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副秘书长:中国女性从事有偿工作的比例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时代周报讯 9月11-17日,去年刚上任的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副署长丽贝卡.格林斯潘(RebeccaGrynspan)首次访华。短短一周内,她马不停蹄—支持中国贫困地区妇女自主创业的活动、参与夏季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考察天津的农村科技创新项目、在北大发表演讲……

9月16日下午,格林斯潘在北京的联合国驻华代表处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专访。

对于此次访华之旅,她总结说:“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对于激励和促进在世界范围内实现可持续发展具有独特的作用。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中国经验弥足珍贵。”

帮助中国有益世界

时代周报:你此次是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副署长的身份访华的,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又是世界上最大的负责进行技术援助的多边机构。许多西方人士也许会产生一种疑问: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为什么仍然需要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帮助?对于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丽贝卡.格林斯潘:中国确实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许多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至今仍存于此,还是有一些非常重要的原因的。

首先,我们不应该忘记,尽管中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但中国仍然有1.5亿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中,3亿人无法得到干净的饮用水,2.3亿外来工人得不到应有的医疗和社会保障,加上近年来城乡收入差别和性别比例失衡急剧增长。中国西部的一些省份,人均收入并不高于苏丹(如甘肃)、菲律宾(如西藏)或玻利维亚(如云南),所以,中国并没有全面实现迅速崛起。

其次,中国要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并在近年内保持收益的公平分配,还必须解决国家发展所面临的一系列重大挑战。实现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促进绿色、低碳经济只是诸多首要任务之一。

此外,联合国计划开发署仍然存在于中国的另一个同等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所面临的大多数全球性挑战只能在与中国合作的情况下才能得以克服,尤其是联合国计划开发署未来将在中国涉及更广泛的合作领域。而且,中国进行国内发展与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帮助和分享经验是同等重要的。

时代周报:我们知道你此行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加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中国在南南合作上的合作伙伴关系。在你看来,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中国经验有何借鉴意义?

丽贝卡.格林斯潘:9月13日,我们到天津市蓟县参观了“中国农村科技特派员项目”,这是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科技部共同发起的一个利用科技创新带动扶贫的项目。“科技特派员”,指的是提供农村科技服务的技术人员,帮助农民通过发展更有效的和共赢的生产方式来摆脱贫困。

这个项目的突出特点就是,它不仅能给农民提供最新的生产种植技术,且能提供新的商业模式,将农民协会和新的产业发展模式结合起来,使得农民、科研人员及企业机构形成利益共同体。

从2006年第一批试点项目启动以来,该项目已经遍布中国31个省市和自治区,项目总资金达到925万美元。目前为止,已有14万项目科技特派员分配到全国各个项目基地。从2008年到2009年,每年有50万农民从该项目受益。

目前,这个科技特派员的模式从成果来看是非常好的发展模式,它不仅仅是对中国的农业发展,而且对全球的农业发展都是非常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农村科技特派员”项目的成功实践,其他发展中国家,如埃塞俄比亚和斯里兰卡,也正在主动探索如何利用中国经验,促进当地农业发展与减贫,今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也会帮助两国当地人民学习借鉴中国的减贫项目模式,以更好地促进当地资金、科技及商业模式的融合推广。

除了在农业问题上中国经验很有价值,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对于激励和促进在世界范围内实现可持续发展也具有独特的作用。中国的经验以及不断的创新也可以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在设计自身低排放和抵御气候变化的发展路径时节约大量宝贵的时间和金钱。

收入分配是大挑战

时代周报:提到可持续发展,本次在大连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主题就是,“关注增长质量,掌控经济格局”。

丽贝卡.格林斯潘:是的。“关注增长质量,掌控经济格局”的主题是一个与中国自身发展方针密切相关的话题。中国已经很好地实现了千年发展目标,中国人自己定义的“小康”、中等富裕水平和全面建设和谐社会与千年发展目标非常接近。

事实上,部分千年发展目标在中国已经实现,如基础教育,比计划提前了13年,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从1991年的6.1%下降到2009年的1.72%,女性分娩死亡率从1991年的0.8‰下降到0.319‰。

然而,正如中国政府承认的那样,要实现“关注增长质量,掌控经济格局”,中国还面临着许多挑战,例如:虽然中国现在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证据显示国家的综合财富并不一定代表一般家庭财富;中国人均收入仍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虽然平均家庭收入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有了急剧的增长,但据估计,GDP增长仍是城市家庭收入增长的两倍,是农村家庭收入增长的五倍;收入分配在中国仍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中国于今年3月公布了“十二五”规划,就呈上升趋势的失衡发表了意见,旨在通过优化财富分配,增加国内消费,改善社会基础设施和社会保障体系,为实现更强的可持续增长创建一个良好的环境。

除社会诸方面的质量增长外,联合国发展计划署还与人民大学在去年共同发布了主题为“迈向低碳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未来”的《中国人类发展报告》,这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

“女人能顶半边天”

时代周报:我们注意到,在你此次访华期间,你的第一次公开活动,是在9月12日出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与玫琳凯(中国)三方合作伙伴关系的启动仪式,而该合作即是旨在支持中国的贫困地区妇女,特别是少数民族妇女自主创业。随后,你又赶赴大连参加本届夏季达沃斯经济论坛。这样的行程安排是否与你本身的女性性别有关?你认为女性在世界经济形势下应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你对商业领域里的中国女性有何印象?

丽贝卡.格林斯潘:我们知道,女性在整个经济危机时期是特别脆弱的,不仅因为她们的收入较低,而且她们进入经济领域的机会也要受到抑制。亚太地区的女性一直是处境堪忧,从事着最差最低薪的工作,性别差异不仅给女性带来长期的不良影响,也不利于整个社会。

缺乏女性劳动力使亚太地区每年损失数十亿美元,在印度、印尼和马来西亚等一些国家,保守估计表明,如果女性就业率提高至70%,那么国内生产总值(GDP)每年将增加到2%-4%,接近许多发达国家的增长速度。在中国,几乎有70%的女性从事有偿工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53%。这个统计数据与更高的长期增长和国家经历的产业化水平持平。

“女人能顶半边天!”这个古老的谚语就是中国女性的真实写照。我此行遇到了许多商业领域里的女性精英,她们聪明、勤奋,为国家的经济作出奇迹般的贡献而受人尊敬。

但是,目前仍然存在着限制女性在商业领域充分发挥潜力的结构障碍,如获取经济资源的机会、社会规范歧视和缺乏资格。所以,我非常高兴能与你们分享本周由全国妇联、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玫琳凯中国和联合国计划开发署为女性创业能力构建的新倡议。

时代周报:目前,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投入到经济生活当中,政界中也不乏女性的身影。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女性国家元首,而你本人也曾出任哥斯达黎加共和国副总统。

但是,在全球范围内,女性从政人士的比例仍然低于男性,例如在中国,2008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女性代表仅占21.3%。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性别平等为何在政治生活中显得特别难以实现?

丽贝卡.格林斯潘:确实,亚太地区的女性仅占据了很小一部分政治职位,少于世界上除阿拉伯地区外的任何一个地方。如你所说,女性政治代表人数的缓慢增长对中国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也是一种挑战。

但全球和区域经验已经证明,女性可以作出与男性等同的政治贡献,相关政策在增加女性参与政治的比率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设定女性参与政治事务的一个目标比率,是增加参与村民委员会农村女性人数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

1995年,北京举办了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中国与国际社会一道讨论并通过了《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这对促进性别平等与全球女性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上个月,中国政府颁布了《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保证综合干预策略,明确了具有挑战性领域的目标。

我很高兴地了解到中国政府面临这种挑战的坚强决心,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其他联合国机构一样,很乐意帮助中国政府与公民社会组织共同提高女性的政治地位。

我相信,无论是在推动两性平等,还是在减贫、气候变化和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等领域,联合国计划开发署与中国之间还有巨大的潜力,可以开发一个光明、繁荣的合作关系。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