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百余尘肺民工求诊遭拒


1


炮工的工作环境相当恶劣。

1


农民工们租住的房间非常简陋,弥漫著死亡的恐惧。

1
        深圳有这么一群农民工,他们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便在深圳的各大建筑工地从事孔洞爆破工作,至今已有十多年,由於长期吸入大量粉尘,多人经普通医院检查被疑患有尘肺病,但职业病医院却不肯给他们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这些工人求诊遭拒的原因是没有劳动合同,而用人单位也不给他们出具职业病检查委托书。

        环境恶劣 炮工陆续死亡

        在深圳,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因为家里穷,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便从湖南老家来到深圳各大建筑工地从事孔洞爆破工作。在工地,他们被称为炮工。由於大型建筑项目需要较深的地基,而地下往往是坚硬的岩石,挖掘机派不上用场,这些炮工就要钻入直径仅有一米多的钻井中,通过钻打炮眼、引爆炸药的方式把岩石炸碎,一层一层向地下掘进。一个大型工地往往有几十甚至上百个这样的钻井,深度从七八米到几十米不等。这些钻井和地面垂直,工人在井底作业,被风钻打碎的岩石粉尘因无法飘出井口,而被大量吸入。这些被吸入的粉尘短时间内不会对身体产生明显危害,但从去年开始,他们中陆续有人死亡,这才引起大家的注意。

        这些工人们分别在深圳市的平山人民医院、福田中医院、南岭医院,湖南省的张家界市中医院、汨罗市人民医院、桑植县民族中医院等多家医疗卫生机构进行了身体检查。经诊断,多人有疑似尘肺或肺部纤维化、钙化等病状,但由於用工单位十多年来始终未与他们签订过劳动合同,导致他们无法做进一步的职业病检查。

        没有合同 查职业病遭拒

         “我们知道患了这种病以后感到后怕,因为这个病会导致人马上死亡。我目前的状况就是上楼梯也很吃力,说话呼吸困难,到现在老板也没有签订劳动关系,政府部门明文规定,没有劳动关系不给我们做职业病检查,一直到今天还没有结果。我们感到很不甘心,染上这个病没人管我们,才30多岁生命就终结了,所以我们祈求政府,给我们妥善的处理。”

        说话的人叫钟家泉,是这群农民工的代表,记者见到他是在深圳市郊的一处简易房内,包括厕所在内,房间面积不超过10平方米,而这里却住著他的十多名工友,地上没有床,救济站提供的棉被是房间里唯一的家具。这些人有的因为病痛已经无法工作,有的因为疑似尘肺而被包工头辞退,难闻的气味和对死亡的恐惧弥漫著整个房间。

        他们因为职业病检查受阻而走到一起,目前已有120多人。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咳嗽、胸闷、呼吸困难等症状。工人们说,十多年来他们一直在深圳当炮工,每天都要吸入大量粉尘,但以前并不知道这会危及生命。他们说,已经有两三个老乡死了,而自己的身体和死者的症状几乎相同。而一名在湖南张家界中医院做过检查的工友说:“医生照出来一看,说这个病很严重,最后,我跟他说明了,我说我打了几十年风钻,他说肯定是尘肺病。”

        四求医院 依然被拒门外

        企业无良、老板心黑,炮工们只能对医院抱一线希望。近几个月来,他们曾多次到深圳市职业病院苦苦求助,希望医院领导能予以帮助检查,但依然没有结果。炮工们说,他们先后去过4次医院,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第一次去是一个主任接见我们的,他很明确地说‘你们要检查这个我做不了主’,就是说要政府答应了,才能给我们检查。第二次去的时候,医院也说不能给我们检查,他说‘政府说没有把公司的委托书给我们,你们要把手续办好了才能检查’。第三次去的时候一直到晚上8点多,那个院长一直不出来接见我们,最后派出所的所长说你们先回去,星期一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覆的。礼拜一再过去,这是第4次,医院说你们还是不能检查。”

        在采访中,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挂号处的医生明确告诉记者,没有合同、没有用人单位授权,即使病得再重也不能救治。

        时间还在一分一秒地过著,工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结果,但担心却与日俱增,他们担心等到有结果的时候,自己的生命已经终结,但家里的老人需要他们赡养,孩子要用他们打工赚来的钱上学。他们为了能在有限的时间里给家里多攒点钱,即便病痛缠身,却不得不继续在工地上拼命干活、苦苦支撑。

        炮工:

        到了8米、9米、10米以下的深孔,能见度很低,没有排风系统,灰完全排不上来。我们一般要工作将近10个小时左右,等孔中的炮眼全部打好以后,下面的石粉至少有十厘米厚……鼻孔、耳朵里面都被灰硬硬地塞住了,咳嗽咳出来的痰都带著灰、泥土。

        这个工地的炮工总共有40多人,用人单位根本没和我们签过劳动合同,其他工地也是一样。

        知道自己生病了,但不干不行啊,孩子读书,两个老人,父母,七八十岁了,生活费没有著落。我很害怕,害怕自己死掉了,父母还在,儿子还没有长大。以后他们怎么办。

        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挂号处医生:

        没有合同、没有用人单位授权,即使病得再重也不能救治。

        炮工控诉

        怕员工查出职业病 老板故意不签合同

        在采访中,炮工们还告诉记者,企业老板明明知道粉尘的严重危害,却故意不跟工人签订合同、不参加工伤保险,因为他们担心查出职业病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如果谁敢要求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后果就是走人。

        记者随后走访了龙岸花园、十二橡树庄园等多个正在施工的工地。炮工们告诉记者,他们都没有签过劳动合同,更不知道老板是否给自己买了保险。

        在深圳中兴通讯工业园的一处工地,记者看到,工人们所说的钻井,直径大概1米多,井口附近的能见度也不过一两米左右,从井口往下看,视线完全被如迷雾般的粉尘所遮挡,环境十分恶劣。一名刚从井下爬上来的炮工告诉记者,这个工地的炮工总共有40多人,用人单位根本没和他们签过劳动合同,其他工地也是一样。炮工们曾多次哀求老板做职业病检查,但都遭到了拒绝。

        为赶进度多赚利润 工地从不设排风管

        炮工们说,这份工作诱惑力太大,一天能赚一两百块钱,但工作环境却十分恶劣:“这基本上都是拿命换的钱。到了8米、9米、10米以下的深孔,能见度很低,没有排风系统,灰完全排不上来。我们一般要工作将近10个小时左右,等孔中的炮眼全部打好以后,下面的石粉至少有十厘米厚。”在井下十多米的深度干活,人上来以后,感觉鼻孔、耳朵里面都被灰硬硬地塞住了,咳嗽咳出来的痰都带著灰、泥土。

        工人们说,如此恶劣的作业环境给他们的身体造成了极大伤害,老板们虽然心知肚明,但却不愿意投资改善。一名了解内情的炮工说,在工地上承包孔洞爆破是个暴利行业,但即便如此,老板们也不愿意多投入一分钱来保护工人们的健康:“比如说你包100万的工程,你可以赚到50万,赚50%,而给我们工人的工资也就是10万块钱左右。如果加排风管、水管、打水钻,灰尘就会少很多,但成本会多几万块钱,但老板们从来没提过给我们打水钻,因为打水钻进度比较慢,进度慢就影响他们的利润。我们也不敢得罪老板,怕失业。老板心太黑。”

        炮工们说,深圳的工地从来没有排风管道,而工地上提供给个人使用的口罩,根本阻挡不了粉尘的吸入。不仅如此,很多工地根本没有职业病防治的卫生员,也没有开展过职业病安全培训。

        国家法规

        单位应配卫生员负责职业病防治

        根据我国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职业病,是指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等有毒、有害物质而引起的疾病。用人单位应当设置或指定职业卫生管理机构或组织,配备职业卫生专业人员,负责本单位的职业病防治工作。必须采用有效的职业病防护设施,并为劳动者提供个人使用的职业病防护用品。用人单位必须依法参加工伤社会保险。

1

来源    :    2009年12月09日    信息时报网络版

1

Archived Status: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