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 第10/10个案例:柳州碧桂园欠薪

工人罢工了,工会在哪里?

罢工事件: 2019年1月31日,广西省柳州市,碧桂园拖欠建筑工人工资,工人拉横幅讨薪

致电详情

我们致电给两个地方总工会:

——柳州市总工会(办公室)

——城中区总工会(办公室)

地方总工会对罢工事件的参与:

工会改革:去除“四化”和增强“三性”

去“四化”方面

我们联系到柳州市总工会和城中区总工会,工会工作人员均接听了电话,工作态度不错,贵族化问题改善良好。

柳州市总工会的工作人员称工人被欠薪维权应该联系法律信访,随即提供了社会联络部的联系方式,但该电话无人接听。

城中区总工会的工作人员并不了解发生在本地的建筑工人讨薪事件,并建议找人社局询问详情。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虽然也不了解此事,但询问信息渠道是哪里,认为“这边没有发生这个欠薪的情况”,对于信息的真实性存疑。

柳州市总工会的行政化、机关化仍然严重。

城中区总工会的行政化仍然存在。

增“三性”方面

从城中区总工会工作人员的谈话中,我们没有感受到对工人的阶级感情(欠缺政治性),没有感受到工作人员对工人实际工作生活状况的了解(欠缺群众性)、没有感受到工会工作人员有能力和意愿代表工人通过谈判维护和争取权利(欠缺先进性)。

点击查看对话中与增“三性”相关的内容

观察和印象

被欠薪的建筑工人在集体讨薪维权之前以及过程当中,都没有向工会求助。

城中区总工会在本次发生欠薪维权事件时,正好在涉及的碧桂园工地附近举办暖流活动,但并没有工人找到工会求助,工会也没有接到这方面的举报或者投诉。看起来,工会工作并没有得到工人的足够重视。

城中区总工会提出,讨薪事件通常都是人社、劳监部门处理。工会建议去询问人社局,他们才“具体管拖欠农民工工资”。有政府部门负责,工会对于解决劳资纠纷的作为空间不大。

城中区总工会把自己当作劳资以外的第三方,而非劳方的利益代表者。对于劳资纠纷的处理,工会仍然沿用等待工人上门求助的工作作风。“如果接到相关投诉或者维权要求”,工会可以提供律师帮助,但需要工人主动来找工会求助。

在建筑工人入会方面,城中区总工会依然沿用企业方自愿建会的方法,而非由工会主动组织工人入会。施工方“如果有意愿的话”,工会会“接受他建立相关的工会组织”。同时,工会到工地上也做宣传,但是以送清凉、送温暖、送暖流为主,具体入会仍要工人自己来找。听起来,城中区总工会组织工人入会是以企业的意愿为主。

城中区总工会建议,如要了解工会职责作为,“可以发函过来”。 要发函才能了解工会的职责,这种行文请示的作风体现的是官本位而非工人本位。这种做法既令普通工人望而却步,也会阻碍工会工作人员接受监督和问责——尤其是来自工人和舆论的问责。

工会改革建议

  1. 建议城中区建筑工人应该主动找工会,一是有事找工会求助,二是进场开工前申请加入当地工会,得到工会会员的保障。
  2. 建议城中区政府部门,在解决欠薪问题方面应退出主导角色,由工会担当主导角色。
  3. 建议城中区总工会停止由建筑企业雇主启动建会、工人被动入会的做法,由总工会进入工地组织动员建筑工人个人直接入会。
  4. 建议城中区总工会在完成好代表工人权益这一主业的基础上,再去搞送温暖等其他副业。
  5. 2018年10月29日习近平同全总新一届领导班子讲话时强调,要加强对工会干部的教育、管理、监督。建议城中区总工会工作人员应该秉持接受监督的态度,对所有涉及工会作为的询问都应该尽量作答。

以上分析解读仅代表CLB的立场,欢迎点击链接就访谈文字稿作出不同解读。)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