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六里桥近百“民工”砸场敲诈工地敛财


9月1日,307医院工地,一名“民工”拎着酒瓶讨要“误工费”。

9月1日,万事达中心后门,聚集着数十名六里桥黑劳务市场的“民工”。他们的任务是替人堵门讨债,每人可得百余元的报酬。

新京报讯 记者卧底黑劳务市场曝光敛财手段:故意生事敲诈工地、收钱替人讨债。

六里桥非法劳务市场,多年来以治安乱“闻名”京城。2006年5月,本报曾以大篇幅报道《北京六里桥非法劳务市场强收好处费调查》。随后,公安等多个相关部门介入调查,该市场被清理取缔。今年5月,北京警方公布治安问题问卷调查结果。312万人次参与投票选出的治安环境最令公众担忧10个地区中,六里桥再次名列其中。本报记者卧底六里桥非法劳务市场半个月,暗访调查发现,这个“黑市场”已从之前向招工者、民工强收好处费,发展到涉嫌有组织的以敲诈工地、攒人头替人讨账等形式敛财牟利。

“六里桥黑市场比以前更黑了。”多名被“敲诈”过的工地负责人说。

六里桥,距离北京西站,不足3公里。

8月22日早晨6时许,六里桥西北角环岛,车流已开始密集。近百民工打扮的男子或坐或站,紧靠环岛绿化园水泥台,眼睛直盯路面。

不远处竖着几块显眼的公告牌,“关于清理六里桥自发劳务市场的通告”称,近年来大量求职人员长时间在此盲目滞留,自发形成了劳务市场,存在非法用工、逃避监督的弊端,广大求职者的合法权益不能得到有效保障。

通告落款是丰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丰台公安分局、丰台交通支队、丰台区城市管理监察大队。

穿锃亮皮鞋抽“玉溪”的泥瓦工

这些“民工”有些特别,多数人并无干活工具。一名男子的衣服上别了“泥瓦工”的纸牌,脚上穿着的皮鞋锃亮,手里捏着的是一盒“玉溪”牌香烟。

早晨6点10分,一辆白色轿车停到环岛边,“呼啦”一下子,环岛边二三十名“民工”一拥而上,轿车前后窗挤满脑袋,“要不要人”。

轿车里下来一个40来岁的男子,自称在良乡大学城承包工程,需招六七名粉刷工。

“你是不是老板?”一名挤在最前面、头戴棒球帽的“民工”问,得到确切答案后,“棒球帽”往环岛一招手,一名身穿黑白条纹T恤衫的男子走到车前,围着的数十名“民工”自动闪开一条路。

“条纹男”上下打量几眼招工者,称这里的“民工”都是他们的人,“粉刷工一天180块,一天一结算。”

这名招工者嫌价高,拉开车门上车准备离开。“条纹男”猛地拿手掰住轿车倒车镜,狠狠地说:“你耍我们呢?今天你就得从我这招人。”“条纹男”一使眼色,原本闪开的“民工”瞬间将轿车围上。

“棒球帽”蹿到车前,发动的轿车刚往前一耸,“棒球帽”立刻大叫“压着脚了”,围着的“民工”跟着起哄,有人拉开车门欲拽招工者下车。

招工者一脸恐慌,赶紧从车窗里扔出几盒烟和一把零钱,趁“民工”捡拾的空当,发动车冲出人群。

记者以想到工地找活干为名,多日在六里桥西北角环岛观察,每次招工者出现,围上去的“民工”总是先确认招工者是不是“负责给工人发钱的人”,随后负责谈价钱的人才出现。

包括“条纹男”在内,每次出来的“谈价人”总是那十几个熟脸的人。只要这些人出现,其他“民工”不敢多说话。

记者几次想凑上去跟招工者说话,“谈价人”一看记者是生脸,示意旁边“民工”迅速将记者挤出圈外。

生人受排挤“干活”就是“砸工地”

这个非法劳务市场的“民工”很紧俏。

8月28日从早上6点到中午,环岛旁共来五六拨招工者,“谈价人”跟招工者谈妥后,总是带着熟悉的人跟着招工者离开环岛。

虽然招工者承诺长期干,记者发现这些上午被招走的“民工”,当日下午或次日就再次出现在环岛等活。

记者跟一些“民工”搭讪打听原因,“民工”们都是缄口不言。记者问怎么找活干,“没活干。”大部分“民工”都这么说。

“你不熟悉这儿情况别在这儿混,老大要找你麻烦。”多次搭讪后,“民工”李平(化名)向记者透露。经常在这个劳务市场的“民工”大都不是正经干活的,“我们都是跟老大一块下去干活。”

“干活”的意思就是去砸工地,“就是敲诈工地。”李平说。

“现在风声紧,带生人下去有风险。”李平说,想跟“老大”下去干活,得熟到一定程度。

随后,记者请李平吃饭喝酒,李平答应“有活我跟老大说叫你一起去”。

装老实的“民工”进工地就变脸

9月1日早上6时,等活的“民工”谈论,一名刘姓“老大”揽到活,需要10多名民工。

1个小时后,一名李姓“老大”出现在六里桥黑劳务市场,招呼近10名熟悉的“民工”赶往工地,记者也混入其中。

乘坐公交车到达丰台区北大地公交站后,李姓“老大”围拢“民工”开了个会,告知要去干活的工地位于307医院,“这趟生意是揽活的刘老大转给咱们的,刘老大收了信息费,一会儿给工地打电话,有人来接。看看情况,再说啥时候砸工地。”

李姓“老大”吩咐,等工地的人来后,让看上去忠厚老实的“民工”老王去接头,其他人不准说话,“都装得老实点。”

8点30分许,307医院工地一名周姓负责人来接工人。

到达工地旁的工程部后,这名周姓负责人说一会儿等老板来后就发安全帽,带这些工人下工地熟悉情况,正式分工干活。

半小时后,看工地老板还未到,李“老大”开始给民工使眼色,并叫嚷“赶紧安排干活”,其他“民工”随即骂骂咧咧起哄。

周姓负责人立即给老板打电话,神情很紧张,同时不住打量招来的这些“民工”。

记者注意到,周姓负责人用方言,对着电话称“这些民工穿得都挺体面,不像干活的”。

9点30分许,李“老大”暗示“民工”,周姓负责人做不了主,一会儿准备闹事,闹到老板来了为止。与此同时,李“老大”打电话给六里桥黑市场民工,表示“需要增援”。

“老大”带头工地内殴打包工头

截至10点30分,两拨增援的“民工”陆续赶到工地,共有30余人。

“咱们说好的,一天工钱280块,还有我们的车费和饭钱,你都得出。”李“老大”和几个挑头的“民工”上前拽住周姓负责人衣服。

“一天280,比我的工资都高。”周姓负责人说,他找的是姓刘的带人来干活,“工钱说好的也只150元一天。”

李“老大”一口咬定,周姓负责人就是直接跟自己联系的。

随后,数十名“民工”押着周姓负责人,从工地项目部到生活区找“能给赔偿”的负责人。

到生活区后,李“老大”和多名“民工”开始动手殴打周姓负责人。打人者很有经验,只捶打胸部和后脑。

11时许,工地一名潘姓经理出现,问明情况后,称工地并未招人。

“这都是他(周姓负责人)自做主张,我们没让他招人,你要损失只能找他个人,公司不赔钱。”

看到潘姓经理推脱,李“老大”又带领“民工”,押着周姓负责人强行进入工地,在工地内继续殴打。工地方随即报警。

此时,李“老大”警告同行的“民工”,一口咬定姓周的直接跟他们联系的,“早知道咱们应该先报警,他们先报警,咱们就被动了。”李“老大”大声说着。

民警赶到后,了解完情况警告不得闹事。

遭到多次辱骂、殴打的周姓负责人,此时在工程方掩护下脱身藏起。

李“老大”带着“民工”空手返回六里桥。

故意头磕钢筋向工地要赔偿

“一听说来人是六里桥的民工,当时心里就直发颤。”9月1日下午,307医院综合楼工地潘姓经理证实,被殴打的周姓负责人是朋友介绍来的,想招人承包工程。两天前,小周说自己能找到老乡来干活,“小周很老实,想包工程赚钱没错,但没经验挨了打。”

事后,周姓负责人怕这拨“民工”再返回来打他,已卷铺盖离开了公司。

“把责任全推给小周,撵走他,都是无奈,我们也怕那些民工再来闹事。”潘姓经理说,他在工地干了多年,像这样的诈骗,几乎每年都能遇上,“一看就是来讹诈的,连个工具都不带。”有时实在躲不过,每次都是“私了”了事,“如果因此耽误工程进度,那损失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岳各庄一工地也遭到过六里桥黑劳务市场的讹诈。

工地负责人王女士称,工地负责人当时气不过六里桥来的“民工”磨洋工,动手掐了一名“民工”脖子。六里桥黑劳务市场来了数十名“民工”堵门两天,最后不得不出3000元“私了”。

六里桥“民工”李平透露,前两天,“老大”带李平等人去岳各庄干活,干到第二天,“老大”安排同去的“民工”假装搬运钢筋时发生工伤,“其实是故意的。拿钢筋往头上磕,然后说是被楼上掉下的钢筋砸伤了,逼着工地老板给钱。”

最后,工地老板怕事闹大,给了两万块钱“私了”,受伤的民工只拿到几千块钱,“老大”赚了一万多,跟着去凑数的工人一人一天给200元好处。

“砸工地”分工明确成生财主业

9月2日上午,李“老大”再次带着之前去307医院工地的那拨“民工”出发,共约30多人。记者驾车跟随。

这次的地点是天津市武清区东马圈砖窑村。

到工地后,工地老板质疑李“老大”等“民工”不像是干活的人,李“老大”再次鼓动民工,殴打老板助理,并最终每人拿到180元的“误工费”。

多名参与“民工”透露,此次参与讹诈的“民工”,老板给他们每人的钱其实是200元,“都被带头挑事的人抽了20元份钱。”

李保全(化名)在六里桥黑劳务市场“混江湖”已有4年多。他称,“老大”带队诈骗工地,已成为这里的“民工”生财最重要途径。

李保全称,市场里面有分工,有人专门上网发劳务信息,还有人四处散发劳务名片。

“比如你要招民工,我是发名片的,你看到名片和我联系,这时我就将招工信息传达给老大,剩下的过程,作为中间人的我并不出现。”李保全说,接到招工者电话时,无论老板提出多低的工资,“中间人”都会先应承下来。

“老大”们拿到招工信息后,亲自带人去需要招工的工地,“故意说当时承诺的工资高,到了工地才发现工资低。此时老板找不到中间人,这些‘民工’就耍无赖寻衅滋事,说招工者耍人,所要误工补偿。”

如果招工者留下“民工”干活,这些“民工”到工地后,会以各种借口挑毛病,饭菜、住宿等都是借口,“这是想激怒招工方,就盼着招工方打骂他们,一旦双方有冲突,就会不依不饶讹钱。”

各级“老大”收入颇丰市场成赌场

李保全透露,六里桥黑劳务市场大大小小的“老大”们,“最少年收入十几万元。”

在李保全看来,黑劳务市场的老大们日子相当滋润,“每讹诈一笔,老大们都能下馆子喝酒,打牌,住宾馆,逍遥好一阵子。”

这种说法得到黑劳务市场很多“民工”的证实。

9月1日,六里桥黑劳务市场旁一个烟酒超市门口,近20名“民工”聚拢一圈看人赌博。

玩牌的正是市场四五名“老大”,一个小时内,一名“老大”输掉7000余元,面不改色。

记者调查该黑劳务市场过程中,随处可见“民工”们赌钱的牌场。

“老大们的好日子直接刺激其他人效仿,这个市场几乎没人再愿意苦心巴力干活。”李保全说,六里桥黑劳务市场形成近10年,2006年之前,来此找活干的民工不乏勤劳者。但之后民工们逐渐“变质”,“以前是市场黑,现在人都黑了”。

昨日中午,六里桥黑劳务市场再次发生斗殴事件。

一名开着山东牌照轿车的男子来招工,交谈中与“民工”发生争执,10余名“民工”一拥而上,将该男子鼻子打出血。

男子报警后,动手男子迅速散开。

■ 揭秘:黑市场“兼职”讨债公司

除了涉嫌敲诈工地,六里桥黑劳务市场还有其他敛财牟利的手段。

手段 1 收钱替人堵门讨债

9月1日,该黑劳务市场一名白姓女“老大”称,手里有一个要账的活,“工地欠了工程老板的钱,现在工程老板让去堵门,只要去不用干活,每人每天110元报酬。”

当日上午8时,记者跟随白“老大”来到万事达中心北门。一到场,白“老大”就吆喝50来个“民工”,“排成队堵到门前”。

此时,两辆警车和数名民警赶来。

白“老大”指示“民工”们不要站起来,可以打牌。随即,数十名民工三三两两聚拢打牌。

到了中午,白“老大”吩咐“民工”们靠围墙站成一排点名,每个民工分到10元饭钱。

当日下午,白“老大”将“民工”们带到人员密集的万事达中心南门,吩咐堵住正门,“堵住门不要让里面的人出来。”

直到下午5时许,雇佣方将100元钱分给“民工”们,白老大则从雇佣方领取好处费,揣着厚厚一叠钱离开。

李保全透露,联系“要账”业务赚取人头费,也是六里桥黑劳务市场的诈骗方式之一,“这主要是针对跟他们不熟的新到民工。”

手段 2 强行拉人头收好处费

“愿不愿干保安?”8月31日,记者坐在环岛水泥台上“等活”,两名男子主动上前来打招呼。

“一个月1800元,包吃包住,就在北京西站的劳动局上班,风不刮雨不淋的”一名年轻男子递上名片,印的名字是李兵,职务是某保安公司人事部经理,另外一名男子在一旁帮着游说。

记者表示想去工地干,对方称过几天工地就会有活,“到时候调你去工地”。记者称要考虑后答复,两人前后脚跟随,此时有人上前跟记者搭讪,两人飞起一脚将搭讪者踢走。

从早晨7点磨到上午9点30分,看记者始终无去干保安的意思,给名片的李兵按捺不住了,拽住记者衣领,拿脚踹了记者两脚,咬着牙吼,“你耍我呢?今天你不去也得去。”

两人一左一右拽着记者来到六里桥南安安市场附近,一名身穿黄T恤的女子已在此等候。

见到领来人,“黄T恤”与李兵走到僻静处,“黄T恤”数了几张百元钞票给李兵,李兵理都没理记者,就跟其同伙扬长而去。

“黄T恤”告诉记者,她是保安公司的人,李兵是专门给他们从六里桥找保安的“贩客”,“他找到人,我们付钱。”

“你要去的地方是房山,工资1200元。”“黄T恤”说。之后,记者以上厕所为名脱身,“黄T恤”的人追了一段返回。

次日,记者再次到六里桥黑劳务市场调查时,李兵再次出现。

看到记者在,李兵嘿嘿一笑,主动上前跟记者打招呼,“咋还没上岗就跑了回来?”

听到记者说承诺的“北京西站附近上班,月工资1800元”都是忽悠人,李兵摸了摸头,“本来还想给你点钱,结果昨晚上打牌输光了,以后哥有好活一定叫你。”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