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 第5/8个案例:威海点我达骑手罢工

工人罢工了,工会在哪里?

罢工事件 2019年3月19日,山东省威海市,点我达骑手罢工,抗议价格过低

致电详情:

我们致电给一个地方总工会

——威海市总工会(基层工作部,办公室)

地方总工会对罢工事件的参与:

工会改革:去除“四化”和增强“三性”

去“四化”方面:

我们联系到威海市总工会的办公室与基层工作部。

威海市总工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接听了电话,工作态度不错,“贵族化”改善良好。办公室不了解发生在本地的外卖骑手罢工事件,建议找负责的业务部室——也就是基层工作部,了解情况。威海市总工会办公室的“行政化”仍然严重。

威海市总工会基层工作部多次挂断电话,“贵族化”仍然严重。工会这样的做法是拒绝接受外界的问责与监督。

增“三性”方面:

从威海市总工会工作人员的谈话中,我们没有感受到对工人的阶级感情(欠缺政治性),没有感受到工作人员对工人实际工作生活状况的了解(欠缺群众性),没有感受到工会工作人员有能力和意愿代表工人通过谈判维护和争取权利(欠缺先进性)。

点击查看对话中与增“三性”相关的内容

观察和印象:

威海市点我达外卖骑手在罢工之前和过程中都没有向威海市总工会求助。

威海市总工会基层工作部拒绝接听电话,令外界对工会的问责与监督失效。

此案相关行业的一群外卖快递工人曾经来找威海市总工会,询问组建行业工会和加入工会的事宜,但威海市总工会却拒绝了这群工人,声称送外卖和快递物流的工人不属于八大群体,“解决不了”。

表面看来,这是威海市总工会操作不当,失去了一次组织工人入会和组建行业工会的良机。但这反应出一个深层的问题:全总将八大群体确定为吸收入会的重点群体,但在现实中变成了一种格式化的操作。换句话说,八大群体入会的提出者也许根本没想过,把八大群体吸引入会以后——工会应该代表他们,通过谈判维护权益。

既然工人入会以后,工会既不一定跟进,也不需要谈判;那么,有些工会工作人员认为快递工人不需要加入工会,也就不奇怪了。

看起来,威海市总工会与组织威海市工人入会没有多大关联,与工人入会以后该做些什么也是脱节。

最后,假设当事工人打的电话,他们知道威海市总工会的存在、了解工会的职能、也非常清楚自己属于八大群体之一、知道习近平要求“工会站出来说话”——但是,打完这几通电话以后,工人可能就会心灰意冷,再回来找工会的可能性不大了。

工会改革建议

  1. 建议威海市工人,在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应该第一时间去找工会,要求工会代表工人并维护工人的权益。
  2. 建议威海市总工会,依靠广大外卖送餐员骑手,成立外卖工人行业工会,代表本行业从业者通过集体谈判改善工作条件,提升待遇和收入。
  3. 2018年10月29日习近平同全总新一届领导班子讲话时强调,要加强对工会干部的教育、管理、监督。建议威海市总工会对工作人员进行培训,使各部门工作人员面对外界就工会履责情况进行询问时,能够坦诚作答,逐步形成工会工作应该接受公众监督的共识。

以上分析解读仅代表CLB的立场,欢迎点击链接就访谈文字稿作出不同解读。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