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改革观察与促进 第三期 安徽省(第6/6个案例)

工人罢工了,工会在哪里?

罢工事件:2018-10-31,宣城市宣州区多条农班线停运,抗议出租车跑农班线

致电详情:我们致电给2个工会及交通部门:

——宣城市总工会(办公室)

——宣州区总工会(办公室,组宣部)

——交通部门(宣州区运管所,宣州区交通局)

    地方总工会对罢工事件的参与

工会改革:去除“四化”和增强“三性”

去“四化”方面

宣城市总工会、宣州区总工会、宣州区运管所、宣州区交通局的工作人员均接听了电话,工作态度不错。“贵族化”改善较好。

宣城市总工会的人因为属地管理而不了解此事,建议去找宣州区总工会,而宣州区总工会接听电话之后又建议去找宣城市总工会。这两个地方工会的“机关化”和“行政化”问题非常严重。

宣州区运管所及交管员一直在参与此事,一名许交管员提及宣州区交通系统工会在协调。不过,之后的一个星期,我们试着拨打宣州区交通系统工会的电话,每天不少于五次,但一直没人接听。

增“三性”方面

宣城市总工会及宣州区总工会仍然欠缺政治性、欠缺群众性、欠缺先进性。

点击查看对话中与“增三性”相关的内容

观察和印象

宣城市总工会的工会工作人员对于发生在本地的农班线司机罢工不知情。工作人员坚持,由于属地管理,任何事情都要“去找他们所在的区、县。”。就农班车司机建立工会的情况,这名工作人员证实,当地交通局里面设有交通系统工会,但没有农班车司机工会;她认为农班车司机是“私人的”,不属于工会的工作对象。而在询问交通局工会的联系方式时,她指出宣城市总工会与宣州区交通系统工会不接触,“我们没有他电话,因为他跟我们不接触,他跟区里接触。”在属地管理的遮盖之下,宣城市总工会的行政化和机关化似乎变得合理化。

宣州区总工会办公室和组宣部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发生在本地的农班线司机罢工事件。组宣部的工会人员认为罢工不归他们管,而是政府运管所的事情,建议去找宣州区运管所询问。全总《推进货车司机等群体入会工作方案》所提出的八大群体之首,是货车司机。作为全总“工作方案”试点之一的安徽省总工会,所属宣州区总工会组织部工作人员却认为,自己责任区内跟货车司机同属一个群体的农班车司机罢工事件是运管所的事情,而就农班车司机是否加入工会,他们闭口不谈。

宣州区运管所一名工作人员确认,的确发生了农班车司机罢工事件,并确认,农班车司机没有工会。宣州区运管所一名许交导员一直在代表政府主导协调罢工,了解农班车罢工背后的原因。许先生提及,这些农班车司机并没有工会,区总下的交通系统工会有参与协调此事。但是,许先生也无法提供区交通系统工会的联络电话,“因为我们只管这个…我刚才还是在协调农班车驾驶员这个情况,刚协调回来。”

安徽省宣城市总工会和宣州区总工会,在责任区内发生罢工后,不但对事件一无所知,而且,市工会往区工会推,区工会往政府那里推。最后,还是靠政府部门的运管所去参与协调此事。交通系统工会作为直属工会、区下属工会,虽然据说也有参与协调此事,却无法联络得到。而在事件发生后,既有的交通系统工会既不能将这些农班车司机吸纳入会,也未能代表农班车司机们的利益进行谈判。农班车司机及更多未被容纳入交通系统工会的司机们的利益还缺乏代表,这些司机们还缺乏行业性的工会。反而,宣州区交通局、运管所等政府部门在事发后积极参与协调,但他们却把工会的职责给揽了过来。政府部门应该鼓励的是劳资双方的问题由劳资谈判解决,应该鼓励工会代表工人进行谈判,以便促进行业的良性循环发展。

工会改革建议

1安徽省总工会应该取消宣城市和宣州区两级工会设置,用省下来的资源,加强包括交通系统工会在内的行业工会。

2 宣城区应加强行业工会的建设,组织包括农班车司机等群体的司机行业工会。

3 建议政府部门不要在罢工发生后成为协调罢工的主要角色。

以上分析解读仅代表CLB的立场,欢迎点击链接就访谈文字稿作出不同解读。)

Back to Top

The European Union's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 went into effect on 25 May 2018.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the rights you have to correct or remove that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