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0【CLB动态】亚洲区域劳工运动联合大会

2010年12月3日,在菲律宾召开的为期三天的亚洲区域劳工运动联合大会(Asia Regional Labour Movement Network Meeting)顺利闭幕。此次会议由菲律宾Alliance of Progressive Labor(APL)和瑞典Olof Palme International Center(OPIC)主办,由来自菲律宾本地、缅甸、巴基斯坦和中国的代表出席。

大会的议题包括:分析全球金融危机及其对亚洲工人的影响(Analysis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and its impact on the workers of Asia)、回应工会镇压(Responding to trade Union Repression)、工会反抗不稳定劳务(Trade Union Struggles Against Precarious Work)、工会对流动劳工的回应(responses to Labor Migration)、集体谈判的趋势(Trends in Collective Bargaining)、出口加工区的工人组织 (Organizing in Export Processing Zones)以及探索OPIC工会伙伴跨国界合作的可能性(Exploring Possible ways of developing cross border solidarity among OPIC TU Partners) 。

CLB代表重点参与了集体谈判的趋势及工会反抗危险作业的讨论。具体展示内容包括:集体谈判在中国的法律依据、CLB在推动中国工人集体谈判领域所做出的 努力、以农民工、矿工为代表的不稳定劳务群体目前境况、全总职能和作用剖析。在场的其他国家代表对CLB的展示踊跃提问,主要问题包括:中国可否成立行业 间的工会?CLB在保障工人权利方面的策略有哪些?CLB如何做到工人维权案件的高胜诉率?中国目前有多少独立工会领袖被囚禁等等。

与会期间,菲律宾工会代表介绍了他们在反对不稳定劳务的经验,目标是为所有工人争取到体面的劳动(Decent work for all)。其策略包括:在企业层面,实施集体谈判及法律措施;在行业层面:通过共同联合政策、谈判及三方协议建立行业标准,实行全行业行动,行业间团结行 动(如银行工会与其他工会联合),多雇主谈判;在国家层面:大规模群众运动,以地区为基础的游行或声援行动;立法倡议。

巴基斯坦代表介绍了该国在反对家庭劳务(home-based workers)的现状、原因及巴基斯坦妇女热线 (Women Workers Help Line)在反对妇女工作歧视方面做出的努力。家庭劳工面临的问题包括:工资低、工作时间长、性别歧视、不能按时支付工资、工作环境恶劣、没有法律保护、 没有永久性工作、没有工作保障、没有社会保障、缺少对经济贡献的认同感。其中,官方统计65%、非官方统计80%的巴基斯坦妇女从事家庭劳务工作。巴基斯 坦目前有2000万非正式工,其中1200万是妇女及低于15岁的儿童。妇女热线的干预包括:在不同的社区举办成人识字和技能提高中心;与家庭劳务的玻璃 手镯、服装、纺织、渔业和刺绣女工接触;就领导力、健康问题、技能开发及剧院小组等展开培训等等。

缅甸海员 (Burma Seafarers)又被称为海上吉普赛人,他们居无定所,饱受外国雇主的盘剥和压榨、是法律面前的弱势群体。缅甸海员工会 (Seafarers Union of Burma)自1995年起就开始组织渔业工人联合。缅甸海员工会在被缅甸政府流放后,在国际运输工人协会(International Transport Workers Federation)的支持下于曼谷继续组织工人活动,包括组织流动务工人员子弟接受教育、对海员们开展计算机培训、与四海为家的缅甸海员们谈心为他们 谋福利、协助在外海员顺利遣返等等。

在OPIC的组织下,与会代表分小组讨论了各国工会及工人运动所面临的共同挑战及如何进行跨国界合作。代表们普遍认为团结(solidarity)是最重 要的,并将集体谈判、各国声援工会运动、区域性定期培训会议、举办工作坊和学习小组、共享数据库及研究报告等列为国际工人大联合的主要途径。大会代表最用 四国语言唱出《国际歌》,并合影留念。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