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中国劳工活动人士“消失”100天

6月28日是劳工活动人士危志立、柯成兵在广州被捕的第100天。加上他们早前被捕的同事杨郑君,三人目前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无法与家人或法律代表联络。

这三人都是劳工自媒体新生代的编辑。新生代成立于2013年,致力于“推动经济民主,维护劳动价值,建设公义社会”。被捕前,新生代编辑们积极支持湖南尘肺病工人的维权行动。这些工人因早年在深圳建筑工地打工而患尘肺病,他们长年奔走维权,要求获得职业病赔偿。

自2018年初,新生代开始关注湖南尘肺工人的抗争,为工人提供法律建议,定期发布工人在深圳维权的最新消息。新生代主要聚焦于工人的职业健康权利、有尊严的生活以及集会自由。

然而,2019年1月8日,约50名上访工人被强制送返湖南的后一天,新生代主编杨郑君在广州被捕。警方称,他的被捕与湖南尘肺工人的抗争有关。两个月后,仍坚持支援湖南尘肺工人的危志立与柯成兵亦被捕。

得知他们被捕的消息后,许多湖南工人试图到深圳进行声援,但在当地火车站被拦截而未能成行。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们都哭了,”工人代表谷伏祥说,“他们总是强调尊重法律的重要性,实际上小危(危志立)总是告诉我们,要依法维权,进行合理合法的维权。”

三位新生代编辑被控涉嫌“寻衅滋事”,这是当局多年来抓捕社会活动人士的口袋罪。类似地,当局常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打击不同政见者。国际特赦组织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定义为

它是一种秘密监禁方式。在正式拘留系统之外,警方最长可拘留个人至六个月;嫌疑人无法选择其法律顾问,也无法联络亲友,这使嫌疑人面临遭受酷刑和其他虐待的风险。

1月8日被捕后,杨郑君最初被拘留于深圳第二看守所,后于2月6日被转至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杨郑君至今已被关押超过5个月。他的律师四次申请会见均遭拒绝。警方表示,杨郑君已作书面声明,要求解除与其家人指定律师的代理关系。然而杨的家人表示,他们从未见过这份声明。

4月20日,柯成兵亦于被捕一个月后被转至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的家人遭到骚扰与威胁,最终被迫解除与律师的代理关系。

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有关危志立的文章后,他的妻子、女权活动家郑楚然被迫搬离广州。一些危志立的声援者也受到警方骚扰,报道称有人因此遭到殴打。自4月20日被转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来,律师的会见申请全部遭拒。被捕前,危志立曾明确表示,他绝不会解除与律师的代理关系。但在5月中旬,他的父母见到一张明显属于危志立笔迹的纸条,表明拒绝父母为他指定的律师。

本周香港电台的节目《活在被消失的恐惧中》记录了郑楚然为释放危志立而奔走活动。这期节目以粤语和普通话播出,也记录了肖红霞的故事。肖红霞是另一知名劳工活动人士张治儒的前妻。张治儒于今年1月被捕,被控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至今仍被羁押于深圳。

Section: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