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亿“半城市化”人进城问题:财政无力承担投入

世华财讯

半城市化”人真正实现“进城”是个难题。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普查数字, 2010年11月1日全国城市常住人口49.7%。不过,上述常住人口中,包含了在城市居住打工半年以上的农民工,这些农民工很多并没有购房,也没有城市户籍,也没有享受城市的社保。其生活和消费等都没有达到城市居民的水平。

这种住在城市,不是城市的人,一般被称为半城市化人口,或者半拉子城市人,根据社科院的测算,约有1.6亿人。

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杨伟民曾指出,未来需要实现每年2000万人口进城,通过每人投入10万元,来解决半城市化人口的问题,总体需要资金2万亿元,可以靠中央和地方财政投入来解决。

而浙江大学劳动保障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米红认为,实际所缺乏的资金可能更大,光靠国家财政资金难以解决。

“半城市化”人难被接纳

根据中国社科院的调查结果,目前居住在城市,但是没有城市户籍以及社保情况的农民工比重较大,这部分人难以被城市接纳。

就养老保险而言,全城市化人口的享有率为63.1%,而半城市化人口仅为30.2%,还不足前者的一半。

半城市化人口在医疗保险享有率,似乎和全城市化人口相差不大,但其中81.1%的人享有的是“新农合”,享受城镇职工医保和城镇居民基本医保的仅占17.6%,而在全城市化人口中享有上述两项医保的比例合计为81.2%。

半城市化人口中,大多数人工作和居住在非户籍所在地的城镇,即便是参加了“新农合”,在享受医疗保障方面既靠不上城镇,也靠不上农村。

其余在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等方面的待遇享有,也和全城市化人口相去甚远。在业人口中的半城市化人口,在劳动权益保障方面也远落后於全城市化人口,劳动合同签约率为37.9%,而全城市化人口的劳动合同签约率为75%。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专家李炜指出,这些半城市化人口的实际生活是有问题的。比如实际上等於他们拿著农村的新农合(合作医疗)在城市生活,“我们想他们一旦有了医疗上的需求,他们通过什么渠道解决,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同时,失业保险在全社会化人口当中,有22.7%的人拥有,但是在半城市化人口当中,只有不到5%,这个差距也是非常大的。另外城市学校等对农民工子女开放的问题也存在。

财政难以承担投入

米红告诉记者,目前农民工进入城市后,身份很多没有转换,收入和住房等条件没有解决。“其消费也远远赶不上真正城市人的水平。但是解决这部分人的资金太大,国家暂时没有实力,需要未来慢慢想办法解决。”

此前,《中国发展报告2010》曾指出,到2020年先解决2亿人左右的身份转换,以及与之配套的社会福利问题。按照中国当前每个农民工市民化的平均成本在10万元左右。这意味著中国未来每年为解决2000万农民工市民化需要投入2万亿元资金。

上述报告建议,上述2万亿元投入需要由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市场来共同分担。中央政府支付分担5000亿元,主要用於支付农民工市民化的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支出。地方政府承担5000亿元,主要用於支付农民工市民化的廉租房等的住房成本支出。剩余的10000亿元可以通过市场解决。

米红认为,仅仅测算养老金,重庆20年后(2030年)重庆市的养老基金缺口将高达1860亿元。如果算到全国,并测算养老、医疗等更全面,则实际的资金太大,国家和地方财力是难以承受的。

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全国没有权威的测算农民工转为市民的成本,但这显然不是一笔小数字,这个钱光靠国家是不行的,农民需要自己拿出一部分来,比如农民进城不能净身进来,农村的土地等资产是否能盘活,如何盘活可以好好研究。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