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改革观察与促进 第三期 安徽省(第1/6个案例)

工人罢工了,工会在哪里?

罢工事件:2018-09-10,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出租车司机集体罢工,抗议滴滴打车造成强烈竞争

致电详情:我们致电给2个地方总工会:

——滁州市总工会(权益部曹部长)

——全椒县总工会(权益部沈部长;组织部晋部长)

地方总工会对罢工事件的参与:

工会改革:去除“四化”和增强“三性”

去“四化”方面:

我们联系到滁州市总工会和全椒县总工会。工作人员均接听了电话,态度不错,“贵族化”改善较好。

滁州市和全椒县两级工会,对于发生在本地的工人罢工事件都不了解。滁州市总工会权益保障部建议找全椒县总工会了解情况,全椒县总工会组织部晋部长称其刚刚调到岗位,什么也不清楚。滁州市和全椒县两级工会的“机关化、行政化”仍较严重。

增“三性”方面:

滁州市和全椒县两级总工会,仍然欠缺政治性、欠缺群众性、欠缺先进性。

点击查看对话中与“增三性”相关的内容

观察和印象:

滁州市总工会权益保障部曹部长强调工会并不知道发生在本地的出租车司机罢工行动,原因是工人们没找工会,“如果他没找工会,我们就不知道啊”。当谈到工会是否可以主动走出去代表工人和维护工人的权益时,曹部长则不太赞同,并认为只有工人们“找到我们,我们才会给他维权。他不找我们,我们怎么给他维权”。面对日益激烈的劳资冲突,尤其是处于行业利益调整期的出租车行业,滁州市总工会的领导干部,仍然抱持着等客上门的心态从事工会工作。

全椒县总工会组织部晋殷强部长,出租车司机罢工期间担任权益保障部部长,但对于自己任内所发生的罢工事件(权益保障)却一无所知。谈话中,转任组织部长已经一个月的晋殷强部长,仍不清楚这些出租车司机是否有工会(组织入会)。关于出租车司机如何成立工会,晋部长坚持:“职工有意愿成立工会组织的话,不能马上就可以成立了。他需要以一个单位来成立”。他强调建会“要有一个单位,要有一个性质”,而且“我们工会的组织,不能以一个群体来成立”。在企业组织建立工会是为了最终与老板建立集体谈判制度,因此,最好是老板从一开始就可以接受。但是,在晋部长这里,却成了老板的意愿应该是工会在该企业建会的大前提,同时,更把党对工会的领导等同于老板的领导。其实,晋部长对于工会组建和工会工作的这种错误理解,在我国各级工会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当中属绝大多数。这正是我国工会在劳资关系协调中无所作为的最重要症结之一。

值得称赞的是,全椒县总工会权益保障部的沈晓波部长,上任仅一个月,便在工会名册上发现了不少僵尸工会,并已经开始着手清理。同时,上任仅一个月,沈部长便完成了当年度工会干部培训工作计划。当然,培训的主要对象,并非身处劳资纠纷最前线的企业工会干部,而是企业主管和地方工会干部。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认识问题,事关工会是否能够做到来自工人群众以及永不脱离工人群众。

工会改革建议

1 滁州市总工会的心态可以更加积极主动。工会不必等客上门,而是可以主动走出去、走到工人群众中去。

2 建议全椒县工会工会干部培训的对象,应该主要针对企业工会干部、委员、会员,而非所谓主管局工会和主管。

以上分析解读仅代表CLB的立场,欢迎点击链接就访谈文字稿作出不同解读。)

Back to Top

The European Union's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 went into effect on 25 May 2018.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the rights you have to correct or remove that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