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世达派遣工猝死案后留下哪些思考?

2024年02月06日

春节将至,对不少家庭来说,这段时间可以与家人共同度过温馨时光,但对于住在云南省大山里的徐奶奶来说却不是这样,她再也无法与幼孙小徐共度春节。5个月前,23岁的小徐在苏州打工期间猝死在宿舍里,死前总共上了33天班,每天工作12个小时,其中包括连续13天夜班。但小徐的情况却难被鉴定成工伤,只能与劳务公司和厂方协调解决。几番拉锯下,小徐家人开出的150万人民币赔偿要求被拒,最终公司只有20多万元的“人道主义补偿”。

中国劳工通讯曾经在派遣工连续十三天夜班后猝死 雇佣公司苏州佳世达曾获多个国际质量认证的文章中详细叙述了事件情况。

小徐所工作的企业是苏州佳世达,总部是位于台湾的明基佳世达集团。根据台湾媒体报道,企业在2023年累计营收超过2039亿台币(合约4700万人民币),甚至在企业庆祝尾牙活动时还请来韩国一线女团aesap表演,据说单是出场费就高达1600万台币(合约363万人民币),员工抽奖也是千万级台币。

佳世达年报及官网信息显示,公司一向重视社会责任及劳工权益,且拥有包括责任商业联盟(RBA)在内的多项国际认证。对此,公众难免要问,佳世达在搞年终活动时,有否梳理过过去一年对员工劳工权益的保障是否做到位?佳世达的工厂内,像小徐曾经历的超时工作问题解决了吗?派遣工的权益有没有得到保障呢?苏州的工会有没有向佳世达提出建工会,企业现在有工会代表工人权益了吗?

难以被鉴定的工伤工亡

根据大风传媒的报道,小徐是2000年生人,父母在他和哥哥幼年时就离世,兄弟二人是由奶奶一手带大的。小徐早早已经辍学外出务工。2023年7月时,小徐与“苏州蓝领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天长分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并被安排到“苏州佳世达”的工厂工作。哥哥徐先生说,在苏州佳世的工厂,小徐经常要不定期上白班和夜班。

就在签订合同后一个多月,8月14日晚上11点多,哥哥徐先生接到了苏州警方的电话,说小徐晚上8时半被发现猝死在员工宿舍。徐先生出示了一份小徐的工资单,发现他在佳世达工作期间,劳动强度相当大,“每天的出勤开始时间至出勤结束时间都在12小时左右,除去吃饭时间,每天工作时间都在10个小时以上。”

工资单还显示,从7月24日到8月5日,小徐连续上了13天的夜班,“每天出勤开始时间为19时40分左右,出勤结束时间为次日8时20分左右,最晚的达到8时58分。”而8月10日至12日,小徐工作了21小时,平均每日工时达到了10.5小时,8月12日至13日,小徐终于可以休假,却被发现猝死在宿舍内。苏州警方托司法机构对小徐进行了血液鉴定,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小徐的哥哥认为小徐的猝死和长期加班、连续上夜班有一定的关系,然而当地人社部门却告知他们小徐的死很难被鉴定为工伤、工亡,建议他们只能与劳务公司、厂方协商解决。小徐的家人最初开出了150万人民币的赔偿要求,但劳务公司负责人一直表示小徐并非工伤(亡),在宿舍猝死与劳务公司、工厂都没有关系,“出于人道主义,他们愿意补偿3万元至5万元,后来又说可以补偿8万元至10万元,我们对此不能接受。”

大风传媒其后也向“苏州蓝领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天长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其说法与徐先生一致,到了第三次、四次协商时,家属让步到28万的赔偿要求,负责人说“考虑到小徐家庭状况比较特殊,公司和厂方经过沟通,拿出最大诚意,愿意补偿家属8万元至10万元。此外,厂方再为小徐举行一场募捐活动,但家属依然不同意。”负责人还解释说,事发前两天,即8月12日、13日是小徐的正常休息时间。8月14日,小徐没有上班,后来发现猝死在宿舍,因此很难认定为工伤(亡)。

在这篇报道中,徐先生直言无力承担进一步尸检的费用,遗体当时也只能继续放在殡仪馆中,至于小徐75岁的奶奶,徐先生称自己一直瞒着她小徐的死讯。CLB在2023年10月曾致电企业所在地狮山横塘街道工会时得知,最终小徐的家人接受并领取了佳世达20多万元人民币。

小徐年轻短暂的生命就这样潦草地逝去,他无法再为自己言语。年关将至,75岁的徐奶奶再也等不到自己的孙儿回家团聚,难以想象这样一个春节将是多么惨淡,云南的山区空旷,外界怕是不会有人听到徐奶奶的啜泣。

小徐离世后3个月时,台湾的媒体Taiwan News曾报道了小徐猝死的新闻。临近年尾,佳世达在公众层面未就事情做回应。佳世达台湾总部照旧举行尾牙活动,庆祝2023年仍有千亿台币的营收。我们也为佳世达生意兴隆高兴。企业生意兴隆,意味着更多员工能够获得稳定的工作机会。不过与此同时,公司若也能检讨过去一年的不足,加以改进,则更能验证佳世达对公众所承诺的保障劳工权益核心价值。

(翻摄自Partner Tech 拍档科技脸书)

小徐的猝死到底是否属于工伤?密密麻麻的工作时间表诉说着苏州工厂的工作环境。可以确定的是,小徐的加班时间已经远远超出《劳动法》所规定的,每周工作40小时以及每月最多加班36小时。另外,根据《工会法》规定,就企业“随意延长劳动时间的”,工会应该代表职工与企业交涉。虽然苏州日报曾高调报道佳世达早在2012年时已经建立工会,该报道更至今仍挂在共产党员网上。但狮山横塘街道工会工作人员承认说佳世达即使有企业工会,也是赶任务时建立的,“不是正常运转的那种工会。”

另外,根据佳世达2022年的ESG报告,佳世达苏州员工总共4761人,其中有4507人是劳务派遣和外包,即派遣员工占员工总数超过94%。即使以小徐为例,他的合同也是一签到了2025年,这或者也涉嫌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劳务派遣只能是“临时性、辅助性、可替代性”的,并且不能超过员工总人数的百分之十。

小徐工亡案之后到底还留下什么问题?

佳世达当然可以继续坚称小徐的猝死与公司无关。但是,对着那份小徐生命最后在佳世达工作的33个工作日打卡的时间表,这种长期的广泛的工作状况真的没有问题吗?如果不是,那5个多月过去,佳世达工厂的超时工作问题现在解决了吗?还有人继续像猝死的小徐生前一样,需要日夜颠倒、连续十数日要加夜班吗?另外,佳世达有没有检视过员工的组成,现在劳务派遣和外包的工人比例有没有下降,这些员工的合法权益是不是得到了保障呢?

苏州的街道工会曾在电话中记下了CLB对事件的意见,及至年尾时,原本赶任务时建立的工会,现在是否可以正常运作了呢?企业工会是否已经和佳世达的管理层建立了长效沟通的机制?改善劳资问题,这半年来是否已经定下详细的时间表?

佳世达在过去一年营业额仍然维持逾2039亿台币,在多项电子产品的销量榜上仍然全球数一数二,其苏州的工厂也还是当地极有实力的工厂,也正是因为生意做得大、国际客户多,才申请了包括RBA、BSI、SGS、IQnet等多项认证。佳世达当然也十分清楚,这些认证需要遵守当地的法律,并有在提供安全健康工作场所、以及尊重自由结社、集体谈判方面的责任。

佳世达尾牙庆祝“旺年”、犒赏员工理所应当。不过,企业更应该同时认真检视公司管理模式,尤其是检视工时和劳务派遣用工制度,并不再推脱甚至阻挠建立企业工会。

小徐猝死与企业违法安排员工超长时间工作真的无关吗?对小徐已届暮年的奶奶来说,再多的钱也换不回自己心爱的孙子。合理的赔偿,能够真正体现企业承担而非“人道关怀”的赔偿,换取的是责任者良心安宁,而非徐奶奶的满足。而通过接受工会并与工会建立常态沟通协商机制,才能确保小徐的悲剧不会重演。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

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