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中文网:熔盛重工举步维艰凸显中国经济转型之困

 一位姓李的造船厂工人满脸焦急,他的周围是大量废弃的店铺,此情此景或许能够让人稍微洞悉中国行业产能过剩给政府带来的艰难选择。
 
    46岁的老李说,他在中国熔盛重工集团控股有限公司(China Rongsheng Heavy Industries Group Holdings Ltd., 1101.HK, 简称:熔盛重工)干活。熔盛重工上周五表示,全球造船业大环境给公司近期营运资金带来压力,不得不延迟向供应商及工人付款。公司正在与银行进行磋商,争取对现有信贷安排进行延期,另外公司也在积极向政府及主要股东寻求财务援助。
 
    在如皋这个造船业集中的华东城市,老李站在一家安静的超市里说,他等工厂发工资已经等了好几个月了。
 
    从云南到熔盛重工造船厂来打工的老李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说,如果家里出了什么事,又没有钱,那就一点指望都没有了。
 
    熔盛重工及其工人以及整个如皋造船业陷入的困境凸显出中国政府在实现经济转型的过程中所面临的艰难抉择。作为中国三大造船企业之一,熔盛重工出现的问题可能是对中国政府在经济转型时期是否
愿意让一家大型企业破产的考验。虽然一些行业产能过剩已经威胁到中国的经济增长,但这些行业中的许多企业是用工大户,关乎到社会稳定。
 
    周末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些工人说,上周初部分工人堵住了熔盛重工如皋造船厂的大门,要求公司支付4月和5月拖欠的工资。老李称,许多工人说如果工厂再不支付拖欠的工资,8月份将再次罢工。
 
    熔盛重工一位发言人称,公司一直很重视工人的福利待遇。他不愿发表更多看法。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似乎正在加剧劳资紧张状况。位于香港的劳工维权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表示,今年1-4月中国共发生201起劳工纠纷,数量几乎是上年同期的两倍。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7.7%,增速低于去年第四季度的7.9%。
 
    中国劳工通讯发言人Geoffrey Crothall称,中国信贷紧缩、出口订单减少以及整体经济的放缓造成过去几年劳资纠纷进一步恶化。他指出,一旦工厂没有了订单,最先拿不到钱的往往是工人。
 
    熔盛重工已经感受到了冲击。
 
    熔盛重工如皋造船厂的街对面是一个工厂兴旺时应运而生的小镇,厂里员工最多时有约28,000人。
 
 熔盛重工一位公司代表上周表示,公司目前约有员工12,000人。
 
    周末,造船厂附近一条街道上的商店大多门窗紧闭。还开门营业的餐馆和商店里也顾客寥寥。这些商店中有卖家电的,卖制服的,也有卖火车票的。
 
    四年前搬到造船厂附近的理发店老板于照桥(音译)说,今年店里的生意少了67%,连房租都付不起了。他说,店里生意最忙时有14个员工,现在只剩下他自己。
 
    由于理发店的顾客不多,于老板已经把理发店两间铺面中的一间改成了卖电子产品的小店。但他表示,如果生意没有好转的话,会整个关门。店铺的楼上曾经是熔盛重工的员工宿舍,现在也已经空空荡荡。于老板说,现在只有老鼠还住那儿。
 
    一位姓陈的男子说,造船厂街对面的这间超市是去年9月开的业,他和他的朋友往超市投的钱和从银行借的贷款已经有几十万美元。
 
    34岁的陈先生说,今年年初开始,超市的业务就不行了。附近的夫妻店从3月前后开始陆续关门,如果熔盛重工造船厂关门的话,他的超市也将倒闭。他表示,超市现在就算想招人也招不到,因为超市的大部分员工都是熔盛重工工人的老婆。
 
    一名姓吴的熔盛重工合同工说,他每月的工资在人民币4,000元到5,000元左右(约合650-800美元),现在厂里比以前清闲许多。40岁的老吴说,以前厂里周六周日都要加班,现在周末都放假。
 
    老吴表示,在拿到拖欠的工资之前,他会一直留在当地打一些零工。如果离开这里,再想拿回工资就难了。
 
    而老李已经开始考虑其他出路。他说,如果整个造船行业都不景气的话,他可能会去制鞋厂上班。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