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菏泽工人讨薪被碾压:工人紧急需求在眼前 工会怎能等上级领导?

10月21日,五名农民工因13.3万工钱被拖欠一年而前往山东省菏泽市碧桂园·铂悦城项目讨薪,怎料被老板的车轮碾压酿成血案。最终车轮底下讨薪的农民工王洪亮被送往医院,其他民工则因围堵司机而被派出所带走。据其哥哥王洪光说,王洪亮全身有近十处骨折、多处内脏损伤,一只眼睛发现血点,存在失明可能,目前仍躺在ICU病房未脱离生命危险。24日,菏泽市牡丹区政府发布通报表示,区委、区政府已责令碧桂园项目部先行支付了应由承包方支付的工程款13余万元,并垫付相关救治费用。

讨薪血案爆出后一度引发社交媒体热议(随后均被删帖),中国劳工通讯(CLB)于10月25日就此事致电菏泽市总工会组织部的工作人员李女士,希望工会能够尽快介入帮助工人维权并组织这些农民工加入工会。但菏泽工会李女士提出,这些讨薪的农民工不是工会会员,他们没有来找工会,“不加入工会的话,那就不归我们工会负责”。

有鉴于此,CLB建议菏泽市总工会组织部应从此次血案出发,在这个特殊时候走进碧桂园项目工地去找这些工人,借着此事发展他们入会,顺理成章代表工人利益维权。但这个建议多次遭到菏泽市总工会的拒绝。李女士回应说,像这类敏感的事件应该由维权中心跟领导汇报。CLB邀请工会组织部主动走出去到这个项目工地建会,李女士却提出目前的工作重心是省总下达的新业态工人入会任务,建筑工人不是工作重点。此外,工会也不愿在这种事发生之后主动联系并代表工人维权,“不可能说有出现像这样的事情,市总工会都主动站起来说我先帮你加入工会,然后我再帮你解决这个事情。因为我觉得这个事情工会不一定有能力解决。”

听上级决定还是看工人需求?基层工会被规定的工作重心    

既然工会对工人未能加入工会早已知情,为何不能主动走出去,到诸如发生讨薪血案的工地上,组织工人加入工会的保护网之下呢?菏泽市总工会李女士对此表示,工会组织部的工作其实很繁重,工作压力已经很大。

“我们现在就发展工人入会啊。这个新就业形态,省总从八月份开始之后,任务非常繁重啊。四大群体每个月都让我们报数据、报考核。就是说,我们现在光这四大群体现在都是,就已经很……唉呀我不是说那个什么,就是都已经工作量很大了。但是你说让我们把省总的这个任务给他抛开,让我们自己去再找个(建筑工人)这个方面的。关键是,我感觉,就是跟领导汇报领导也不会同意的。因为不是说我们没事干,我们……就是说我们有时间的话,我们绝对去。但是省总已经给我们重点划出来了,说这四类你赶紧把他促成,给我们多少目标,多少任务数。我们都下去了,我们区县基层都下下去了。”

李女士一语道破天机,基层组织部并非没有能力组织建筑工人入会,而是在上级决定和工人需求之间,工会果断地选择以上级决定为主。而如今基层工会的问题也不是简单的“懒政“问题,更多的是要“应付”上级压力。

当前,全国各工会轰轰烈烈组织快递员、货车司机等八大群体为主的新业态工人入会,菏泽市总工会也不例外。可是,哪些群体的权益容易受到侵害,并不由上级的文件决定。尽管此次发生拦车讨薪的建筑行业多年来都是非法承包分包、不签劳动合同的重灾区,“但是‘八大群体’并没有建筑工人”。由于建筑行业不属于上级规定的工作重点,故此李女士坦承,工会的“资金和力量都不会有那么大的投入。”

对于菏泽市总工会来说,上级既然规定了新业态工人入会是重点,“基层工会的工作力量一定会往省总明确的群体去靠,就是说我们要重点在那方面。你说我们要再把建筑工人纳入,这个目前来说,我感觉,反正到年底前是不太可能。”

看上去如此荒谬,却是基层工会工作人员的现实逻辑。即便面临农民工讨薪的血案,基层工会仍然无动于衷,甚至预测到建筑行业年底前都不可能是工会工作重点。当上级总工会以书面文件规定基层工作的重心,上级显然无法预测一周内或者一天内可能发生什么样的工人事件需要工会出面,而最接近工人和工作现场的基层工会,由于习惯了这套从上而下指引工作的逻辑,基层工会乐得不需要主动出面和负责任,面对工人求助不敢也不愿主动作为。长此以往,没有任何一级工会愿意主动发现一线存在的劳资纠纷,遑论尽早介入和代表侵权职工维权。

建筑工人个人入会:从依赖企业建会到发展行业工会

眼见基层工会以“八大群体”为重点的工作计划与现实中建筑工人讨薪血案存在脱节,而工会目前依赖企业主动建会和靠区级与村镇工会吸纳工人入会的两条路径也无法覆盖所有工人,CLB建议菏泽市总工会可以以此次碧桂园讨薪事件为试点,尝试组建当地的建筑行业工会,把没入会的工人吸纳进来,由工会出面代表工人的利益,与企业雇主展开集体谈判,避免欠薪的发生和讨薪的悲剧。

建筑工人常年在这个工地呆几个月、下一个项目停留几个月,工人流动性很高,成立项目部工会往往不到几个月就会解散。但是若能以个人身份加入市一级或者省一级的建筑行业工会,一次加入之后会员身份不因项目部的解散而失效,则每一位入会的农民工走到任何一个工地,都能凭借自己建筑行业工会会员的身份,要求企业给签劳动合同、购买保险,按时每月发工资。当工人遇到劳资纠纷或是遇上企业不签订劳动合同、不购买社保等侵权行为,他可以毫不犹豫地找到行业工会的工作人员,或者拨打工会求助热线,要求工会代表会员的利益,由工会出面来和企业协商——相对项目工会来说,行业工会就像“铁打的营盘”,无疑有更大的稳定性,在代表会员利益和达成行业协议方面有更多可作为的空间。

虽然李女士脑中对于行业工会的固有印象仍然是住建部旗下设立的行业工会,仍然认为“这个只能说是暂时性的,长期的话,你还是不方便管理的,还是得放到项目工会里面”。但听了我们对于新型行业工会的建议,她也同意可以探索一下,可以向领导汇报一下。

在具体发展会员的方式上,CLB也建议菏泽市总工会应多多发展工人积极分子,协助更多工人入会,令工会逐渐成为工人信赖的利益代表者。工会与其依赖人力资源有限的各级工会干部疲于奔命发展成千上万工人,与其在组建工会上依赖公司主动建会,不如在工会会员当中发展积极分子,让他们去发展其他工友加入工会,在工作场所中由会员吸纳其他会员——这样一来,工会可以减少人手支出和资源负担,而具体到每一个工地、每一个企业,工会不仅可依赖下级工会和公司工会,也可以联系工会会员直接了解一线情况,并实现两条腿走路,两手抓。

《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实行一年有余,“根治欠薪”的专项行动多次开展,仍然有农民工走投无路,以流血的代价讨要工钱;全国总工会一直强调组织工人入会,但在新闻稿刊发的集中入会形式之余,仍有大量工人不知道工会的存在,未能加入工会,遇事也不会找工会求助。春节又临近,讨薪潮又至。CLB呼吁建筑行业工会归位,回归到建筑工人的利益代表者,回归到建筑工人的组织者,回归到代表建筑工人与建筑企业协会集体谈判的谈判者。对于此次讨薪案,CLB希望山东省菏泽市总工会能尽快联系到此次被欠薪的五名农民工,组织他们加入工会,并代表他们维权。届时他们的事迹必将吸引更多工人加入工会。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