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货车司机车祸亡 陷劳动关系认定黑洞 行业工会称“没能力作为”

2022年11月29日

10月9日,申通快递一辆大货车从四川成都市简阳市出发前往广西南宁市,途经厦蓉高速资中县高楼镇。清晨8时左右,大货车车后部突然起火,司机何小钦和同事罗某下车扑救时,遭身后一辆货车撞击,两人不幸身亡。

而这两名司机的时候却面对着多数平台经济工人遭遇人身意外时的共同问题——公司以极端苛刻且不公平的合同拒绝承认二人的劳动关系,也就令他们的死亡难以经过工伤索赔。中国劳工通讯先后将电话打给了属地工会和千里外工人家乡的工会。其中“属地”的天府新区工会态度极端傲慢,并不断推卸责任;而来自工人家乡的内江市总工会,则态度积极,一问一答之间虽然是寥寥几句,但已经显示出了工会破除形式主义沉疴的可能性。


根据媒体大风新闻报导,司机何小钦身亡后,家人聘请四川成都律师冯沁涓找到位于成都市天府新区新兴街道办事处的四川申瑞运输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四川申瑞),称他是该公司员工,要求根据相关规定赔付。

何小钦家人在诉求中写道:“他在申通工作近6年,与同事相处友好,根据调取的他的社保缴纳证明资料显示,2019年1月至2021年5月,由四川申瑞为其购买五险,自2021年6月起,四川申瑞让他自行购买养老保险。” “何小钦与罗某共同为申通货运司机,穿着申通的工作服,接受申通管理和调度,驾驶申通的货运汽车,使用申通提供的劳动工具,何小钦向申通提供劳动换取酬劳,每月工资构成为底薪加提成。

不过,10月25日,当大风新闻记者致电四川申瑞时,公司表示何小钦和罗某并非其直属员工,他们与公司是合作关系,然后匆匆挂断电话。其后,记者调查发现,于今年10月1日,四川申瑞要求何小钦鉴署一份《服务承揽合同》,显示甲方是位于福建的厦门邦芒企业服务有限公司,乙方是厦门市湖里区何小钦邦芒货物道路运输服务部。简而言之,丈着这份承揽合同,四川申瑞把工亡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就此,中国劳工通讯致电了四川省成都市快递工会联合会的上级工会成都市财贸轻化纺工会、内江市总工会、天府新区工会办事处了解情况,希望工会出面作为。

A truck driver on a highway in China carries goods

图片来源: humphery / Shutterstock.com

一纸承揽合同不能否定劳动关系

何小钦签订的《服务承揽合同》,写上“乙方与甲方之间是平等主体间的承揽合作关系,双方及甲方与乙方经营者之间不存在劳务、劳动关系,乙方及其经营者同意不向甲方提出任何与劳动关系、劳务关系有关的主张,放弃包括不限于提起仲裁、诉讼等的权利。” 

为了撇清劳动关系,合同要求乙方“自行解决所需要的必要工具和设备,也可租赁甲方或第三方提供的工具和设备”。而且在劳动过程中,“乙方的人身、财产安全及相应的责任/后果均由乙方自行承担,乙方承揽甲方项目期间,甲方可以根据双方之间的协商结果为乙方购买意外伤害险,或由乙方自行购买。”“所有乙方雇佣的驾驶员产生的任何劳动、经济、侵权纠纷、受伤(工伤)补偿及费用垫付等均由乙方负责并由乙方承担所有责任。”

不过,一纸合同并不能抹消双方劳动关系的事实。 《中国新闻周刊》引述山东崇真律师事务所律师鲍泽宇,认为两者之间存在劳动关系。鲍律师根据《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指由于用人单位符合法律上的主体资格、受用人单位管理安排劳动,而且劳动者提供的劳动述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因此具有事实上的劳动关系,死者家属可按照工伤索赔。

《中国新闻周刊》采访到的车队长臧耕耘亦表示,何绍清、罗海生前所在的“西南车队”由四川申瑞、简阳申瑞、重庆申瑞三个主体公司组成,他负责统一管理,厦门邦芒企业服务有限公司为四川申瑞运输服务有限公司提供业务外包服务。

一位车长司机亦补充,他们在签订合同上没有任何选择权,“不接受就走人”。由此可见,整份合同的签署带来强迫成份,是为了掩饰事实上的劳动关系而制定的。

致电天府新区工会 再现属地和上级工会的卸责循环

中国劳工通讯针对此事首先致电四川申瑞注册所在地的天府新区工会。据四川天府新区党工委党群工作部2021年发布的工作计划,工会将着力抓好群团“三项”目标,全面落实市总工会目标要求,推进货车司机、快递小哥、网约送餐员等八大群体建会、入会。

据此,我们认为这次申通快递货车司机工亡事件,是天府新区介入的好机会,展示工会组织货车司机的决心和成绩的时机。我们先联络上新兴街道办的工会工作人员,但工会对货车司机的工亡事件回应并不积极。

CLB:想问工亡货车司机的家属有没有来工会求助?

工作人员:现在没有家属过来求助。

CLB:《中国新闻周刊》和其他媒体都广泛报道,工会有没有看到?

工作人员:你是哪个部门?

CLB:我们是中国劳工通讯,关注工会改革,去四化、增三性,更好的代表职工权益,特别是八大群体和新就业形态工人入会。

工作人员:我给上层工会联系一下给你答覆吧。

CLB:工会改革不是属地的吗?四川申瑞是注册在新兴街道……

工作人员:他们注册地在这,但实际经营地可能不在这,你给我留个联络方式吧。

从以上对话可知,虽然四川申瑞货车司机的工亡事件已经发生近半个月,但工会工作人员并不了解事情。而且,当中国劳动通讯告诉职员工亡事件,工会并不是第一时间了解状况,并联系公司了解情况,反而是要联络上层工会。这就是说,一方面天府新区工会口头表示要落实市总工会目标要求,但另一方面真的要执行组织货车司机时,又不作为,要请示上级。这不禁让我们联想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批评干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时候所说的话:“口号喊得震天响,落实起来轻飘飘”。地方工会这种没事就喊喊口号吹嘘下目标,有事反而请示、推卸给上级的情况,实有必要解决,不应总是留在官僚制度汇报和领受文件的怪圈。

及后,中国劳工通讯直接联络到天府新区工会办事处,对方听过事情大概后,直接挂电话。党群工作部和社会事业综合服务中心没人听电话,工会协助工亡工人家庭的意愿和能力令人怀疑。

快递行业工会联合会成立4年 不介入工人维权事件

由于属地的工会没有作为,中国劳工通讯致电快递行业工会联合会的上级工会成都市财贸轻化纺工会,尝试了解工会是否会出面介入这起货车司机的工亡事件。结果同样令人失望。

CLB:司机在送货过程中遇难了,公司不承认劳动关系,快递行业工会能一步到位,直接介入个案里面吗?

工作人员:肯定不行的,它企业没有工会,不能脱离企业本身解决问题。

CLB:快递行业工会是否能到四川申瑞了解有没有企业工会?如果没有就组建工会?

工作人员:这个…应该是职工家属或职工本人出面协调,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CLB:两位职工已经遇难了,货车司机居八大群体首位,工会是否有切入的角度?

工作人员:问题是多方面的…

CLB:两位司机被劳务派遣了,申瑞运输公司是在成都注册的,劳务派遣公司是在厦门的公司,厦门的公司让货车司机签业务合同,在这种情况下,货车司机怎样加入工会?

工作人员:你问一下属地的工会吧。

情况已经相当明了:所谓的“属地工会”只是一句空话,正如“联络上级工会”也是一句空话,工作人员连口中的属地工会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在连番追问下,工作人员表示“成都市没有统一的快递员工会,成都市快递员工会联合会也只是吸收成都市一部分的快递企业,不具备那个能力。你不能成都市快递员出什么问题都找工会联合会,工会联合会没有那个职能。”

这种以一个问题取消另一个问题的工作做法十分有害。事实上,快递企开立新的分公司和网点的容易程度和速度,远超于工会的扩张能力。如果按照工会工作人员的思路走,吸收了所有企业才算有能力协助工人的话,则工会大部分时间都可以置身事外、无所作为。

今年7月,成都市快递行业的行业方、企业方代表和工会方、职工方代表进行了平等协商集体谈判,“就劳动报酬、工作时间等9项问题展开激烈讨论,对集体合同草案上的福利待遇、劳动安全卫生等7项内容逐一沟通后达成共识”。从工会职员的态度可知,这样的集体合同不会有什么执行力,因为当真正有工业伤亡事件发生,工会的反应并不是引用集体协议联络企业,而是表明工会没有能力行动。

创造条件 内江市总工会表现正面

最后,由于工亡的工人来自内江市资中县太平镇,中国劳工通讯联络上内江市总工会,讯问工会是否能够协助遇难工人家属。这次,工会的回应主动,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跟法工部部长报备,对方会处理这个事情,并感谢我们提供资讯,将会向四川申瑞公司了解情况,并联络家属律师,过程简洁流畅。

四川申瑞快递公司利用承揽合同,掩盖与工人的劳动关系,承揽的公司又是注册在另一个省份,令情况的处理复杂。但内江市总工会工作人员的态度正面,表示会主动了解情况,已经踏出处理问题的重要一步,给遇难工人的家属带来支持。

中国劳工通讯希望指出的是,工作人员所谓“要联络属地工会”、“快递工会联合会发展不成熟”等等说辞,并不构成不作为的理由。在工会八大群体工会的组织以及工会改革的过程中,必然存在发展不成熟和条件欠缺的情况,工会需要做的正是创造条件,正如内江市工会的表现一样。

在快递行业竞争激烈,加上中国经济整体下行的时期,企业有更大的倾向将车队外包,撤除跟工人的劳动关系和压低经营成本,工会更应该认清形势以及发展的重要时机,保障快递工人和司机们的利益。

 

标签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

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