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父子讨薪被打伤欲跳楼,包工头称跳也白跳

大河网讯 农民工去工地讨要工资,其父被包工头打破头。报警后,事件迟迟无进展。多次讨要无果,该农民工一怒之下跳楼以示抗议。事发后,包工头竟称:跳楼也是白跳,你们告吧,我们有关系,我们不怕。

民工父子讨工资被打伤

2011年6月22日上午,王胜利带著儿子王帅斌去位于中原区陇海路与桐柏路交叉口的中原新城8号楼工地去问包工头张某要工钱。工钱共计3万多元,之前已讨要多次,但都没有结果。

双方一见面,因工程数量、质量问题和工钱发生了口角,包工头张某称王胜利父子干的活不合格,不愿意出工钱,双方发生撕扯,包工头张某用砖块将王胜利的头部砸伤,血流如注,头部伤口2.5cm ,大拇指伤口2.0cm 。王帅斌肘部等有多处擦伤。

包工头妻子看此情景,拨打了 120、110,后建设路派出所的民警出了现场,将伤者送到了省第三人民医院,案件后由建设路派出所治安二中队朱晓兵警官负责处理。

伤者到医院后,朱警官去过一次,称让双方都看病,自己商量,留下了一个治安二中队值班室的电话后离开。

王胜利父子在医院治疗期间,包工头张某始终未出现,朱警官也未做任何先期调查处置工作,未对当事人做任何询问材料,未对现场进行勘察走访,未对涉嫌故意伤害的嫌疑人张某采取任何措施,更未告知王胜利父子开诊断证明,以至于第二天让医院开诊断证明时费了很大周折。

6月23日上午,王胜利父子联系朱警官留下的电话,电话里一女子接电话称联系朱晓兵警官,但直到10点钟也未任何结果,更没反馈任何信息。当天上午10时许,王胜利父子一起来到治安二中队,让值班人员联系朱晓兵警官,称其在东区上任务,明天再说。

王胜利父子称无钱看病,要求派出所抓紧时间处理,再三催促下,值班室联系了当日带班领导张指导员,张指导员称他们先调查一下再说,王胜利父子称要求立案,做法医鉴定,张指导要医院的诊断证明,王胜利父子给他后,张指导开具了法医鉴定委托书,然后王胜利父子去五院做了法医鉴定。并于13时左右将法医鉴定回执单送到了治安二中队,民警称“你们先回去,等电话通知处理”。

6月24日上午,建设路派出所治安二中队通知王胜利做笔录,王胜利去了派出所做笔录,王胜利提出要求拘留嫌疑人张某,办案民警说:“你的伤情构不成轻伤,不能拘留”。

朱晓兵警官后去工地找到王胜利父子,称要双方自己调解,让双方互不追究打架,你们的医疗费自己解决,让双方丈量工程数量,让包工头再扣500元工钱后给他们结工资,以后互不追究。

王胜利父子当时想,只要工钱给了就算了,并不想再说什么。

讨薪多方求助无果一怒跳楼

6月25日上午,包工头和王帅斌开始就工程数量进行丈量,丈量过程中,包工头张某又克扣工程数量,王帅斌称这样不行,包工头张某称有事情就离开了,双方停止丈量,包工头一方称有事丢下工具走了人。

王帅斌给朱晓兵警官打了一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朱警官接后让双方自己商量,再打电话,他就不再接电话了,王帅斌寻求助未果后给其父王胜利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很生气,说包工头欺负人,问他要工资,不但不给还打人,打人了派出所还不处理人,自己解决不了问题,不想活了。

6月25晚上,王胜利在亲戚家吃过晚饭,想著去看看王帅斌,因为在家里工人们都逼著他要工资,他不敢回家,也怕他出事,就去工地看看王帅斌,准备开导一下。

可是到工地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王帅斌从工地二楼跳下,后被送到了省三院治疗,双腿脚踝开放性骨折错位,全身多处骨折。

从王帅斌跳楼一直到6月26日早上,主管此案件的民警朱晓兵从未出现,未过问过一次。直到现在,包工头张某仍逍遥法外,建设路派出所仍未对包工头张某采取任何强制措施。而且,当晚包工头一方到医院还称:跳楼也是白跳,你们告吧,我们有关系,我们不怕。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