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工天津万达项目遭欠薪17万,在地工会不管怎么办?

2022年5月,中国劳工通讯(CLB)的工人求助地图收录了一则农民工被欠薪求助的信息。当事工人李振彬在微博上发帖表示,

“2021年11月1号到2021年11月30号,李振彬刘庆庆刘永强邓道民李帅高奎连夏付余等17人在天津市蓟州区万达广场干活,至今未支付工资17人172880元,忘[望]天津市领导关主[注]一下农民工。”

据了解,连同李振彬在内的17名工人,自2021年11月开始在天津市蓟州区万达广场从事消防箱和消防喷淋安装工作,被拖欠工资合共17万余元。工人陈述他们是河南开封人,由四川省成都市君义建筑劳务公司安排到天津市蓟州区万达广场工作,工程的建设方是上海鑫城安建设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

工人表示,自己从事建筑工十多年,这是第一次遇到被拖欠工资。去年底,在被拖欠工资后,这些工人马上找到当地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及劳动监察部门介入,工程承包方项目经理也承诺在农历新年之前支付工资,但至今没兑现。项目方后来避不接听工人的电话,也没有支付所欠工资。目前工人们已经离开天津。

图片来源:工人微博

李振彬等建筑工人被欠薪的案例只是为数众多的建筑工人求助案例当中的普通一起。过去一年间(2021年6月至2022年5月),中国劳工通讯工人求助地图共收录了2116起求助案例。其中982起是建筑行业求助案例,占比46.4%,在各行业求助案例当中排名第一。

为了解决建筑行业欠薪的顽疾,国务院及各部委每年出台相关文件确保建筑工人能够拿到工资。《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自2020年5月1日起实施,也是为了确保建设单位落实资金、最终能支付农民工工资。不过,条例实施两年来,建筑工人讨薪的案例仍然层出不穷,显示该条例在落实方面仍然存在问题。

无奈之下,李振彬等人开始在微博上求助。从2022年3月开始,李振彬将欠薪情况发到微博上,并且附上了劳务公司、项目方、工程甲方等公司的不同注册地址。

其中,劳务公司地处四川省成都市,成都市武侯区玉林街道总工会在李振彬的微博下做了回复:“请联系玉林街道总工会,电话:02885547240”。李振彬于是与玉林街道工会联系。可惜,玉林街道工会后来回复,因为找不到成都市君义建筑劳务公司,工会无法再跟进。

至于涉事公司所在地的其他地方总工会,没有一个工会主动联系这些工人并代表他们讨薪。

由于涉事工程位于天津市蓟州区,我们希望联系到天津地方工会,由总工会出面代表工人,帮助工人讨回工钱。

CLB于2022年6月致电天津市总工会热线12351及蓟州区总工会。12351的工会接线人员询问并记下工人的联系电话,表示会把案件转给天津市总工会劳动权益部门,并由该部门跟进。不过,12351表示自己不能提供天津市总工会劳动权益部门的直接联系方式,也不能提供查询案号,因此工人只能被动等待工会联系。

其后,CLB又联系地方工会蓟州区总工会。蓟州区总工会劳动权益部门的工作人员刑广接听了我们的电话。

蓟州区工会表示,其实建筑业的这种讨薪纠纷见得太多太多了,最好是通过劳动部门来提供帮助。如果要工会出面的话,工会首先要搞清楚工人的劳动关系在哪里。

“蓟州区总工会:比如说,这个万达广场在,这类的纠纷太多太多了,人家可能甲方已经付给乙方,但是乙方没付给,就是乙方和他这种劳务关系又没付给他,这种都有。你说他,他跟谁签的劳动合同咱们都不清楚,对不对?所以你得弄清楚跟谁签的劳动合同啊?他尽说是万达广场欠工资,那么是谁给他签的合同,那么是谁把他找去的?

CLB:所以说咱们工会这边是不是能跟他联系联系,看看怎么帮上呢?

蓟州区总工会:我们怎么帮他,这由劳动部门帮他不比我们帮他还强吗?

CLB:工会不是代表工人的劳动权益嘛?

蓟州区总工会:我是代表工人啊,关键他现在在哪儿入的会我们都不清楚啊。他本身自己都没找我们区工会。你是看到了帖子,你就想帮他们。可以,您这种心情我们理解,应该是值得称赞。这样,您最好、既然您看到微博,最好您能和他联系吧。因为我现在看不到。”

值得探讨的是,虽然这些工人就在蓟州区工作,欠薪问题就发生在天津市蓟州区万达广场。但工会明确表示,实际上劳动争议的解决首先不看工人在哪里干活,而是看工人的劳动关系在哪儿形成。

工会要求李振彬这些工人本人出面来联系工会讲述案情,并希望先搞清楚欠薪是哪个公司欠哪些人,才决定工会是否能出面提供帮助。

“蓟州区总工会:我得问他本人,另外一个,他和谁签的劳动关系,和谁签的劳务。有很多事的,不是咱们随便一看,天津蓟州的、哦你就找天津蓟州。有的时候你比如说,这个万达甲方,和他们那儿的……假如说和开封的某个公司签的承包合同、工程合同,那么这个人家万达的把钱给过了开封了,开封的没付他们钱,那你这找我什么用啊,我们不能再上开封去找工资。应该他们当地的去找了。所以我们得先搞清楚,他到底是跟谁签的劳务合同……你假如说,这是他们开封的某个劳务公司签的,人家开封人钱已经付到开封了。那么这一块我们就不再管了。我这么说您明白不明白。如果说钱人家给了,只不过没给到,给的出现分歧,这一块没给人家。不能我再跨河南,我蓟州区的工会我上河南去找这边的,我也找不上啊。”

对此,CLB建议蓟州区总工会可以考虑跨省合作,例如联系到这些劳务公司所在地,或者工人入会地的地方工会,看看是否可以通过多地工会合作,联合帮助工人讨薪,解决李振彬等工人在天津被欠薪的问题。但蓟州区总工会表示,“(跨省)我没有合作过。因为我是区级工会,我也没有那权力,我也跨不了省。”尽管CLB鼓励蓟州区工会在工会改革鼓励创新的浪潮之下,可以试着走出去,和其他地方的工会联系一下,通过联合工作解决当地工程建设欠薪的问题,并实现工会改革的创新。但蓟州区工会对创新敬谢不敏,“这创新的事,还不是我一个小普通职员能创新的。”

最终,蓟州区工会强调要由工人联系工会,在工会了解情况后会看能否提供协助。

实际上,建筑行业工程纠纷总是涉及到多个建筑公司及劳务公司,每个公司的注册地可能都不一样。如果只有某个公司注册所在地的工会才有资格代表工人讨薪,那就意味着工人可能需要千里跋涉到当地注册成会员,然后才能由当地工会出面。各地工会对劳动争议解决地认识不一,只会导致建筑工人被各地工会拒绝援手,求助无门。

建筑工人实名制自2019年3月开始实施,该实名制平台本该顺理成章成为全国建筑工会的会员登记平台。不过在现实中,工人实名登记仍然局限于各省市,没有扩展到全国联网。而工会也没有借着这个平台建立会员全国流通的机制。目前,绝大部分地方工会仍然困于以按行政区域划分的地方总工会为主导的工作机制,行业工会可发挥作用的空间非常之小。

CLB建议,无论是天津市蓟州区总工会还是工人所在地的开封市总工会,或者是案件涉及的公司注册所在地地方工会,当听到李振彬等工人被欠薪的案例之后,应该站出来代表建筑工人并协调各地方工会一同为工人讨薪。

同时,建筑工人实名制登记平台应该为各地工会所用,成为建筑行业工人的全国性工会平台。平台应该具备建筑企业招聘信息登记功能,以及各工种建筑工人就业信息登记的功能。通过建筑行业工人工会平台,将各地建筑业企业用工信息与各工种建筑工人的就业信息衔接起来,逐步实现建筑业用工和就业由工会主导。从工会的就业登记人员中,建筑企业可以聘请到技能有保证、从业相对稳定的各工种建筑工人。

假以时日,建筑工人工会便能够扩展会员人数,在建筑工人当中建立信任并具备代表性。在此基础之上,建筑行业工会就可以与全国建筑行业协会及各地方建筑行业分会展开沟通,协商建立建筑行业年度集体谈判制度的可能性。有了建筑行业集体谈判制度,我国建筑工人被拖欠工资、没有劳动合同、没有社会保险、安全生产和职业健康保障不足等问题,便能够逐步得到解决。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