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期 南京机场疫情失控,启动工会问责刻不容缓

2021年09月23日

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保洁员集体感染德尔塔变种病毒,之后感染链不断延长,相继波及十余省份,影响数千人感染病毒,造成了一轮本不应发生的生命健康和财产损失。8月26日,国家卫健委将江苏省此次疫情形容为继武汉疫情之后波及全国范围最广的一次疫情。

早在8月7日,江苏省纪委监委通报了首批就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疫情防控不力问责的情况,南京市副市长胡万进等15名中共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被追责问责。然而,被问责追责者名单中却没有工会的负责人员。《安全生产法》明确规定工会对企业安全生产负有监督的“职责”、“权利”和“义务”。禄口机场所发生保洁员在工作岗位聚集感染,如此重大责任事故,上下左右前后全方位追责问责之时,相关各级工会却好像从来不曾存在似的。

中国劳工通讯在八月份曾经打电话到与本次疫情爆发相关的各级工会询问。江苏省“省部属企事业工会”专责安全生产的工作人员认为,禄口机场劳动保护不足以及机场管理层涉嫌违章指挥造成疫情爆发,这事儿与工会无关。江苏省总工会纪委称,工会由同级党委领导,禄口机场工会由机场党委领导,东部机场集团工会由集团党委领导,“省部属企事业工会”则只是“驻会机关”,因此,江苏省总工会纪委无权对这些工会进行问责。换句话说,按照现在的工会体制设置,无论省内哪级工会因为履责不力造成后果,江苏省总工会都无权进行追责和问责。

机场保洁防控漏洞是疫情主因

从南京市卫健委公布的输入性病例看,即便德尔塔病毒的传播力极强,但是从俄罗斯航程长达8.5个小时的飞机上,德尔塔病毒并未出现传播。《第一财经》引述一位公共卫生专家表示:“目前并没看到相关航班机组人员感染以及其他乘客被感染的情况,做好个人防护以及场所清洁,即便有感染者存在,也可以阻断传播。”也就是说,航班落地后的相关服务环节防控不足,是这次疫情发生并外溢的起点。

图片来源:Pojana Jermsawat,Shutterstock。

禄口机场的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对相关人员的防控管理不到位,被认为是此次疫情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健康时报》引述曾服务于禄口机场的南京禄口清运公司工作人员说,机场于2014年就开始了把清扫服务以及客舱清洁工作外包给多家公司。

《健康时报》采访到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宾馆有外包合作关系的南京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先生。陈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这次之所以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原因在于机场在日常监管中没有做到位,而外包公司为了节省开支,怎么省钱怎么做,没有把境外和境内的保洁员进行严格的人员分开。”陈先生对健康时报表示,南京禄口机场没有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区分开真的是个很低级的错误。

各级工会监督安全生产状况

其实,江苏省各级工会并非不知道企业的疫情防控工作属于工人劳动保护和日常安全生产的范围。2020年2月10日,江苏省总工会下发了《关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间企业复工安全生产和劳动保护工作的提示函》。提示函特别指出,必须高度重视职工的劳动保护,落实安全生产和劳动保护责任制。并要求各类企业充分发挥工会组织的群防群控作用,发挥工会劳动保护监督检查委员会、工会劳动保护监督检查员、工会小组劳动保护检察员的积极作用,加强安全生产监督检查。这份提示函是江苏省总工会对于疫情下如何保护工人和监督企业落实安全生产所做出的良好回应。

如果这份提示函在各级工会得到认真落实,如果过去一年半江苏省各级工会做到了发动了一线工人监督企业落实疫情下对工人的劳动保护,那么,机场工会及上级工会可能很早就能通过工人了解到机场日常保洁工作安排中存在违章指挥和强令工人冒险作业的情况。

紧接着提示函发出的第二天,2月11日,江苏省总工会副主席井良强及江苏省省部属企事业工会主席景月琴曾专程到南京禄口机场调研国企工会参与疫情防控工作,要求“充分发挥国有企业工会组织的独特优势,在全面抗击新型冠型病毒疫情的同时,切实做好自身的各项防护工作,确保广大职工生命健康安全”。省级工会调研团此次一方面来叮嘱禄口机场集团工会全心抗疫,做好工人劳动保护;另一方面,也特意在这份提示函出台的第二天就明确要求下级工会印制这份提示函。

如果禄口机场集团工会持续跟进落实省工会发出的提示函,深入一线到机场各个工作前线,组织动员工人们监督和举报企业落实安全生产的状况;如果省部属企事业工会和江苏省总工会在一年过后继续跟进下属工会落实提示函的情况,对于不落实的工会进行追责问责……可以想象,机场工会对于疫情防控和劳动保护工作不会掉以轻心,此次机场保洁不区分境内和境外航班的安全隐患可能早就被工人举报给机场工会,机场工会就可以按照《安全生产法》第六十条的规定,要求企业纠正安全生产隐患,并在必要时组织相关工人撤离危险场所,也就能够最大限度地避免此次疫情因工人劳动保护不足而发端。

就在禄口机场保洁员集体感染爆发1个多月前,今年6月10日,东部机场集团工会主席赵晨华也曾经到禄口机场进行实地调研。赵晨华走访了职工食堂并现场了解职工对食堂是否满意,提出要提高职工的满意度,把党组织的温暖送到每一位职工的心坎上。这是一次多么好的调研机会,就算一年过后省总工会的调研走访和提示函没有得到及时跟进,但这次调研如果深入基层,还是能够在七月疫情大爆发之前及时堵住机场工人聚集感染的大豁口。

如果当时机场工会主席赵晨华能够在实地询问一线员工,到工作场所了解员工的劳动保护状况,如果赵主席在调研时能够“不仅‘身入’基层,更要‘心到’基层,听真话、察真情”,那工会就能把机场是否有做好劳动保护的情况摸实摸透,工会有足够的时间在七月份之前及时介入解决员工劳动保护不足的问题,堵住此次疫情传染的安全漏洞。如此一来,一方面工会履行了监督安全生产的职责,保护了职工群众和全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另一方面,也能够做到习近平所要求的“以服务群众实效打动人心、温暖人心、影响人心、赢得人心”

那么,疫情爆发前,工会在忙什么呢?江苏省总网站报道,今年6月18日,江苏省省部属企事业工会在江苏大剧院多功能厅举办了省部属企业“唱党歌、颂党恩”职工歌手大赛决赛,作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开展的“永远跟党走”主题宣传教育活动。其中,东部机场集团还获得了优胜单位奖。一个月后,禄口机场便发生了保洁员聚集感染,由机场保洁员的劳动保护不足而引爆了全国范围的疫情。

如果机场工会能够先把监督安全生产的本职工作做好,深入一线工人组织和动员工人对机场安全生产隐患进行监督举报,确保没有安全隐患之后再去参加“唱党歌、颂党恩”等文化活动;如果省部属企事业工会能够先监督下属工会的履责情况,确保和跟进提示函要求的疫情防控工作在企业落实,之后再组织党风宣传活动;如果这些工会把代表工人利益、保护工人生命安全并解决工人急难愁盼的问题放在最前……工会才能真正做到为群众办实事、讲政治,就不会变成“对思想政治工作嘴上喊重要,干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永远跟党走”也不会成为一句空话。

可惜的是,如果没有发生。无论是机场工会主席赵晨华,还是此前到禄口机场调研过的江苏省总工会和江苏省省部属企事业工会主席们,没有哪一级工会主席从机场实地了解到禄口机场管理方违章指挥、强令工人冒险作业的问题,也没有哪一级工会建议管理方及时纠正国际航班和国内航班不区分保洁员的安全隐患。而在疫情全面爆发之后,江苏省各级工会还保持在状况之外,没有反省由于工会履责不利,未能保护机场一线职工的安全生产,最终引致疫情从机场工人蔓延至全国人民。

江苏省各级工会不履责也无问责

中国劳工通讯在八月份依次采访了江宁区总工会、省部属企事业工会和江苏省总工会纪委。机场属地的南京市江宁区总工会推脱说,机场归省管,同时他们也认为,工会跟安全生产没关系:“这个不是我们解决的范围”。被问及当地为何没有工会工作人员被问责,江宁区总工会提出:“没问题问什么责呢?哪有什么问题啊?”

    随后,我们致电作为东部机场集团工会上级单位的省部属企事业工会,该工会同样认为保洁员感染事故跟工会工作没有关系,指出防疫纯粹是行政事务。我们提及能否对工会做追责问责,省部属企事业工会工作人员反问:“问责怎么会到工会?”该工会的负责人告诉我们,南京市至今为止并没有哪一级工会的负责人因此事被问责:“(问责)主要是行政管理上的事,跟工会几乎没什么直接关系的。……他怎么会追责我们工会的人。他这个疫情防控,他应该是地方上管理。……疫情防控是突发事件,他不是平常的安全生产暴露什么东西”。工会人员根本没有把清洁工人的劳动保护不足和工会履责不利联系起来,而是把工会应该监督的安全生产工作全部推给了企业行政。工会工作人员既不觉得如果工会监督安全生产到位是可以解决安全漏洞的,同时也一下子把工会自身从问责的层面摘出来。工会既不履责,也没有什么需要问责的。

我们最后致电江苏省总工会机关纪委监督电话,希望省总工会能对江苏省各级工会监督安全生产履责的工作进行工会内的监督,对履责不力的工会干部要进行追责问责。然而江苏省总工会纪委工作人员却强调,“工会是属于属地管理,同级党委领导。我们对他们(下属工会)没有直接的领导权……不存在上下领导关系,也不存在直属的关系。”并将工会问责的问题推给了江苏省纪委:“问责肯定是省纪委他们有实权,作为我们(省总)工会,问责不在工会组织的权力里面。”

问责工会完全是有法可依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55条明确规定:“工会工作人员违反本法规定,损害职工或者工会权益的,由同级工会或者上级工会责令改正,或者予以处分;情节严重的,依照《中国工会章程》予以罢免;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就已经发生的事故追责,目的是亡羊补牢,避免今后同类事故再发生。《安全生产法》赋予了工会对企业安全生产进行监督的权利,工会行使安全生产工作的监督权利,才能履行保护职工劳动安全的义务。既然监督企业安全生产是工会的一项职责,那么,履责就是强制性的。“庸庸碌碌守摊子,平平安安占位子,浑浑噩噩混日子”不应该成为工会工作者的作风。工会监督安全生产应该积极作为,有所担当,“担当和作为是一体的,不作为就是不担当,有作为就要有担当”。启动工会问责也能对有担当的工会干部给予肯定,对不作为的工会干部给以处分,避免工会干部“把压实责任变成往下甩锅,‘躲’字当头、‘推’字当先,遇到矛盾绕道走”。

启动工会问责刻不容缓

江苏省纪委已经明确表示,南京市副市长、江宁区区长、东部机场管理层等15人只是首批被问责者。下一步还要对更多人进行问责。我们认为,下一批被问责者,应该包括相关各级工会的负责人。

因为,新冠疫情爆发一年半多时间,甚至在南京禄口机场疫情爆发前一年,江苏省总工会还下发了工会应做好疫情防控和安全生产的提示文件,省总工会、省部属企事业工会及东部机场集团工会的工会主席们都分别到禄口国际机场做过调研。在此过程中,如果省部属企事业工会、东部机场集团工会、禄口机场工会、江宁区总工会、禄口街道工会,哪怕有一级工会认真履行了《安全生产法》所规定的工会职责,禄口机场管理层违章指挥,安排同一组保洁员同时清洁国内和国际航班的安排,便一定会被指出来。如此,这次疫情爆发便有可能不会发生,至少不会因为工会工作没做到位而发生。

退一步说,如果工会出于疏忽,没有意识到工作场所防疫属于安全生产监督范畴,最多也只是对工会职责的理解出了偏差。但是,江苏省相关各级工会在这次疫情失控事件中,并非属于这种情况。更像是在工作中“装样子、喊口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调研中“满足于应付差事,热衷于做表面文章”,“说套话、走过场”,以至于“口号喊得震天响,行动起来轻飘飘,装出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实际工作成效却乏善可陈”,甚至“贯彻上级决策部署照本宣科、有口无心”,“在岗不在状态,调研不走心,不察实情、不解难题,心中无数、脑中无事、眼里无活、手里无牌、落实无果”。

就南京禄口机场今次如此严重的疫情爆发,对相关各级工会展开问责,才能不冤枉无关者,并找出应该承担责任的人。江苏省工会乃至全国工会也应该在工会内部核查工会监督企业落实安全生产是否履责到位,并对各级工会不履责的情况进行追责问责。追责之外,更重要的是预防安全事故的发生。工会应该将更多一线工人组织入会并培训他们成为安全生产的监督员和举报员,从根本上防止安全事故再度发生。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

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