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养老今年起试点 十年后农民由国家养老




无论是在城市打工,还是仍在乡村,农民老有所养已看到了制度性保障的曙光 本报记者 顔长江 摄

1

        十年后,亿万农民由国家养老

        中国史上前所未有的变“养儿防老”爲“社会养老”今年起试点,2020年前这项制度将覆盖全国


        顔长江

        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基本原则

        保基本 广覆盖

        有弹性 可持续


        上周,国务院召开常务工作会议,决定从2009年开始在10%的县(市、区)实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试点,这是中央财政对于农村养老的一个分担的开始,也被看作是具有和2006年废除农业税同样意义的举措———中国亿万农民有史以来第一次可以享受到有国家财政补贴的养老生活。
这一重大惠农政策能否落到实处?前天,央视《新闻会客厅》邀请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何平、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深入解析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亮点和难点。

        几千年的旧传统从此打破

        何平认爲,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是一个令人振奋的事件,中国农民几千年都是“养儿防老,靠土地保障”,中央政府的这个决定改写了几千年的历史传统,农民的养老问题,自此变爲“从养儿防老走向社会养老”。

        唐钧也认爲,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工作意义之大难以想像,因爲中国社会老龄化的不良后果,基本上会落在农村。城市里老龄化的一个后果是劳动力短缺,不过城市不愁这一点———劳动力短缺,农村的青壮年劳动力自然会来填补;而将来老龄化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农村的青壮年又都跑到城里了,农村的老年人怎麽办?所以这个问题现在就要开始考虑去解决。唐钧说,时间很紧迫,他估计大概10到15年之间,农村的养老问题就会凸显出来。

        唐钧认爲,原来城里的职工有养老保险,现在开始试点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可以说我国已经站在了城乡统筹社会保障发展的起点。

        全国农民实行社会养老,钱由谁出?

        何平透露,国家决定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共同出资。农村没有钱,农民的收入也很低,他们的养老保险通常都要靠财政补贴,国内国外都是这样。要由财政出资,由农民个人交费、集体补贴和财政补贴来共同组成这个资金来源,其中财政补贴占大头。

        十多年前,我国曾经实施的旧的农村养老保险基本中止,根本原因於国家没钱。

        现在爲什麽有钱试水新农保?何平说,搞老农保地也不是没想到由财政出资,但是十几年前,全国的财政收入才几千亿元,现在6万多亿元,财政有这个实力了;另外从当前的金融形势来看,也要调整经济结构,要通过拉动内需来刺激经济增长,这个钱如果用在相对比较贫穷的人身上,更容易直接産生效应。再有就是从目前农村的状态看,两亿多农民进城务工,农村的老年人空巢化现象非常严重,传统的那种“养儿防老,靠土地保障”已经靠不住了,那些丧失劳动能力的农村老人应该有一个国家的制度保障。

        参保后每月至少可领55元

        据了解,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基本原则是:保基本,广覆盖,有弹性,可持续。其中,保基本是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共同承担的。

        何平透露,现在还不知道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具体出资的份额,在不同的地区,中央可能会确认不同的比例,不会全国一刀切。但是有一条,就是中央出资应该占大头,特别是对西部地区,因爲总体上情况看,中央财政比地方财政情况要好一点。

        何平还透露,实行养老保险以后,每个农民的养老保险金每月至少能拿到55元。

        如果以55元爲底綫,国家一年要投入多少钱?

        何平分析,现在我国60岁以上的老人有1.5亿,其中大约5000万在城市,他们大部分已经有了职工养老保险。剩下一亿人在农村,如果按55元算,每年每人需660元,一亿人一年就是660亿元。这笔数目,财政是可以承受的。

        而要实现广覆盖,还取决於一个条件,就是农民参保积极性如果不强,就实现不了。

        何平认爲,这就是农民和城市职工最大的差别。由于城市职工有雇主,可以通过法律强制性地去约束雇主;农民大部分是自雇农,没有办法强制他,唯一的办法就是采取引导性的政策。怎样引导呢?就像前几年开展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似的,政府出资占大头,农民出资占小头,比如说你出了10元钱我就给你出70元钱,这样农民就可以算清这笔账了,政府资金到位了,自然会带动起农民参保的积极性。广覆盖的前景还是乐观的,就像新农合,不到三年就从无到有,现在已经覆盖8亿多人了。

        至於每个农民每年要爲自己的养老保险支出多少钱,何平说,中央政府没有确定具体的比例,具体的比例可以由地方各级政府根据自己的能力来确定。应该承认农民是很实际的,他出了多少钱,能拿回多少钱来,他的账算得非常清楚。何平说他下农村调查时发现,农民即使儿子没有钱,他去借钱也要把这个钱交了,因爲交50元,他可能拿回200元。

        每年六百亿投入如何管好

        实施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财政一年要投入600亿元左右,如果只是存在银行里,其实就是眼看著贬值,这600多亿元在专门的账户里如何保值和增值?在使用上有什麽新的制度安排呢?

        针对这一问题,何平的看法是,虽然我们遇到了金融上的一些风险,但是从社保基金这个角度来说,它还是可以通过发展金融市场,选择一些安全系数比较好、风险比较低、报酬比较稳定的投资项目。不能因爲现在金融市场暂时不好,就丧失了对农民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的乐观认识。比如说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资金的投资运营,去年受到贬值的影响,今年又有了一个回涨,总的来说年化收益率还是比较高的,能达到7%、8%,基本上可以抵御通胀的压力了。而那些存在银行里没有动的钱,相对来说回报率就比较低,平均算下来年化收益率才2%。

        对于农民养老保险基金账户资金的保值增值,地方政府的决策权能占到多大比重,怎样才可以保证它既能发挥自己的能力,又不会过度地産生资金风险?

        何平和唐钧均认爲,应该是有一套比较科学的方法,就是确立一个受托人、投资人账户管理人互相制约的办法,防止其中某一个人出问题后,引起整个资金的损失。另外投资要采取市场化投资,现在市场上已慢慢培育出了一些投资比较优秀、人员素质比较高的机构,将来可以委托他们管理。但是受托人还是要适当地要集中,比如说至少要集中在省一级,因爲到下面县、市,一是资金量比较小,不容易形成规模,二是管理末梢也容易出现问题。

        关键词•农民工

        主持人:我们替一些特定的人群问几个问题,比如说农民工,他在城里打工时已经参加了城市的社会养老保险了,还能不能再买农村的养老保险?如果返乡,能不能接续起来?

何平:农民工的养老保险办法,据我了解也马上就要出台了。因爲流动性比较强,农民工不能完全跟城镇职工一样,但是基本上应该在城镇职工的框架内适当降低门槛,解决养老保险的问题,所以对农民工来说,我们的导向还是尽量鼓励他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但是肯定有一部分农民工最后会返乡,返乡时应允许他把在城市里参加的养老保险全带回去。从现在的制度设计上来看,农村和城市基本结构是一样的,就是水平不一样,所以他回农村,可以带回农村,跟新农保结合起来。

主持人:但是他交的保费或者拿到的保险跟原来的水平不一样,怎麽能让他心理平衡?

唐钧:那是他自己的一种选择,因爲都已明著告诉你了,你参加这个制度你要一直参加下去,你以后就可以得到什麽。但是你不能同时参加两个制度,因爲有国家补贴在里面,你不能再多得一份国家的补贴。

关键词•现有老人

主持人:现有的农村老人,怎麽享受新的养老保险?

        何平:总体原则就是农民老得丧失劳动能力后,政府就应该有制度管他。但是因爲以前没有这个制度,现在到了制度起始的时候他已经没有能力缴费了,这样就可以根据他年龄的高低,确定一些不同的办法,比如说他临近60岁了,他原来没有保险,他可以交,从55岁交,甚至可以交到65岁,具备资格了,他拿养老金。如果他已经60岁了,也没有劳动能力了,也可以由子女帮他趸交,然后就享受20年、30年。

        主持人:对很多人来说,那可能是一笔不小的钱。

        何平:这个账也是可以算的,因爲他可能一共交两万元,但是后边可能领回来20万元。对高龄老人,比如70岁或者75岁了,恐怕政策就更加宽松了,因爲本身没有交费能力了,平均预期寿命也不长了,应该归纳在福利里边,属于老年性补贴。如果他不是高龄老人,但是他没有子女,也丧失劳动能力了,就应该通过一些福利性的项目,由政府安排,但是他不应该算在社会保险的范畴内。

        关键词•争抢试点

        主持人:今年开始是在全国10%的县市区试点,谁能成爲试点谁就比较早地享受到这个保障,这个试点怎麽确定?

        何平:试点工作一开始,地方就非常踊跃,10%有可能打不住。我觉得这个也应该有一个弹性,如果大家都踊跃,我觉得10%的试点也可以放大,假如地方政府有这个能力,说我顶多今年不要中央财政那个补贴,我明年就可以得到这个补贴,愿意提前啓动这个事儿,我觉得是值得鼓励的。反正就是广覆盖这个目标的实现,三年能实现就比五年好,五年能实现就比八年好,越快越好。

        主持人:现在有没有一个明确的年限,说哪一年开始全面实现?

        何平:2020年以前,2020年以前必须全部覆盖。

        主持人:试点铺开以后,何所长您觉得有哪些方面是需要注意和提醒大家注意的?

        何平:我觉得三点,第一点就是要落实,农村的管理难度非常大,农村的很多基层政府在运作能力上、财政能力上都相对来说比较弱,所以中央下了这个决心,是不是能够落实到农民身上,就是要抓落实,各级政府要抓紧。第二点是非常关键的因素,就是财政资金必须到位,不能说空话。第三点就是农民居住分散,所以这个保险的管理、服务、运行,一定要有能力完成。

1

来源    :    2009年07月05日    金羊网—羊城晚报

1



Archived Status: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