要在深圳这边办理退休的话,就必须在深圳这边累计交满15年,然后按照国家规定的退休年,也就是60岁,你才可以到深圳这边办理退休,如果你在其他城市交的话,我们这边是没有办法承认的。”

       巍威,像很多打工仔一样有过复杂的工作经历,曾经在上海、广州、深圳都打过一段时间的工,也分别在不同的城市上过养老保险,但是现在,他却面临这些保险不能合并的问题。

       工作人员告诉魏威,他可以有三种选择,一是以后接著在深圳这边累计交满15年,二是其他城市比如上海的社保局同意接收,三是转回他的户口所在地,听上去解决办法好像很多,但这几条路真的走得通吗?

       首先,魏威发现要把其他城市的社保转到深圳,有一道硬杠杠,就是深圳户口,魏威现在不是深圳户口,没法在深圳续交;而转到其他城市累计同样也不容易,魏威没有把握可以在上海开到接受证明;第三是转回户口所在地——一个遥远的农村,这对於常年在外打工的巍威来说,那就失去了养老保险本来的意义,没有企业为自己缴纳的部分,那就变成了自己钱存活期存款了。

       魏威:“其实我也不想退保,退保这肯定划不来的,谁都知道的。”

       但不退又怎么办?春节后还没有打算好到上海还是到北京去打工的巍威,唯一可选的办法,就是退掉深圳的保险。记者发现,碰到和魏威同样问题的人不在少数。

       究竟有多少人能办得成转保?

       工作人员:“95%都是退保的。”

       记者:“今天早上你这个视窗的话,办了多少退保?”

       工作人员:“大致应该有两百个左右吧。”

       记者:“转保的有几个?”

       工作人员:“转保今天早上大概两、三个。”

       从深圳市社保局记者了解到,2007年深圳的共有493.97万人参加了基本养老保险,退保的人数为83万人,而成功转保的人数只有9672人,也就是说,深圳每10000个参保的人中就有1680个人退保,而每10000个参保人中成功转保的只有19人,比例仅为退保人数的1%,那转保怎么就这么难?我们来听听专家的分析。

       中国社科院研究所研究员唐钧:“利,地方利益。”

       唐钧是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的秘书长,从80年代就开始做社会保障课题的研究,在他看来,由於我国养老保险实行的是地方统筹,转保的重重障碍背后是一本地方账。

       唐钧:“农民工退保把自己交那部分钱拿走了,但企业交的那部分钱就留在当地了,企业交的那份钱是20%,个人交的钱只有8%,所以当地就挣得很多,所以这是一大块利益。”

       唐钧告诉记者,交保险时个人的8%和企业的20%被分别记入个人帐户和共济基金,对应的是养老金中的个人帐户养老金和基础养老金,因此养老金的总金额都会远高於个人帐户中存入的钱,按照我国现行的养老保险转移办法来看,转保只要求转个人帐户的部分,这样的话,接收个人帐户,转入地实际上是吃亏的,因为转入地将承担加上共济基金计算出来的退休金,但又没有收到这个共济。

       反过来,退保给地方带来的好处却显而易见:退保只能退出个人帐户中的钱,而企业缴纳不超过20%的部分归当地社保基金共济所有。因此出现了很多地方都不愿意接受外地转入,对於退保倒是大开绿灯。

       唐钧:“地方有这个积极性,表面上是为农民工在著想,实际上是在为他自己著想。”

       那么,这样积累的共济基金究竟有多少钱呢?深圳市社保局没有向记者透露这个数位,即使按照最低工资800元来计算,企业每年为每个职工缴纳的养老保险应是接近1000元,而深圳市2007年退保的有87万人,即使每个退保的人都只交了一年的保险,也意味著一年里退保的人就把8亿多元贡献给了地方社保,唐钧认为,不能转移的养老保险制度对农民工来讲,就根本没有起到养老保险的作用。

       唐钧:“无非就是每年,对农民工来讲他每年是忙活一阵子,每个月给你扣扣扣,扣到年底,我这还有一笔钱,我走的时候拿走了,那就是这么一个。”

       深圳是国内农民工参保覆盖面最广、参保人数最多、参保比例最高,并最早将农民工纳入社会保险体系的城市,但是在深圳目前为止享受到养老保险退休金的人数为12.74万人中,非深户籍仅230人,两个数字差别巨大,那么怎么才能够尽快缩短这个差距,让农民工除了退保一条路之外,还有享受社保的可能?

       深圳市社保基金管理局副局长杜斌:“我们提出来为了减少农民工退保一个很重要的举措就是,应该建立农民工的养老保险转移机制。”

       但是杜局长告诉记者,尽管有了想法,建立起转移机制,要一个地方去做这种改变是非常困难的。

       杜斌:“深圳市的养老保险,退休人员他的退休金在全国来说,应该说是比较高的,甚至是最高之一,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各地都可以随意转移的话,那全国都不在深圳干或来深圳干几个月就把整个关系转过来,深圳市这个养老保险制度是会承受不了,我们也向国家提出我们的看法。”

       记者:“等於说你们还是设立了一个门槛在这。”

       杜斌:“这种门槛不是说,据我们了解,全国好多地方都有这种发达地方,你像我们也不能随便的转到上海,我们也不能随便转去北京。”

       半小时观察:退保潮考验执政理念

       以前人们讲究“养儿防老”,现在防老的办法是缴纳养老保险。可是包括深圳在内的很多地方,农民工却正在掀起退保热潮,准备套现养老钱,使劲攥在手中。

       正像片中所描述的那样,促使农民工大规模退保的,一方面是社保转移的门槛限制,另一方面是巨大的利益诱惑。不能转移的养老保险制度对农民工来讲,根本没有起到养老保险的作用;而退保只能退个人帐户而不能退共济基金的现实,又反过来助长了地方追求当地小利益,对退保大开绿灯。

       我们的劳动保障部正抓紧研究相关的解决方案,我们呼吁这些方案一方面能够尽快出台,另一方面能够给老百姓带来真正的保障,不要让养老保险变成带不走、挪不动的地方粮票。(主编:张凯华记者:顾平) (来源:央视-经济半小时)

       (责任编辑:郭扬)
1
来源:    2008年02月24日    中国新闻网

1
Archived Status: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