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和工资

创造就业机会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一直是中国政府的重要目标。然而,数百万传统行业的工人被下岗,许多新兴工作低薪且缺乏保障。十年前建立的保护劳工的法律框架在很大程度上未能实现,甚至于无法保证数百万工人能按时获得劳动报酬。

在过去十年中,最低工资标准尽管稳步上升,但区域差异巨大,尤其在大城市,最低工资标准的增长没有跟上生活成本的迅速攀升。中国的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尽管政府出台了长期的扶贫政策,但城乡差距依然顽固存在。

关于就业和工资支付的法律规定

中国有全面的法律框架来界定雇主和雇员的权利和义务,主要法律规定有1995年的《劳动法》和2008年的《劳动合同法》(2012年修正),其中载有关于劳动合同、工作时间、工资支付、福利和终止雇佣的明确规定。具体条例如下:

  • 用人单位应当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法》第10条)
  • 劳动合同应当载明合同期限、工作内容、工作地点、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报酬、劳动保护等内容。(《劳动合同法》第17条)
  • 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但在某些条件下允许弹性工作时间。(1995年《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
  • 超过标准工作时间的工作应支付加班工资,加班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劳动法》第41条)
  • 加班工资不低于正常工作日员工工资的150%;休息日不低于200%;国家法定休假日,如春节,不低于300%。(《劳动法》第44条)
  • 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劳动法》第50条)
  • 劳动者在法定休假日和婚丧假期间以及依法参加社会活动期间,用人单位应当依法支付工资。(《劳动法》第51条)
  • 在规定情况下,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的,员工有权根据受雇年限获得经济补偿。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劳动合同法》第47条)​

法律保护受到侵蚀

这些法律规定赋予了工人广泛的权利和合理的保护。然而,自从《劳动合同法》于2008年1月1日生效以来,雇主一直试图削弱劳动法律,地方政府官员也未能有效执行劳动法,使得工人只能自己通过仲裁、法院系统或集体行动来捍卫自身权利。

迄今为止,雇主对《劳动合同法》最常见的应对是重新分配现有雇员,并招聘     劳务派遣工而非正式员工作为新雇员。这是一种降低公司所需承担福利的方法,也使雇佣和解雇工人变得更容易。劳务派遣经常被滥用,为了堵塞法律漏洞,2013年,政府出台了《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确保用工单位只能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使用被派遣劳动者。然而,许多雇主继续大量雇佣劳务派遣工,剥夺他们享有与正式雇员相同的工作条件和福利的权利。截至2016年底,在中国东北城市长春,中德合资汽车制造企业一汽大众的一千多名劳务派遣工已经忍无可忍,他们向中华全国总工会提出申诉,要求同工同酬。尽管采取了集体行动并诉诸劳动仲裁,工人们的不满在一年多之后仍未得到解决。

长春一汽大众派遣工维权,2017年5月

一些雇主通过引入灵活工时制度,削弱标准工时制的保护,降低用人成本。2016年5月,美国零售业巨头沃尔玛(Walmart)对中国约10万名员工实施了所谓“综合工时制度”。此举(根据现有条款,几乎肯定是非法的)允许公司根据其需要安排工人的工作时间,减少工人加班时间和其他福利,并使低薪员工无法同时拥有第二份工作。沃尔玛员工以罢工、法律诉讼和广泛的网络抵制作为回应。

为了逃脱劳动合同的法律限制,一些公司,尤其是制造业公司,通过雇用职业学校的学生来满足高峰期的生产需求。最臭名昭著的学生工雇主之一是电子制造商富士康,该公司于2017年9月从郑州城市轨道交通学校招募了3,000名实习生,以便在工人短缺导致苹果iPhone X手机生产延迟之时赶制订单。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工厂的工作与他们学习的课程专业没有任何关系,但他们被告知,只有参加工厂实习项目才可以顺利毕业。

新兴服务行业,特别是电子商务和共享经济中,许多工人没有签订规范的劳动合同,而是被雇用为个人承包商,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任何工作保障,也没有任何正式员工所拥有的福利和社会保险。例如,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食品配送行业越来越多地采用与个体承包商的非正式关系,这些承包商通过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竞标配送订单,而无需与该公司签署任何正式劳动合同。

在这些新兴服务行业中,许多工人的工作条件和工资待遇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突然改变。激烈的竞争导致许多新兴企业倒闭,工人因此被解雇,却得不到任何赔偿。

创造就业和劳动力市场失衡

中国政府长期致力于创造就业机会,并将其视为维护社会和经济稳定的重要举措。政府声称,在过去五年中,每年平均城镇新增就业约1300万人,并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失业率。

尽管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16至59岁)自2012年以来持续减少,但就业人口继续逐步扩大,从2012年的7.89亿增加到2016年的8.07亿。这表明,随着经济发展和新就业机会的出现,许多以前被排除在就业人口之外(或被排除在某些劳动部门之外)的人,能够找到新的工作。

问题不在于缺乏就业机会,而是许多新创造出的工作岗位报酬低且不稳定,通常需要员工在危险的条件下长时间工作。大批为网上购物提供包裹递送服务的快递员是一明证,体现了中国涌现的新兴就业机会及其带来的新问题。一名快递员描述了他们如何“每天工作12小时,运送300多件物品”。

我们分拣几吨包裹,即使是最轻的货物也在七到八公斤左右。我每天穿越40多公里,爬过46层楼去送快递。手机必须一天24小时保持开机状态,还要自己支付所有的电话费。我的月平均工资大约为3400元。

对于中国政府官员和经济政策规划师来说,关键问题不在于创造了多少就业岗位,而在于雇主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为员工提供体面且报酬合理的工作以及职业发展机会。

年轻求职者在深圳龙华工厂区寻找工作机会

此外,中国的劳动力市场长期存在供需不匹配问题,一直难以为满足雇主的需求,为雇主提供他们所需要的训练有素、能力强的工人,以推动企业发展。在过去的几年里,当新的大学毕业生进入就业市场时,求职者和雇主的需求之间的不匹配尤其明显。 2017年,近800万毕业生怀着很高的期望进入就业市场,但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大多数大学毕业生最终只能找到薪水相对较低的职位,他们的薪酬水平基本与高中学历工厂工人的薪酬相近。例如,《佛山市12个主要制造产业人才薪酬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佛山主要制造产业大学生的平均薪酬为3614元

中国以学术考试为导向的大学培养体系通常无法使学生为就业市场的需求做好准备。同样,职业学校长期以来也因没有培养出企业所需的熟练或半熟练工人而受到批评。然而,政府试图通过促进私有化和鼓励企业更多参与来提高该体系的效率,但尚未产生任何积极成果。

另一个主要问题是,许多企业不愿意在培训上投入任何时间或资源;相反,他们希望新员工能够具备立即开展工作所需的全部技能。许多企业主的观点是,为自己的员工提供培训,只会鼓励他们跳槽寻找一份报酬更高的工作。如果中国要填补由“低工资经济”转型向“技能型经济”的技能差距,就应改变企业这种短视的观点。

一些制造商和物流企业正试图通过自动化来解决员工的招聘和培训问题。尽管机器人制造业蓬勃发展,但事实证明,找到机器人能代替的职位比预期困难得多。甚至,以“工业机器人”出名的公司富士康也缩减了其自动化计划。该公司的神秘老板郭台铭(Terry Gou)计划,2013年公司工业机器人数量有望达到100万个,但2015年,富士康自动化技术开发委员会总经理戴佳鹏(Day Chia-Peng)透露,其中国工厂内仅安装了大约50,000台完全可操作的工业机器人。他表示,公司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每年至少在中国工厂内增加10,000台机器人,取代所谓的“3D”工作,即肮脏(dirty)、危险(dangerous)和沉闷(dull)的工作。此后,该公司更为实际的目标是到2020年,其在中国的工厂要实现30%的自动化。

失业管理

在2010年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官方公布的城镇登记失业率稳定在4%左右,城镇登记失业人员稳定在900万左右。这种“稳定”是因为统计数据的来源非常有限。城镇登记失业率只统计非农业户口的工人(约占劳动力总数的一半),且仅包括正式登记的失业人员,它忽视了所有农村工人和农民工、外籍工人以及不稳定工人、兼职者或临时工。

人们普遍认为,这些统计数据在衡量中国真实的失业状况方面几乎毫无用处。因此,2018年,国家统计局首次正式发布城镇调查失业率。据报道,国家统计局将按月定期发布全国和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其数据定义标准与国际劳工组织标准相一致。2018年1至3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分别为5.0%、5.0%和5.1%,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比全国水平略低,分别为4.9%、4.8%和4.9%。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中国的城镇地区失业率水平仍低于发展中国家(5.5%)和发达国家(6.6%)平均水平。

虽然比起以前的城镇登记失业率,新发布的城镇调查失业率肯定有所改善,但它仍然不能反映整体失业情况。农村失业情况未被包括在内,更重要的是,在城市工作人口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大的短期工或是不稳定就业者也未被纳入统计。

尽管如此,当局还是采取了一些切实可行的措施来确保中国的实际失业率不会失控。在煤炭、钢铁等重工业有600万工人下岗时,地方政府采取了非常谨慎的态度,为提前退休计划和再培训项目留出了1000亿元。例如,安徽马鞍山钢铁(马钢)的员工数量从峰值9万人下降到只有3.2万人。工人们在计划经济时代享受的“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福利早已不复存在,但正如前马钢工人张丽娟(音译)对英国《金融时报》所说,“国家不会对任何人完全撒手不管”,下岗工人享受到了体面的提前退休计划,并在达到退休年龄时获得有保障的养老金。对于许多年长的工人来说,这一福利足以维持生活,而年轻的工人可以通过外卖或网约车等按需服务移动应用打零工来补充他们的收入。

拖欠工资

然而,大多数下岗工人不如马钢等国有企业的工人那样幸运。私营部门的工人往往难以获得按照法律规定应有的补偿和社会保险福利,很多人在被裁员时,还被拖欠着难以讨回的几个月的工资。

迄今为止,拖欠工资仍是中国劳资纠纷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无论是下岗工人,还是各行各业的劳动者,仍然无法保证能够按月足额拿到工资。2017年中国劳工通讯的工人集体行动地图显示,至少有约80%的工人集体行动与拖欠工资有关。在建筑行业,拖欠工资的现象十分普遍,约99%的劳资纠纷是由拖欠工资引起的。

中国的政府官员们非常清楚这一长期存在的问题,承认建筑行业的“深层次矛盾”仍未得到解决,且这一问题正在蔓延到其他行业。在2017年1月《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中,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一名官员指出:

一方面,老问题尚未得到根本性解决,建筑施工业、加工制造业和租赁场地经营业仍是欠薪高发的重灾区;另一方面,新的矛盾又逐步凸显,“互联网+”模式等新业态企业欠薪案件高速攀升。

官方将新兴行业欠薪问题的恶化归咎于市场不确定性、经营扩张过快,以及不稳定工作的增加。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已经提出若干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甚至制定了到2020年“农民工工资基本无拖欠”的最后期限。然而,大多数措施仅仅是以行政或司法方式减轻雇主的过失,而不是从根本上解决劳资关系不平衡问题,正是这种不平衡导致雇主不签署正式的劳动合同,并随意推迟支付工资。

最低工资标准

中国的最低工资标准由地方政府根据当地生活成本、工资和劳动力总体供需情况确定。因此,大型城市和较贫困地区的最低工资水平存在相当大的差异。 2018年7月,全国月最低工资最高的是上海(2,420元人民币),大约是湖南、湖北、辽宁和黑龙江等省份小城市的两倍。

自2010年中国从全球经济放缓趋势中崛起以来,北京、上海、重庆和深圳等主要城市的最低工资标准翻了一番。然而,其他许多省份,尤其广东省的最低工资标准的增长却没有跟上,且主要城市和较小城市地区之间的最低工资标准差距持续扩大(见下图)。例如,2010年,北京与广东制造业中心东莞的最低工资标准基本相同,但到2019年,北京市月最低工资比东莞高出480元。

东莞最低工资增长放缓的部分原因是广东省政府希望减缓企业业务外流,特别是减缓该省制造业流向成本较低的其他国家和中国内地。总部设在香港的机构“劳动力”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最低工资增长放缓严重影响了全省低收入工人的生活。接受调查的大多数工人的基本工资都达到了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但没有高出太多,仅够维持基本生活。他们被迫住在价格低廉的劣质房屋里,大部分收入花在食物上,为了以节省交通费用,许多人步行上下班。“劳动力”在后续报告中建议,一个更现实的最低工资标准应该相当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40%,按照这样计算,2019年广州月最低工资应为3728元,东莞2331元,惠州2588元,河源等四线城市应为2298元。

2004年,当时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了《最低工资规定》,其附件说明,国际上一般月最低工资标准相当于月平均工资的40%至60%。然而,很少有城市达到过这一标准。过去几年里,最低工资和平均工资之间的差距并未减小,反而在增加。如广州、重庆等城市,月最低工资不到平均工资的24%,而北京则不到20%。下图的招聘数据说明了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部分城市的月最低工资与平均工资之间的差距:

收入不平等

根据2018年政府的官方统计数据,中国最富裕的20%人口的人均可支配收入(70,640元)比最贫穷的20%人口(仅为6,440元)高11倍。2013年至2017年的五年间,城镇居民中最富裕的20%人口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近2万元,而城镇居民最贫穷的20%人口的可支配收入增长不到4000元(见下图)。

回顾过去,Thomas Piketty,Li Yang和Gabriel Zucman考察了中国改革时期的长期收入趋势,收入最高的10%人口国民收入份额从1978年的27%上升到2015年的41%,而收入最低50%的份额从27%下降到仅15%。Piketty等人还发现,从1978年到2015年,尽管中国的平均年收入增长率为6.2%,但底层50%人口的年收入增长率仅为4.5%,而顶层1%人口的收入增长率接近9%。超级富豪,即前0.001%人口的收入增长最快,平均每年增长10.4%。据福布斯统计,2018年中国共有338位亿万富翁,科技企业家马云(Jack Ma)以346亿美元的净资产位列榜首。

然而,与农村贫困人口和城市富人之间的差距相比,中国城市内部的贫富差距仍然相对较小。2017年,城镇居民中最富裕的20%群体的人均可支配收入(77,097.20元)是农村最贫穷的20%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3,301.90元)的23倍。如下图所示,过去十年间中农村居民中最贫困群体的收入基本上停滞不前,最贫困农村居民与最富裕城镇居民的收入差距持续扩大。例如,2010年城市富人和农村穷人之间的收入差距是22倍,2005年大约是21.5倍。回顾改革刚开始的情况,Piketty等人发现城乡平均收入差距从1978年的不到200%,上升到2015年的约350%。

资料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5年、2018年。

城乡差距可能是当今中国财富不平等的最重要因素:不仅仅是因为农村和城市家庭之间存在巨大的收入差距,而且因为几乎所有最好的医疗、教育、文化和社会服务都位于城市地区。城市居民可以合理而不受限制地获得这些服务,而农村居民需要支付高昂费用以前往并留在提供这些服务的城市。尽管中小城市已经开始放宽对农村居民的行政壁垒,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大城市会向农民工开放社会福利、医疗和教育体系。

分析和结论

粗略看中国的主要城市,似乎可以看到一个相当繁荣的社会景象:年轻、勤奋的中产阶级家庭,决心为自己创造更美好的生活。然而,这一幻想在2017年末破灭了,当时北京市政府开始了为期40天的高调驱逐运动,清理城市棚户区,驱逐所谓“低端人口”,正是这些人生产、销售、运送北京中产家庭所追求的商品、服务和生活方式。驱逐事件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即中国城市的富裕几乎完全依赖于底层阶级的贫困。

中国政府已将减轻贫困、更公平的收入分配和扩大中产阶级列为高度优先事项。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上的讲话中指出: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我们将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我们将拓宽人们获得工作收入和财产收入的渠道。我们将看到政府在调整财富再分配方面发挥作用,并尽快缩小收入差距,确保每个人公平获得基本公共服务。

然而,该演讲缺乏实现这些目标的真正具体做法,尤其是中国经济体目前基本上不受政府的公开控制。

低收入者迄今未能获得体面收入,以及未能弥合与中产阶级之间的差距的一个关键原因是,他们缺乏集体谈判制度以争取更好薪酬和工作条件。过去十年来,工人们一再表明,当劳工权利受到侵犯时,他们有手段和能力集体组织罢工和抗议。然而,工人没有一个能够代表他们与雇主进行集体谈判的工会。

作为中国唯一的法定工会,中华全国总工会(ACFTU)在许多工作场所都有名义上的存在,但工会代表主要受资方控制,与普通工人缺乏真正的联系。中国工人越来越迫切地需要真正掌有工会,使工会更具代表性和有效性。中国政府也需要向中华全国总工会施压,使其在改善劳资关系和维持长期社会、经济和政治稳定方面发挥作用。

本文首发于2008年,最后更新于2019年7月。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