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GDP增速放缓 中国“穷二代”陷职业困境

自2009年至今,巨型工厂一直是劳工问题及冲突的重灾区。对于问题的诊断大体上有三点:其一、中国走出廉价劳动力时代;其二、强势管理体制已经不能适应现今的“工厂社区”;其三、中国GDP增速放缓的背景下,“新贫困者”、“穷二代”陷入某种精神困境。

有媒体认为,二代民工是“穷二代”,也是玩网游看超女的一代,“穷二代”群体因“整体社会生活成本快速升高超英赶美”,“益发陷入前途无望的精神困境” 。

二代民工的时代与一代民工不同,然而,变化不在于二代民工是“新贫困者”,买不起房。(国家统计局《2011年我国农民工调查监测报告》显示,仅0.7%外出农民工在务工地自购房),而可能在于制造业对二代民工的吸引力下降了。

先说薪酬。富士康国际公布了截至2012年6月30日的上半年业绩,期内富士康国际总营收25.04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6.37%,净亏损2.26亿美元。该公司已连续四年出现上半年亏损。

据追踪中国工人群体性事件的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观察,今年前8个月,该组织平均每月记录29起劳工冲突事件,高于去年同期的11起。而2012年第二季度,中国GDP增速放缓至7.6%,正是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尽管富士康接了苹果大量订单,但该公司今年1-3月利润率仅0.9%。此外,富士康的大举内迁也让利润率极低的成本开支雪上加霜。

目前富士康的工人工资水平约为1800元,今年5月富士康放出风声,大陆富士康员工底薪将调至4400元。不过至今不见动作。

富士康的发言人Louis Woo也许说出了真相:“公司面对的不是工资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年轻工人是否愿意继续从事辛苦的制造业工作。”

年轻人不再认为制造业是一种可靠职业,目前最受学生欢迎的雇主都是国有或曾是国有的服务集团。另一方面,中国劳动力成本价格大幅上涨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劳动密集型企业将生产工厂转移至劳工成本更低的东南亚等地也是必然。

再看劳工环境。我们首先得承认中国政府在近几年确实采取了一些措施改善劳工待遇,但是,仍有缺位的地方。

今年的6月28日,中国劳工观察经过4个月、对10家美国苹果公司(Apple Inc.)供货商进行调查后发现,在中国大陆的苹果供货商工作环境相当糟糕,包括超时加班和工作环境危险等。

在这些劳工冲突事件中,我们很难看到工人组织的工会。

中国法律规定,每一个工厂只要有25名工会会员就可以成立自己的工会。但是由于没有相应的立法保障加入工会的工人不受到资方的报复,因此工人不敢成立工会或参加工会活动。或有工会,不善于为劳工争取权益,只知道组织员工看电影……也形同于无。

中国人口红利将结束,中国劳工的前途如何?这是相关群体们都要面对的问题。不能妥善解决,二代民工仍可能选择逃离制造业或继续制造“骚乱”。

原文链接:http://www.21cbh.com/HTML/2012-10-23/xOMDM2XzU0NjAxOA.html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