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高位截瘫三十余载至今索赔无果

2011年4月20日,河北村民庞金鹏向CLB发来求救信,希望CLB关注其三十余年来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和痛苦。庞金鹏今年53岁,工伤高位截瘫时年仅19岁。这三十多年来,一直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

在庞金鹏的QQ空间里,记者可以看到主人整理的河北省法律援助机构名单以及转载的脊髓损伤病人间歇导尿术的一篇医学论文和不同节段脊髓损伤的特点等,说明CLB空间主人是个有心人。

CLB记者已经把求救信转给了CLB法律部,希望能够帮助到这名坚持维权三十余载的矿工。以下是庞金鹏求救信全文:

您好!能够得到您的关注感到非常的荣幸。 自从我87年无知的接受了单位领导的恐吓与蒙骗的“好意”后,多年来在申冤无果的情况下,使我所过的日子倍受煎熬,悲惨到了极点。 请情如下:

 一、《不幸的工伤遭遇及被逼“一次性工伤处理(补助)”后,所带来的种种痛苦与绝望 》

我叫庞金鹏(曾用名:庞金喜) 系河北省邱县梁二庄乡焦路村的村民。我出生在一个革命的家庭:父亲是转业军人,母亲是退伍军人(两位老人前些年不幸已病故)。

1975年我到邱县国营煤矿当了名亦工亦农工人。在1977年10月10日上早班时,因煤矿的斜井发生重大的跑罐事故,而不幸被撞,多处严重受伤,最为严重处因致颈椎第四、五、六椎体压缩性骨折而高位截瘫的(由于伤势特重,当时医院告诉父母说:准备后事吧,象他这种情况难以活过7天的,单位把棺材都给合好了)。那时才19岁,从此被撞进了一个了魔难与灾害接连不断的悲惨人生世界里。(北医三院诊断为,属进行性加重型。多年来,还真的体验到了伤情的确在不断的加重着)。

进入1987年时,煤矿为了甩掉我这个包袱,单位领导违心的关爱说:煤矿就要无煤可采了,单位即将倒闭,散了后工伤人员谁还管?等等。在单位领导的“危言与恐吓及好意”的几次关怀下,使我深信了矿领导的“好意”是出自真心对工友的关爱,感到走投无路的我,含着无比悲伤与无耐的泪水和带着对矿领导的深深感激之情(由于不懂法,当时在没有做工伤认定,没有做伤残等级的鉴定,没有依据认何的法律与法规的情况下),接受了“一次性工伤补助(处理)”的协议。自从脱离了可依赖经济来源苦度残生的单位,其后来所过的日子更是生不如死,苦不堪言。

由于我受伤的部位高,失去知觉的面积大(除双上肢仅有一少半的肌肉还存有不大正常的知觉外,以下全无知觉),因而所造成的自身调节功能极差,使得各种疾病与并发症的发生,不但是多而且还是来的特别急且重。多处生褥疮、严重贫血、严重而经常反复发作的泌尿系感染,真是要命的狠毒,一不小心就会酿成致命的大祸。

双下肢肌肉持续性的萎缩着,反弓张形的痉挛与抽搐(有事着急时,你急,它比你更急)时常抽搐的让人难以喘过气来。身体极度的虚弱,时常着点凉翻翻身就气短气喘地憋的慌,而且还是天天着凉。再就是,每天不定时的出现发热与烦燥,烦热上来时,就是再寒冷的冬天也要反复的掀开被子晾了又晾;夏天天气闷热时,就是往身上反复不断的擦凉水、结合着吹电扇、吃滋阴清热凉血的药物来帮助降热除烦都不大灵验,至到降热过了头好长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所以天天会着凉)。

待烦热过后,有知觉的部位和面部开始出现木胀,受过伤的颈部是既酸胀又沉疼还牵扯头脑晕胀,上身有知觉与无知觉的接界处与关节部位出现针刺样的尖疼,以及感冒症状等等的不适。每天就这么反反复复的折磨着,一天当中不知能体现出多少个季节的交替。就这么天天感冒状并伴着高低烧与各种无名的疼痛及不适和烦恼来度日的,好不痛苦与悲惨(为了使亲人能够安心的搞好生产,多增加些家庭经济上的收入,很多很多的痛苦自己都闷在心里)。

一切感染和不适全都靠药物来维持,而且是,低廉药物的毒副作用又往往带来其它的危害和烦恼。可不吃药,就控制不了感染和发烧,有时需要加大再加大药量才有效,简直是成了无边无际的灾害。

没过几年就把单位领导送给的“关爱”用光了。再后来的日子就是债台高筑,孩子失学等一个接一个难关的出现,日子过的惨不忍睹,难得我不知有多少个日日夜夜是含着极其悲伤与无助的泪水睡去又从恶梦中惊醒的?时常被魔难的恶梦惊醒后心慌不止,凄苦万分。

由于经济上的困难,94年临近年关时,因对泌尿系的感染控制不利而使病情恶化,随后全身并发多处脓肿,贫血到3克,高烧不退,呼吸困难,在县医院治疗有好转时,转到邯郸地区医院确诊病情及求治时,被视为不治之症慢性肾衰后期的尿毒症、酸中毒、败血症而拒绝收治。在家人的一再央求下,才免强收留观察,因药物过敏出现了两次休克,抢救过来后就被赶出了医院(不但没能减轻病情反而落下了新的后遗症),可知当时的处境是多么的悲惨?

后来转到乡卫生院继续治疗才得以活命。这次犯病,半年多都不敢睁眼看东西,一睁眼就天旋地转的受不了。

困境中,要不是有亲人在经济上、人力上给予极大的帮助和关爱,以及妻子的不弃不离与无微不致的日夜精心关照,我那能活到今天,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小家早就被单位领导“赐”给的那个“好意”搞的家破人亡了。

由于不懂法、不知情,87年被单位领导的一个“好意”脚一下踢出了可依赖苦度残生的单位。从而给我的肉体上、全家人的精神上、经济上、耽误孩子的上学(没有一个孩子能上满初二的)及前途上等等,所造成的种种损害与损失无法估量。我恨透了截瘫这个大恶魔把我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还牵连全家人受累的悲惨局面。惨!!!

二、《求法无助的绝望》

当2000年我获知煤矿干到1992年才转产,还有几位轻工伤人员(由于人家受伤轻,都能自食其力,不怕单位散了后无人管,在煤矿转产前,拒绝接受矿领导给予一次性工伤处理“好意”的人)不但随转产而转工,接着又转为合同制工人,有的还办理了退休手续享受着退休的待遇。

这时我才意识到,由于不懂法,又不了解当时煤矿的详情和今后的安排(实际上,煤矿早在多年前已做了转产的安排,在县城买了两个厂子),疑惑其87年煤矿领导送给我的那个“一次性工伤处理”的“好意”,可能不是真的“好意”。而是乘人之危,用“好意”来掩盖他们的蒙骗与欺诈行为,诱使我上当后,而被他们顺利的抛弃掉的一个包袱。 经过进一步的了解证实以上事实后,当即向县人民法院递交了一份《申请书》,请求法院依法撤销那个残无人道的非法“一次性工伤处理”的协议时,法院里接待我们的人说:“这事应归仲裁委员会管,由他们来进行仲裁”。 

随后又把《申请书》改送到了仲裁委员会,仲裁人员看过我的《仲裁请求书》后说:“这事早已超过仲裁时效多年,已不能再给予受理时”我的心都碎了……。

被人欺骗后又求法无助的我,感到社会对我是多么的不公平。要不是自己的身体无法行动和家人的极力劝阻,我不但想走上访这条艰辛而困苦的漫长之路,更想躺在政府里要饭吃、要衣穿、要医疗,那怕是要不到饭吃,就是饿死也要死在政府里。活的太难太苦太受罪了,更有自杀在政府里的念头,以示法律的不平而鸣屈。

对于一个因工致重残丧失劳动能力后的人来说,从此将有着相当相当多的疾苦和困难,来伴他们度过残酷的人生慢长之路,就够苦够受罪的了,(其高位截瘫病人的悲惨与痛苦就更加多的多:没人给饭吃就会饿死。没人给穿衣就穿不上衣服。没人给背或抬出去透透新鲜空气晒晒太阳,就起不了床出不了窝,还有更另人头疼与麻烦的大小便失禁。吃、喝、拉、撒、睡、翻身处处需人来照顾),如再给来个“一次性工伤处理”从而断绝了其生活及医疗经济来源上的依靠,那真是要命的狠,比雪上加霜还更加的残酷。多年来,我靠拖累着家庭才得以活命,可知我把整个家庭拖累的是多么的惨重?要不是怕给家庭造成极坏的影响对不起家人,我早就自我了断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 如不是上当受骗或被逼无奈,谁能自愿?谁又会自愿的去选择一条自断其经济来源上的绝望之路?

我的种种不幸遭遇及痛苦之极,用语言和文字都难以表达的详尽。现在已是54岁的人了,人一年更比一老,身体一天更比一天弱,其各种疾病及并发症的发生,也在一天更比一天的增多和加重着,因而其各种担心和后怕也越来越多。可这样半死不活的拖累着家庭,不知何时是尽头?

渴望在各界爱心人士的关怀下,使我所蒙受的重大冤屈早日得以申雪为感。

深深的感谢!

求助人:河北省邱县庞金鹏

-0-

几天后,庞先生又发来了可以证明他与邱县煤矿劳动关系的《因工致残协议书》:

当2000年我清楚的意识到,1987年单位领导送给我的那个“一次性工伤处理(补助)”的“好意”可能不是真的“好意”时,找原煤矿矿长王金栋时问他:当时给我做“一次性的工伤处理”的目的是什么?是根据国家的什么法律或条例给办理的?不是说,单位撒了后工伤人员就没人管了吗?为什么所有没接受“一次性工伤处理”的工伤人员都能随着转产而转工?等等。问得他哑口无言,他只是说:我再好好想想再给你答复吧。

过了几天再次问他时他确说:我不懂法也不知道这方面还有法律的规定。其它问题吗时间太久了,详细情况我已记不清楚了,煤矿解散时的财产都归了县经委,以后再有事就去找县经委吧,煤矿卖东西的钱都归了他们。

才几年的事情就记不清了,明摆着是什么都不想说。

现我手中维一能证明我是邱县煤矿的亦工亦农工人(或工伤人员)的证明,就是一份公证处公证过的《因工致残协议书》和其他人证。

现把《因工致残协议书》的详细内容摘录下来给您发送过去,供了解。

详情如下:

《因工致残协议书》

邱县煤矿为甲方;
庞金喜为乙方(庞金喜是我以前的用名,现用名庞金鹏)。
经甲、乙双方充分协商达成以下协议:
一、乙方庞金喜 男 30岁,系邱县梁二庄乡焦路村人。1975年入矿当亦工亦农工人。于1977年10月10日因煤矿斜井跑罐被撞,造成下肢瘫痪至今已10年,日常生活仍不能自理。
二、甲方对乙方致残做了大量善后工作,处理意见:给乙方做一次性工伤补助23500元(包括医药、治疗、护理、衣食等有生之费用)。
三、工伤补助费支付方法,分五次,第一次1987年10月底付5000元,……,1988年底全部付清。如逾期不交,迟付一天罚款10元。
四、本协议自公证之日起生效,协意有效期至工伤补助费全部付清之日期协议到此终止。
五、本协议在有效期间,甲、乙双方应同共信守,认真履行,如单方不执行违者,向对方偿还违约金5000元。
六、本协议一式三份,甲、乙方各一份,公证处一份。
邱县煤矿:高付群(他是当时煤矿的法人代表,前几年已退休回家)。
本人:庞金喜
父:庞安学(我们叁人都在协议书上按有手印)
(87)邱证字第0067号
兹证明邱县煤矿的代表人高付群与亦工亦农工人庞金喜,于1987年10月15日签定前面的因工致残协议合同契约。
河北省邱县公证员:马峻岭
一九八七年十月十五日。

我们全家都非常非常感激您的关怀。渴望在您的关怀下,使我的工伤待遇问题早日得以解决为感。谢谢!

求助人:庞金鹏
-0-

4月25日,庞先生向CLB记者发来了他关于一次性赔偿重工伤及申诉、仲裁时效的看法和建议:

《个人简介与“建议”》

我叫庞金朋,系河北省邱县焦路村民。1975去邱县国营煤矿当了名亦工亦农工。于1977年10月10日上早班时,因煤矿的斜井发生重大的跑罐事故,而不幸被撞致重残高位截瘫的。

进入87年时,单位领导为了甩掉我这个包袱,在他们的“恐吓与好意”的蒙骗下,感到走头无路的我,被迫接受了“一次性工伤处理”的协议的“好意”。

自从脱离了可依赖经济来源苦度残生的单位,其后来所过的日子更是生不如死,苦不堪言,悲惨到了极点。

 对一至四级失去生活能力的重工伤人员来说,其国家的“一次性结清工伤长期待遇”的实施,在国家还没有制定出,年年给予与社会经济的增长及物价的上涨或工伤人员待遇的提高相持平“经济补偿”上的立法保障下,使这些人的生活和医疗水平被永远的固定在一个过去的年代里。

对于一个因受重度伤残高位截瘫的拖累,所引发的众多疾病及并发症的人员来说,其医药费用的开支高的可怕,可在这物价飞涨的时代,其“一次性结清工伤长期待遇”给的那点“死钱”又能维持几年?多年来,相我们这些老工伤人员的生活及医疗所需,只有靠拖累家庭才能得以活命,可知我们把整个家庭拖累的是多么的惨重?对于那些没有家庭可拖累的,又去拖累谁呢?还不是只有死路一条。因而不知有多少个不幸的家庭因不堪经济上的重负,而落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太悲惨太可怕了。

临时工,大多是贫穷的农民。背井离乡远离妻儿父母老少,过着牛郎织女般悲伤及心酸的生活在全国各地最危险、最脏、最累的地方不辞辛苦,披星戴月的劳作着、奉献着,确拿着微薄的经济收入。工作中一旦发生重大的人身伤残事故,确得不到长期的生活及医疗上的保障,将会被“一次性结清伤残长期待遇”的悲惨。能拿到伤残赔偿金的算是幸运的,可有的人,确什么也拿不到,悲惨之极。

我个人深受“一次性工伤处理”之害。今后为了使一至四级重工伤人员不再有“一次性结清工伤长期待遇”之灾害。结合我的不幸工伤遭遇,整理了几条建议,渴望能够得到国家各级领导及各界爱心人士的关注。

建议如下:

 1、《从今往后,为了使一至四级丧失劳动能力重度伤残的工伤人员,不再有“一次性结清工伤长期待遇”之灾害,有生之年不再为生活、医疗、护理等等费用其经济来源上的担忧和后怕》。

建议国家:坚决杜绝与制止,其认何单位或个体雇工户,不得以认何的方式和方法,再给予一至四级重度伤残的工伤人员“一次性结清工伤长期待遇”的实施。

2、《为了使一至四级丧失劳动能力的重工伤人员,在全国各地都能长期的享受到全国统一的工伤保险待遇的保障》。

建议国家:尽快建立“全国重工伤统筹统保”机构。使一至四级重工伤人员,在全国各地都能享受到长期的工伤保险待遇的保障。(现在国家的电子计算机网络及通讯技术的发展已相当先进,国家对一至四级重工伤人员,实施全国性的统筹与统保及统管,应该不再是难事)。

3、《对那些没有给工人缴纳社会保险费及工伤保险费的单位或个体雇工户,因事故发生一至四级重工伤的单位》。

建议国家:由国家的“全国重工伤统筹统保”部门,强制其用人的单位缴纳一定数额的社会保险费与工伤保险费及罚款后(或把“一次性结清伤残长期待遇”赔偿金的全部,转移到“全国重工伤统筹统保”部门的账户上),把受伤者同样纳入到全国的重工伤统筹统保的范围之内。来体现社会主义国家对弱势者的持久关爱。

 4、《对以前其各种原因被迫(逼)接受了“一次性结清工伤长期待遇”的一至四级丧失劳动能力重度伤残老工伤人员的长期生活及医疗上的障问题》。

 建议国家:对结算期未满的,年年给予与社会经济的增长及物价的上涨或工伤人员待遇的提高相持平“经济补偿”上的立法保障。使这些重工伤人员的生活与医疗水平能够跟的上社会经济的发展;对结算期已超过15年的,给予恢复其新的工伤待遇,并纳入到全国老工伤保险统筹管理的围之内。使我们这些多灾、多难、多种疾病及并发症缠身、丧失生活能力重度伤残的老工伤人员,也都能时时刻刻的体会到,新社会、新时代所赋予的美好幸福生活与未来的美好向往。 再也不要把我们成为永远被社会遗忘的角落。

目前工人的工资已是20多年前每月只有几十元工资的几十倍,就因为我们丧失了劳动能力,而又被逼无奈的接受了“一次性结清工伤长期待遇”的协议,从此以后,国家每次提高工人的工资或伤残人员的待遇时都与我们无缘,这与社会经济的发展相比是多么的悲哀与不协调的残酷现实?为什么呢???我们生活的实在太苦太惨太悲伤了。如不是被逼无奈,谁能自愿、谁又会自愿的去选择一条“一次性结清工伤长期待遇”,自断其今后的生活及医疗经济来源上的绝望之路?

渴望在国家各级领导及各界爱心人士的关怀下,促进国家尽快进一步的完善《社会保险法》,修正或删除一些不切合广大人民群众长远利益部分。从而使每一个中国公民,人人享有平等的社会保障制度;使每一个中国公民的冤屈在知情后,随时都能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尊严或使其多年的种种冤屈得以申雪。谢谢!

-0-

《建议国家尽快删除申诉、仲裁等法律条文中所规定的时效上限制的规定》

渴望国家对法律、政策、条例等等法规中所有不切合广大人民群众长远利益的部分予以修正及删除。

建议国家:首先删除申诉、仲裁等法律条文中所规定的时效上限制的规定。

删除后,可使每一个中国公民所蒙受的种种冤屈在知情后,随时都能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尊严或使其所蒙受的多年种种冤屈得以申雪。从而给欺诈人者、执法犯法者、投机取巧者等等坏人的不法行为以应有的法律打击与制裁,使他们的阴谋得成随时都在法律的打击之下而使其破灭。

这样作的结果,其常年到处喊冤告状的人、持械寻仇报复的人、围堵政府解决问题的人是否会越来越少?其藐视法律的人、欺诈人的人、蒙骗人的人、执法犯法的人、投机取巧等等的坏人是否也会越来越少?社会的秩序是否会更加稳定?国家的富强是否会更加快捷?

其有利于社会的益处是否还将会有很多很多?

(完)谢谢!

建议人:河北省邱县一个因工致高位截瘫,蒙受了20多年重大的工伤冤屈,而求法无助的人 庞金鹏

通讯地址:河北省邱县梁二庄乡焦路村
联系人:庞金鹏
电话:15833404371
邮编:057450


以下“全国劳工维权个案地图
正在不断完善中,旨在向读者宏观地展示CLB参与的劳工诉讼案件: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CLB劳工维权个案地图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