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会改革观察与促进第三期(2018年10月)

2015年11月,习近平亲自主持召开中央深改组第18次会议,通过了“全国总工会改革试点方案”。工会改革的重点有两方面,一是在工作作风上,要去除总工会“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的官僚气,即去“四化”;二是在身份上,要增强工会的“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即增“三性”。

三年过去了,总工会改革的成效如何呢?

各地各级工会工作人员的官僚作风是否有所改善?工会工作人员的工人阶级感情是否有所提升?工会当中来自工人群众的干部是否有所增加?来自工人的工会干部是否仍然紧密的联系着工人群众?各级工会干部协调劳资关系的主动性及能力是否有所提升?

工会在主动协调劳资关系、避免劳资冲突方面是否有所建树?在已经发生的工人集体行动事件中,工会是否有效的扮演了工人利益代表者角色?工会的基层组织,尤其是企业工会组织是否趋于健全并脱离老板的控制?企业基层工会是否有能力代表工人与雇主进行集体谈判?

为回答上述问题,中国劳工通讯将从“工人集体行动地图”中,定期选取一组事件,并就此致电事件发生地总工会及相关企业工会。通过这些对话,将中国工会的实际状况呈现在工人、工会干部、工会工作人员和政府决策者面前。我们希望,一方面,鼓励各级工会领导和工作人员,走出工会“象牙塔”,主动进入到劳资关系中去,代表企业工人通过集体谈判争取和维护权益。另一方面,鼓励和引导各行各业的广大工人,走进各地工会这座并不神秘的“象牙塔”里,积极参与到工会改革中来。同时令政府决策者更加了解工会的重要性,及工会改革所需的空间。

简单说,我们希望防止这次工会改革,再次沦为假改革

第三期(2018年10月)

本期,我们从中国劳工通讯的“工人集体行动地图”中选取了安徽省。2018年10月,安徽省录得6起工人集体行动事件。此外,2018年9月安徽省滁州市有1起工人事件。我们成功拨通了其中6个事件所在地总工会。

工人罢工了,工会在哪里?

工会改革去“四化”(即去除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所针对的是各级工会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的官僚作风和态度问题。换句话说,工会改革去“四化”,就是要提高各级工会日常工作的效率。

工会改革增“三性”(即增强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所针对的是各级工会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对于工人阶级的阶级感情淡漠、不具备代表工人利益进行谈判的能力以及脱离工人群众等问题。换句话说,工会改革“增三性”,就是要使全体工会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在政治上,必须全面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工人阶级的阶级情感;在能力上,能够代表工人通过与企业雇主集体谈判争取和改善权益;在合法性上,各级工会领导干部既要从工人群众中来,又要永远不脱离工人群众。

安徽省六个工人罢工事件中,地方总工会“工会改革”的状况如何呢?

安徽省工会改革观察印象

安徽省六个地方总工会在去除“四化”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进展,大部分的工会工作人员态度都很诚恳,“贵族化”改善较好。仍然有部分工会在“机关化”、“行政化”方面有改善的空间。除了宣州区运管所(政府部门)了解并一直在参与协调本地司机罢运事件,六起工人事件所在地的总工会对于工人的集体行动事件均不了解、也无参与。我们认为,如果工会改革能够做到“永远在路上”,假以时日,安徽省各地工会的官僚作风将逐步得到消除。

在增强“三性”方面,大部分地方总工会仍然看不到起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仅仅是各级工会干部和工作人员学习和考核的内容,并没有真正成为他们的人生价值观。反映在工会的具体工作中就是,各级工会仍然游离于企业劳资关系之外,企业层面的工会组织仍然处于老板和管理层的控制之下,以至于,工人在企业工资分配中仍然没有话语权。由于工会的缺位,企业工人仍然倾向于以集体行动作为提出权益诉求的主要方式。

值得赞扬的是,作为八大群体入会试点地的安徽省,也出现了如六安市总工会这样勇于探索行业工会的地方总工会。虽然遇到一些困难,特别是出现有别于传统雇佣方式的新型劳动关系,但六安市总工会在推动八大群体入会过程中,发现靠企业建立工会是不可能的,因而找到了组织工人加入同行业工会这条路。这里权益保障部的工作人员热情满满,对于工会工作了解颇多,也坦承工会工作还有一些问题和难点,如集体合同可能是流于形式的,如快递员虽然成立了工会但还未能解决权益问题,如物流行业工会还难以建立。这些担心都是既贴地气、又一针见血的。正是因为过去工会的工作太多流于形式,以多少人入会为指标,以签订多少集体合同为指标,而令工会工作、甚至工会改革都习惯了在数字上做工作。人是入会了,合同是签了,但是一旦出现权益纠纷,工会仍然毫不知情、仍然不知道怎样提前预防,更别提如何代表工人进行谈判。六安市权益保障部的工会人员很明白,形式上的工作是一方面,而如何落实和保障工会会员们的权益,令工会得到工人的认同,才是实际工作的真问题。可以推测,六安市总工会的行业工会推进工作在安徽省算是不错的,而这里的工会工作人员还有决心要把这些工作做得更好。虽然六安市总工会在改革中仍然步履蹒跚,但是,只要能够抓住行业工会这条主线,六安市工会改革走向集体谈判是有可能的,也祝愿六安市总工会在工会改革的工作中打开新局面。而在六安市总工会实现了工会改革质的飞跃之后,安徽省应该大力推广此地的经验,令“六安精神”如同当年的“小岗精神”一样传递到其他各地总工会,为工会改革翻开新的篇章。

安徽省工会改革建议

就工会改革,我们建议安徽省总工会及地方总工会:

  1. 应该扩散六安市总工会在物流和快递行业组织行业工会的经验,以此为契机组织其他行业的工会联合会。安徽省应该大力推广六安经验,不应该拘泥于过往的行业工会设置,而是鼓励其他地方尝试建立新的行业工会。
  2. 建议工会干部培训的对象,应该主要针对企业工会干部、委员、会员,而非所谓主管局工会和主管。针对地方工会毫无处理劳资纠纷问题的经验,应该着重培训地方工会关于劳资集体谈判的理论与实践,这样工会在辖区内发生劳资纠纷时就可以代表工人的利益进行谈判。
  3. 总工会不应该从政府或是企业主的角度组织建会。
  4. 总工会在知悉工人罢工事件后,不必否认问题的存在,而应该更积极主动走入工人中间、了解情况、解决问题。
  5. 总工会的心态可以更加积极主动。工会不必等客上门,而是可以主动走出去、走到工人群众中去。仍然有工会工作人员认为工会属于政府部门,这样错位的身份和心态必须尽快改变。
  6. 总工会不应该等着配合人社局、住建局等处理建筑行业欠薪问题。
  7. 总工会可以取消一些过分细分的行政级别,用省下来的资源,加强行业工会建设。

就工会改革,我们建议安徽省政府部门

  1. 政府应该把强加在工会部门头上属“不务正业”的工作内容拿走,让工会轻装上阵,度过工会改革开头难这个难关。
  2. 建议政府部门不要在罢工发生后成为协调罢工的主要角色。
Back to Top

The European Union's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 went into effect on 25 May 2018.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the rights you have to correct or remove that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