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业工人今年发起上百起罢工,抵抗延续一年多的价格战

2021年,中国劳工通讯的工人集体行动地图收集到的快递员罢工事件破纪录的多。

去年新冠疫情后,许多报导提到快递业内部重现激烈竞争。为应对新一轮的价格战,各快递网点被总部持续压价,骑手们的工资被压低甚至出现欠薪,快递员全年共发起至少31次罢工、抗议。不少网点因为骑手停工而货物堆积如山,这在去年“双十一”前曾引起广泛讨论。

到了今年,快递员讨薪的罢工事件(截止到十月)已经急增至134起,其中韵达网点录得欠薪罢工37起,百世快递20起,申通18起,圆通10起,中通8起。罢工集中在广东、江苏、山东等沿海省份,以及湖南、河南两省。

疫情后价格战的战火

自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快递行业的变动和竞争几乎没有停过。去年3月,中国快递协会便表示,由于节后复工人员短缺,返回工作岗位的员工在隔离期间不能上岗,使快递行业的运作产生不少困难。分拨中心和快递站点无法正常运行,却仍要缴付房租、归还贷款、支付工人工资,由此产生现金压力,员工工资便首先被牺牲。

2020年5月开始,快递企业为了弥补早前的损失,重新开始削价竞争。快递企业总部便通过低价策略来布局网络,抢占市场以增加收件量。这导致一方面,站点的派费被总部压低;另一方面,不少站点还收到总部调高收件任务的规定,如站点完成不了指标便要受处罚。 《物流时代周刊》引述一位河南乡镇快递代理点表示,从5月开始,乡镇代理点与承包区的收件量(从商家收取快递的数量)不可低于当月派件量(派送快递给消费者的数量)的5%,6​​月递增到7%,10月递增到15%,未达指标者按照未完成票数以3元每票处罚。

2020年10月,进入中国市场7个月的新快递公司极兔速递首次获得关注。由于极兔不断鼓励其他快递企业的加盟商同时为其收派快件,行内俗称“蹭网”,通达系(即指圆通、申通、中通和韵达等浙江省背景的公司)的快递企业宣布要将其封杀。另外,极兔的低价策略也开始为人所知:当时义乌通达系企业派费约在1.7元以上,极兔把发货价压到1.4至1.5元,同时又提高快递员的待遇,加上大量来自电商拼多多的货单,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

到了2021年3月,新一轮的价格战终于再次爆发。百世快递首先降价,重量0.3公斤以下的包裹降至1.3元。极兔于是马上把价格拉低至1.05至1.1元。到了4月,一些极兔的网点派费已经被压至低于1元。为了抑制炽热的价格战,义乌邮政管理局曾以“低价倾销”对极兔、百世进行处罚,要求他们整改,关停持续三天。 4月22日,浙江省政府审议通过了《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草案)》,规定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

然而,全国其他地方的低价竞争仍然继续。根据《搜狐财经》报道,一家在东北的极兔网点负责人5月时面临了第四次降价,平均到手派费已经从每票1.44元下降至0.95元。该负责人尝试向工人施压,要求将工人派费下降至0.8元,但遭到部分快递员拒绝。西北某县极兔网点的派费同样从1.2元降至0.9元,快递员的派费则被成功压至0.8元。

现在,新一轮的价格战已经短暂停止。今年8月底,为响应国家七部委发布的《关于快递员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中通、圆通、申通、百世、韵达、极兔等纷纷表示,自9月1日起,全网快递员派费每票上涨0.1元,以此改善快递员的收入水平。随着双十一接近,快递企业再次调高派费,用以稳定网点和工人。

经过此轮价格战后,资本吞并聚合,一些快递企业似乎已经收到了想有的效果。 2021年9月23日,彭博社报道,百世集团正考虑出售快递子公司,估值或达到10亿美元。极兔速递总部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公司投资业务等部门正在与百世集团进行接洽收购事宜,但并未敲定最终方案。

工人抵抗价格战影响,罢工数字急增

在持续一年多的价格战中,各地快递员一直不断对下滑的派费和欠薪的站点发起抗议。从2021年2月起,快递员的抗议一直增加,由2月的3起,一直增加至7月的28起,8月收录到的事件短暂减少后,又增至9月的30起。其中有一些罢工事件是源于消费者发现快递逾期不到因而在网上揭发快递员罢工,这些事件的记录没有工人方面的口述。不过,工人的集体行动毫无疑问是随着价格战的持续而不断增加。

由于派费下降,大部分快递企业加盟商的利润空间被严重挤压,不少网点出现亏损和资金流问题。因此导致工人被欠薪,讨要拖欠工资成为工人罢工的主要原因。 7月25日,上海黄埔区的快递点停摆便是此类罢工的一个典型。据《劳动报》报道,当区一快递点拖欠多名快递员2个月工资几十万元。老板“跑路”,工人的住宿、买药、吃饭都出现问题,故而快递员发起停运抗议。然而,即便上海黄浦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介入此事,站点老板却以“不在上海”和“公司倒闭被总部收购”为由拒绝接受调查询问。劳监大队只能要求总部负责人处理。最终,总部代该站点清偿了25名“快递小哥”的劳动报酬36万余元。

除了拖欠工资后“跑路”的套路,一些站点还加大对工人的惩罚来变相减低工人工资。 2月5日,湖北省武汉市一位快递员向媒体反映他与其他工人原来被拖欠工资100多万,但站点却罗列一堆罚款,反指工人倒欠网点100多万。工人鲁先生表示,站点罚款通常会在隔天发出,以此警告工人,但他从未收到过任何明细,他自己承认的罚款约在6、7千左右,但站点列出的则有39万。他指这些所谓的罚款是区公司向站点发出,站点则打算将其转嫁给工人,甚至打算以此威胁工人,让工人接受“两不相欠”的结果。对此,邮管局已责成省区公司核查,但未知结果。

快递员频繁抗议,中国工会仍未出面代表工人

经历了为时一年多的价格战,虽然快递行业在9月起开始调高派费,“双十一”前又再一次调价,但工人对此反应相当冷淡。一来,派费持续的下降已经造成工人的损失,现在的调价只是逐步回到之前的工资水平,二来网点的罚款并未取消,工人的劳动报酬随时可以被资方扣走。

一名快递员向媒体描述了工人动辄得咎的情况︰“一到下雨下雪天,网点就容易瘫痪。因为天气原因送不完的,就强行让我们签收。如果被客户投诉,就是虚假签收,罚款起步是500元,但不签收也罚我们,因为网点每天要统计时效,到点达不到时效,又有罚款。”

在快递业价格战和苛刻的劳动条件下,那些不太愿意抵抗的工人选择离职。工人们指出,每月的罚款太多,导致快递员工作积极性不高,“他上个月被罚了2000多,我被罚了700多”。愈来愈多工人的离职,更造成行业内的恶性循环,“如果走一个人,我们还能分担分担,走了三四个,没办法分担,我们自己的件都忙不过来”。 2020年,中国快递员从业人数达到了近400万人之多。但快递物流人员主动离职率攀升至33.1%,这个数字成了所有工种里的最高值。

当下快递员对价格战的抵抗都是工人自发的行为。工人不能停止企业价格战的进行,但他们以停工罢工等方式来抗议资本竞争对工人的损害。不过,工人罢工发生后,介入的仍然是地方政府劳动部门或主管邮政物流的政府部门,各地工会并没有在组织工人讨薪、反对罚款制度等事件中积极介入代表工人的利益和老板谈判。不少地方新成立了快递行业工会或者新业态行业工会联合会,但快递行业的集体协商仍然未能反应工人真实诉求,快递行业的劳动条件与工人保障仍然有待谈判提高。

事实上,快递行业每一次的价格战都将促使资本的吞并和聚合,同时打击工人的生计。不少报道已指出快递行业有“上半年打价格钱,下半年一起挣钱”的潜规则,这意味着快递业资本的竞争在明年还会以新的形式再度出现。中国工会不应该因即将到来的双十一等短暂的网购潮而错误地以为快递行业仍能保持兴盛,反而应该在暂时的“停战”期积极组织工人并代表工人和企业集体协商,保障快递行业工人的利益不在下一次的价格战中受损。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