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工人高处堕下致瘫痪 工会介入欠主动

2021年6月29日,天津市武清区法利莱装配式建筑公司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工人郭强在拆卸维修厢式房屋期间从高处堕下,经抢救脱离生命危险但胸椎骨折、高位截瘫。事发之后,法利来公司既不依法支付工伤费、工人工资,也没有帮郭强申请工伤认定。

武清区应急管理局已调查此事并于十月初在网上公开调查报告,又在外界致电了解详情时详细回应外界的询问和建议;武清区工会也属于调查组成员之一。但时隔四个月,工会仍然在状况之外。工会办公室工作人员既不了解发生在本辖区的这起安全事故,也不愿意主动联系工伤工人家属协助维权并代表郭强申请工伤认定。相比应急局的依法履责,工会代表工人维权的主动性仍有欠缺。

郭强由2020年4月经友人介绍开始到法利莱装配式建筑(天津)有限公司工作,负责简易房的拆卸和安装工作。6月29日下午3点多时,郭强在拆卸打包箱式房期间,为撕掉房子的胶带,用汽车起重机吊高自己,期间不慎从汽车起重机的吊带掉落,送往武清区人民医院救治,医院诊断为胸椎、颅骨骨折、脑疝、昏迷、创伤性蛛网膜下出血、肺挫伤,经治理已脱离危险期,但一直住在医院疗养。9月底,郭强家属在天涯网站发帖,表示自事故发生三个月以来,公司从未派人探望,也不赔偿医疗费、饭费、看护费用,更加不发郭强的工资,而公司为逃避责任还变更了法人股权和更改了地址。郭强家属要求,法利莱公司应支付郭强合共四五十万元。

应急局调查后对公司予以行政处罚 但对工人诉求爱莫能助

武清区应急管理局值班室工作人员及举报电话处工作人员小张在10月20日分别接受了中国劳工通讯(CLB)主任韩东方的采访。对于当天CLB提出的若干问题及建议,武清区应急管理局更以书面方式于10月28日详细答复CLB。

6月29日事发当天,武清应急局已通过120急救电话了解到此次工伤事故,并于次日开始事故调查,及后将调查报告在网上公开。局方将此事件认定为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法利莱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安装、拆卸活动房屋,此次工人是在拆卸箱式房期间出事,但公司从来没有按照规定制定箱式房装卸安全操作规程。事故报告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灵红没有履行安全生产管理职责、没有组织制定安全生产操作规程;公司整体安全培训不到位,作业工人缺乏足够劳动保护、也没有人及时排查和消除这些安全生产隐患,最终导致悲剧发生、郭强重伤。

武清区应急局最后对该公司处以罚款25万元人民币、对刘灵红处以罚款1.215万元。同时建议,法利莱公司应加强生产安全教育培训,对于拆卸工作要派专人到现场管理,督促作业人员戴好劳保用品,防止同类事件发生。也建议下朱庄街道应落实属地监管职责,排查隐患和督促企业落实安全生产规范。

值得肯定的是,武清区应急局对于事故的调查和处理毫不含糊,也能尽职尽责详细回应采访。第一位接听电话的值班室工作人员虽然不清楚此次事故,但当听到CLB反映天津市应急局安全生产信息栏上没有这次事故(后来武清区应急局书面答复CLB,此调查报告是在武清区政府网站上公布),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没有的话,那就是涉及到瞒报。”他还建议工人应举报此事,“6月29日到现在,这个企业不报,那个人的话他应该是举报啊或者什么的”,并提议应尽快联系应急局的举报电话,“打市里的举报电话也行,打我们区里的也行。然后他们接完之后呢应该报领导批,批完之后,看看批到哪儿。是批到事故那边,还是批到哪,应该会有调查。” 

我们随后联系到举报电话处工作人员小张,小张很了解此次事件,表示应急局已介入并完成事故调查,调查报告也经过了审批,区里都知道。不过,小张也明确表示,应急局的职能只是对安全事故进行调查并出具事故报告。至于受伤工人郭强的伤情与诉求,例如支付工资、医药费、工伤认定等等,应急局表示这不是他们职能范围,建议工人可以联系人社局或走法律渠道。

武清区工会在状况之外 等待工伤工人主动上门求助

尽管武清区总工会也是此次安全生产事故调查组成员,但当CLB于同日采访武清区总工会时,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并不知晓此事,武清区工会也并没有介入和代表受伤工人申请工伤认定。

我们把郭强的工伤案例引介给武清区工会,希望工会能够联系家属,尽快了解事故详情并出面帮工人维权。但工会首先对此次事故的信息来源表示怀疑,“您现在的信息的这个来源以及真实性这些东西,我们没有办法认定。我们不能说从网上看见一个信息,我们工会就直接去联系他。这样子的话那我们,这个应该不是我们正常的工作流程,对不对。”

当我们提出把郭强妻子的电话给工会,工会可以主动打个电话就了解详情时,工会多次拒绝这个提议,反过来要求工人或家属主动联系工会表达诉求。对于工会而言,如果不是通过自己的渠道(也就是所谓“有效的信息来源”)了解到的事故,工会就不愿意主动多走一步去了解。

“如果他要是说他从基层工会,然后一层一层反映过来的,或者是他自己本人过来找的我们,那我们义不容辞,我们肯定是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了,然后怎么做的。但是现在的话,就是说我们从微博上了解到一个信息,然后我们就主动联系他。那这样子的话,相当于其实这个信息量非常之大。我们不可能微博上都挨个都联系一遍。”

后来工会又表示,“我们直接跟他联系,这样子的话也给人力也会造成负担,我们是这样考虑的。”

此外,CLB想了解法利莱公司有没有成立工会,如果没有公司工会、那么武清区总工会有没有履责督促企业建会,但工作人员以第三方的身份将我们的问题挡回来。

“如果说涉及相关的话,比如说跟您切身,您是职工本人,那我们可以进行一下研判,然后给您一下解答。但是现在相当于您是一个第三方,您知道吧,所以就是我们可能不太方便跟您这边透露。”

CLB想联系负责工会组建工作的业务部室自行询问,但办公室工作人员仍然表示,“即使您问的话,我现在就是说还是想把您拦一步。因为您现在的话,您要真的想了解跟进这件事情,我希望您能给我们来一个正式的公文函。” 

工会人员最后答应可以把这次事故记录下来并进行内部了解,“你可以告诉,就是都知会我们。我们会在后台,就是我们业务部室这边我们会进行一下详细的了解。”工会也记录了郭强的病床号及郭强妻子的电话,但同时强调还是要家属主动联系工会才行。“如果她需要我们帮助的话,您可以让她跟我们进行一下联系,您看行吗?您可以把她电话告诉我,我记一下没问题。”

2018年,天津市曾经出台《天津市武清区生产安全事故综合应急预案》,但其中的成员单位竟然没有工会。工会作为安全生产监督的重要一环,理应被明确职责和接受监督。就此,CLB建议武清区总工会应主动要求把工会加入综合应急预案成员单位。此外,我们也建议工会应该绕开“依靠企业主动建会才能成立工会”的老路子,加重“建筑工人以个人身份直接申请入会”的新路子。对于我们的这些建议,武清区工会均表示已记录。

不过,工会当时已提出,“但是具体的进展情况,或者是他是否建会啊,就是您想问的这些事情,我们可能不会跟您反馈。”尽管我们同样留下了电子邮箱和联系电话,但截至到发稿时,我们也没有收到武清区总工会的任何回复。  

工会应履责监督安全生产 主动代表工伤工友维权

中国的安全生产监管体系以行政为大,应急管理局作为政府部门,身兼管理和监督的多项职能。但从这次事故可见,武清区应急局反应被动,只能在事发之后调查原因并出具行政处罚,对于一线工人如郭强的诉求、对于如何确保法利莱这样的企业下一次不再发生安全事故,却限于政府部门的职责范围不可能有作为。而这种被动反应的模式造成了“事后追责-问责-再等待事故发生”的循环,却无法预防安全事故再次发生。

实际上,工会作为职工的利益代表者,有更大权利和责任主动介入工伤事故。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17条规定,工会在一年内可以代表工伤职工申请工伤认定。《安全生产法》等法律也规定了工会负有监督安全生产的职责。如果工会不履责,应对工会相关人员进行问责。

工会缺位的情况由来已久。CLB于2019年发布的建筑行业报告中,纪录了37起建筑业工人案例,当中包括工亡、工伤、欠薪等。过往大家的关注点常常是在政府部门又发了新的法规、执法部门又予以新的处罚给企业,但建筑行业的事故仍然常年发生,工人工伤从未断绝。究其原因,工会作为组织一线工人监督企业安全生产、代表被侵权的工人去维权的重要角色,一直缺位和未能履责。当不少建筑业工伤问题无法在官僚行政系统得到有效解决,工人走上法律途径又是漫长征途时,工会本该出面代表这些工人维权。

最近半年,各地工会针对新就业形态工人出台了新的政策,例如北京工会推出十条措施要求工会主动走出去,尤其是积极到工人的工作场所,认真倾听职工群众呼声,为工人争取最大利益。最新当选武清区总工会主席的殷学武也表示,要推进“十四五”发展目标,宏扬习近平提过的“三种精神”,特别是,“要坚持以职工为中心的工作导向,牢固树立职工利益无小事的工作观念,更多关心关注困难职工、一线职工等群体,以钉钉子精神做实做细做好工会各项工作,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职工群众心坎上。”CLB期望,工人郭强的工伤索赔事件,可以作为武清区总工会主动走出去代表工人利益、以钉钉子精神帮助工人维权从而做好工会代表工作的一次良机。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