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爱普生五千人不满迁厂集体罢工

星岛日报讯 深圳一家日资工厂的约五千名工人因不满厂方的迁厂决定,及不甘签订削减福利的新合同,於「七一」的前夕展开罢工抗议行动。据悉,厂方目前已同意按规定给予工人补偿,但有部分一线工人的补偿尚未谈妥。

根据网民上传到「奥一论坛」上的现场照片显示,发生罢工的是位於深圳市福永的日本爱普生技术(深圳)有限公司下属一间工厂,该厂专门从事手表的来料加工。罢工的导火线是原厂员工被转给另外一下属厂家,这些人被要求重新签订合同。之前的工龄和以工龄计算的福利统统被取消,导致员工强烈不满,因此全体罢工,连中方的管理高层也参与了。

罢工发生后,厂方同意按照国家规定给予补偿,「有部分工人好像复工了,但一线工人的补偿还没谈妥,所以罢工仍在继续。同时有防暴警员和一些社区工作人员在工厂监督复工的工人干活,说是怕员工砸机器。」

爱普生是日本有名的数码科技企业,主要产品中以列印机市场占有率最高。该集团在全球设有106家公司,员工总数超过7万。爱普生(中国)有限公司成立於1998年,总部设在北京。目前爱普生在中国共有17家制造、物流、销售及研发等机构,员工超过2万。

此次深圳罢工,只不过是中国近期群体性事件中的又一次,起码从目前传出的消息来看,既没伤亡也没暴力冲突。相对於不久前广州增城的持续多日的骚乱和潮州气氛紧张的冲突,算不上特别激烈。英国《金融时报》日前曾撰文指出,目前尚不确定,抗议的数量和激烈程度是否正在上升,但此类事件的消息正通过电脑和手机传播开来,这是中国审查机构尽很大努力却难以控制的。

有看法认为,局部抗议活动如果在全国范围内蔓延,将对中国政府构成严重威胁。这也是中国政府自己的结论——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将此起彼伏的抗议活动归咎於:大约1.5亿农民工被边缘化,为过去30年的经济迅速增长出过力、流过汗。报告称,这些农民工受到歧视,如果处理不当,将严重威胁到稳定。三年前的北京奥运,中国展示了国家机器的强大力量——连天气都能控制。但现在,难以控制的是通胀,食品价格正以每年10%以上的速度上涨。政府正试图通过加息和收紧信贷来控制物价,但这有可能抑制经济增长或戳破房地产泡沫。

导致民怨产生的第二个根源在於对土地的恶性争夺,而土地「私有化」是中国财富创造过程的核心。地方政府的大量收入都来自於将农田或住宅用地转化为商业用途。腐败官员将其中部分收益中饱私囊。与此同时,居住在这些土地上的人们往往会被强迫拆迁,补偿款还经常被骗走。

第三个原因是愿意为微薄薪水工作的农民工供应正在放缓。那些来到城市的新一代农民工,有著比自己父辈更高的期许,以及更强的议价能力。

以下是CLB制作的2011年中国工人群体事件地图: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2011年中国工人群体事件地图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