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越南中资企业的工人抗议

低廉的工资、恶劣的工作环境、态度差劲的管理人员,不少越南的中资企业因为这些问题被记录在案,随之而来的便是由此引发的工人罢工和抗议。Joe Buckley回顾了近期多起工人抗议,他指出上述问题并非中资企业独有,而是整个越南、各种所有制企业的通病。

在中资工厂金胜利厂外的工人,越南南定,图片来源:Laodong

随着2010年后中国国内劳动力成本水涨船高,不少中国及外国制造商纷纷将目光投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企图复制维持了20多年的成本低廉、劳动密集但又能产生巨额利润的生产模式,这一现象在服装和制鞋产业尤为明显。然而,和中国工人一样,面对中资企业在管理上的剥削,越南工人以罢工和集体抗议予以了回应。

以位于湄公河三角洲安江省的Lu An中泰服装工厂为例,这家拥有1500名工人的企业在今年三月初发生了为期五天的罢工。罢工始于3月8日,工人们抗议的内容包括工作条件、工资、奖金、请一日假不被允许、国际妇女节未收到任何礼物以及其他事项。3月10日早上,企业管理层与省级官员会面,试图解决上述问题。当局告知Lu An企业,在未与工人协商的情况下增加工作量是违反规定的,但关于工人应在国际妇女节收到礼物,法律法规并无强制性规定。当局还表示,工人们不应该自行发起罢工(野猫式罢工),因为罢工必须征得工会同意。

3月11日,星期一一早,员工们一回到工厂,便见到公司发出的有关罢工的通知。据工人反映,通知的内容只是一些空头支票,并没有解决任何实际问题。因此,工人们拒绝重返工作岗位,数百名工人在食堂静坐,他们提出要和企业管理层直接对话的要求,但遭到拒绝。管理层表示,企业的所有安排已在通知中清楚告知了。其后,约1400名工人继续罢工,正常工作的工人只有100名左右。当天下午,一班政府官员与工会领导会面并尝试解决问题,商议结果呼吁企业以符合法律法规、兼顾各方利益的途径解决罢工。例如,会面中提到,在新的规章制度实施前,企业必须向工人们充分解释并达成合意,此外,管理人员不应对工人大喊大叫。

经过企业管理层、政府部门包括省级工会的会议,截至3月13日,绝大部分工人都回到了工作岗位。企业保证,不会突然调整生产目标,要提高产量,只能逐步提高。管理层还表示,虽然法律上工人在罢工期间不享有工资收入,但企业会酌情将此次工人罢工按照休年假处理。但需要强调的是,许多越南企业都会以发放罢工期间工人的工资作为平息罢工的手段之一。至于其余突出问题,企业只表示会在之后回应。一名工人向媒体表示,企业只给出了抽象的承诺,没有说任何实打实的东西。该名工人还认为,企业对待工人仍十分严苛。

同样位于湄公河三角洲,隆安省上诉法院今年5月时颁布了一份关于罢工的重要判决,案件涉及的是2017年8月发生于中资制鞋企业Giay Hung Nghiep的罢工。这场罢工持续半日,共有28人参加,诉求涉及加班、长期服务金以及技能奖金。2018年年底,地方法院裁定,该企业非法解雇了9名参与罢工的工人。尽管注意到罢工是非法的,地方法庭仍作出了有利于工人的判决,法院宣布公司的非法解雇比半天罢工更为严重,并命令公司支付大量赔偿。该企业上诉后,隆安省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22日推翻了该判决,称工人给企业造成了严重、持续的影响,而且酿成了威胁其他工人及投资者安全的骚乱。

2019年9月,位于同奈省南部Dai Phuoc Lotus工程项目的工人们进行了为期约一周的罢工,要求发放拖欠了3个月的工资,总计约20亿越南盾(86,300美元)。该工程项目的投资者是Vina Dai Phuoc股份公司,而总承包商是中国建筑(东南亚)有限公司——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位于越南的子公司。然而,罢工工人受雇于越南分包商Minh Hung有限公司。工人们在建筑工地外挂起了横幅,有些还在大门口支起了帐篷。9月9日,当地官员组织了一场与工人及上述三间公司代表的会议。会议最终商定,先由中国建筑预付10亿越南盾(43,150美元)予Minh Hung有限公司,用于发放工人工资。

就在上个月,2019年10月,位于越南北部南定省、规模约7000人的中资制鞋企业Golden Victory发生事故——超过100名工人在吸入有毒物质后,产生了呼吸困难、头晕、恶心等症状,随后被送院治疗。该工厂暂时关闭以便进行相关调查,但是在10月23日,当工人们重新回到工厂工作时,不少人再次感到头晕及恶心,20人被送院。由于害怕相同的症状出现在自己身上,数百名工人选择了辞职。

上述事例足以表明,仅今年,在越南的中国企业就经历了许多劳资争议。可是,不论是哪国企业,都存在这些问题。工资低、工时长、工作环境恶劣,这些问题极具普遍性,不囿于企业资本来源。因此,不同企业的工人纷纷展开罢工。尽管这一现象在外资企业更为集中,但这并非中资企业所独有,有报道显示,在韩资及台资企业有更多罢工事件发生。

强烈的反华情绪在越南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中国南海争议就导致了全国范围的工厂骚乱。到了2018年,不少国民认为政府计划为中国投资商设立三个经济特区,这种“卖国”行为引发了广泛的街头抗议及罢工。与此同时,来自中国的非法劳工也是越南民众的一大担心,尤其是在建筑行业、中资企业的建筑工程里。然而,并无任何证据表明,中资企业的工作条件和劳工权利与越南其他的外资企业显著不同。

Joe Buckley,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博士候选人,越南劳工快讯运营者。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