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住院名字竟成“别人”工伤者誓讨公道

南方日报讯 打工者黄爱萍因双小腿粉碎性骨折工伤,住进花都炭步医院后,名字被换成“潘娟”,经历了质问、争执、协商之后,用回了自己的本名。昨日,记者联系到黄爱萍的家属胡理论,他告诉记者,名字换回来之后,他们“讨公道”的底气很足,已经向炭步镇递交了工伤鉴定的申请,“只等出院诊断书,就能向花都区申请工伤鉴定了”,他说,“公司(佳恒板业)没给我们买社保,工伤也不能白遭罪,一定要将赔付进行到底”。

事件的最新进展是,黄爱萍于8月20日进行了术后复查,炭步医院将在今日给出X光片,胡理论说,“看复查的情况,如果X光片拍出来结果比较好,我们就决定出院”。黄爱萍追讨工伤赔付也在密锣紧鼓地进行中,胡理论透露,他们已经向炭步镇提交工伤鉴定申请,只等出院拿到诊断书就向花都区人社部门申请鉴定。

伤者:盼出院拿诊断书

“继续在医院住着,好像也没太大必要了”,胡理论说,妻子现在每天只服用“血府逐瘀丸”,一天两次,没有其他的治疗,“既不打针,也不挂水”,医生叮嘱黄爱萍要多喝鱼汤、吃豆腐这一类蛋白含量比较高的食物,“补充营养,帮助长骨头”。

对于黄爱萍夫妇来说,快点出院也是无奈之举。一方面,有了出院诊断书,他们才能向花都区人社局正式申请工伤鉴定,“之前去跑过一次了,因为住院用的是潘娟的名字,跟申请人名字不符,所以申请失败了”,既然用回了本名,黄爱萍夫妇追讨工伤赔付的心情更加迫切。

另一方面,经济压力也迫使他们必须尽快解决事情。从黄爱萍受伤的那天起,公司就通知胡理论也不用上班,专心陪护家属,公司给黄爱萍夫妇开出了每人每月1100元的基本工资,“上班的时候我们每人每个月都有2200-2400元的,现在老婆还要养病,这点工资肯定不够用”。

单位:“最后通牒”未能执行

胡理论告诉记者,黄爱萍出事之后,他去公司“谈判”,公司请的律师给他下了一份“最后通牒”:如果在8月20日前还不能解决工伤的事情,他们夫妇都必须自离公司,否则停发工资。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解决工伤的事情是什么意思,到底要怎么解决?”胡理论说,律师也没有提到赔钱的事情,什么具体条件也没谈,于是,他跟律师以及公司人事部的人发生了争执,这场谈判不欢而散。

8月20日的期限已经过去,黄爱萍夫妇并没有接到离职的通知。“工资还没有拿到”,胡理论说,每个月都是20日发工资的,公司贴出通知说周六不上班,工资周一发,他对自己能不能拿到工资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除了基本工资,佳恒板业为黄爱萍夫妇支付的还包括每天的伙食费,黄爱萍本人20元/天,胡理论12元/天,两人每月共计960元,“随时可以自己去公司拿的”,胡理论说,超过960元的部分,就从他们的基本工资里扣。此外,公司以现金支付黄爱萍的医药费、床位费,以及胡理论的陪床床位费,两人共计每天59.2元。

医院:病人已符合出院条件

黄爱萍的主治医生是广州市花都区炭步医院外科主任汤海沂,因为他本人不在,记者采访另一名外科医生时得知,黄的情况已经符合出院条件,下一次手术要根据复查情况决定,“建议每月来复查一次”。

黄爱萍于8月20日进行了一次术后复查,X光片还没有拿到手。胡理论说,“我去医院的电脑上看过了,我不太懂,看片子的情形是骨头都还没长出来,应该也没那么快吧”,医院告诉他的是,周一上班就可以给出X光片。

【部门说法】

人社局已介入调查

“不为员工参保,单位面临巨额赔付”


广州市人社局工伤处处长陈泰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花都区人社局已经介入黄爱萍事件的调查,“最终的结果还没有报上来”。来自医院和佳恒板业的反馈信息也显示,花都区人社局已经向当事双方分别了解过情况,“人社局有人来问过”。

劳动者同意换名是出卖自己的权益

“不管单位如何要求换名字住院,劳动者都不能同意,这是损害劳动者权益的行为”,陈泰才说。不少劳动者要么出于利益诱惑,默许单位换名骗保,要么被威胁,“担心自己的医药费没有着落,还有自己的一份工为此丢了没人管”,所以选择了忍气吞声,造成的结果是工伤鉴定缺乏证据,追讨赔付障碍重重,最终不得不跟单位“私了”,拿着一、两个月的工资走人完事。

单位瞒报工伤劳动者应自己申请

即使单位没有为员工参加工伤保险,一旦发生工伤,劳动者仍有提起工伤鉴定要求赔付的权利,“劳动者的工伤保险权利不应被剥夺”。

“企业不为员工参加工伤保险是违法行为,我们查实一个,处理一个”,陈泰才说,按照规定,发生工伤,单位应在一个月内主动为员工申请工伤认定,书面提出,如果企业没有提出,劳动者个人可在一年内到人社部门办事窗口投诉,从工伤发生的那天到劳动者自报工伤之日,发生的所有费用工伤保险拒不支付,全部由用人单位承担。“通常发生工伤之日起的前几个月,都是医药费用产生最多的时间段,如果单位没有及时报工伤,承担的费用很高”。

给部分人参保,对员工区别对待,一旦发生工伤,单位将面临劳动部门开出的巨额费用单。以佳恒板业为例,单位未给员工全员参加工伤保险,一旦查实,他们将面临:1、必须全员参保,补缴参保费用;2、从员工建立劳动关系之日开始计算,按照万分之五每日收取滞纳金;3、处以欠费总金额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

【账本】

佳恒板业要为黄爱萍赔多少?

就黄爱萍事件,陈泰才算了一本帐。因为黄爱萍双小腿骨折,如果材料齐全进行工伤鉴定,一般情况下会鉴定为9级或者10级伤残。

佳恒板业需要为黄爱萍支付的费用包括:

一、医药费,按实际情况全额支付。

二、医疗终结后,按工伤等级给予补助,本该由工伤保险基金给予的部分,因为黄未曾参保,全部由单位支付,其中,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根据黄的实际情况,应按照广州市社平工资(4541元/月)的60%支付,如果鉴定为9级伤残,则需要付9个月,如果是10级伤残,则要付7个月;在解除或中止劳动合同时,单位还需要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9级伤残付8个月,10级伤残付4个月;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9级伤残付2个月,10级伤残付1个月。所以,总体上,如果黄爱萍鉴定为9级伤残,佳恒板业需要支付4541(元)×60%×19(月)=51767(元),鉴定为10级伤残需要支付4541(元)×60%×12(月)=32695(元)。

三、工伤期间,工伤员工工资照发,“上班拿多少,工伤也该给多少”,像黄爱萍这类拿计件工资的工人,应该按照平时工资发放,不能只给1100元/月的基本工资。

四、第二次医疗期,也就是黄爱萍复查后符合第二次手术的条件,动手术取出钢钉的时候,她也能享受工伤待遇,看具体情况而定,通常是1-3个月。

【纵深】

冒名住院背后


骗保屡屡得逞浮现制度漏洞

黄爱萍以“潘娟”之名安然住院达24天,如果不是当事人警觉追究,也许还将以“潘娟”的名义出院。发生工伤,冒名顶替住院的事件屡见不鲜,在这背后,存在着多种利益的冲突和纠葛。骗保屡屡得逞,折射出制度上的漏洞。患者名字“偷天换日”,为何医院能睁只眼闭只眼?参保人未受伤却“被住院”,工伤保险究竟在保障谁?

医院是潜规则的参与者?


胡理论将矛头指向医院,他认为医院与佳恒板业之间存在某种“默契”,“我们公司的工伤很多,有时候一个月都有几单,全部送到花都炭步医院和花都区人民医院,送到其他医院做手术,单位都不认的,不给医药费”。

记者了解到,根据规定,发生工伤的原则是“就近救治”,当病情稳定后,应该送往工伤协议医院治疗。花都炭步医院和花都区人民医院都是该公司的工伤协议医院。

院方的解释否认了默契的存在,“医院也是受害者,农村的医院,没有看患者身份证的习惯,很多农民来看病,根本不带身份证的,写什么名字就是什么名字了,谁想过会错?”

然而,只要稍微核对一下身份证照片,院方应该不难发现,登记的名字和真正的患者不符。在病人家属屡次纠正的情况下,医院明显对“黄爱萍”不是“潘娟”知情,为何不询问单位,非要等到病人家属与单位矛盾激化之后才出面调解?在这一事件中,医院虽然声称自己是“受害者”,恐怕以难辞其咎。

单位为什么要铤而走险?

因为工伤保险待遇优厚,不法用人单位铤而走险采用冒名顶替住院的方法,企图“瞒天过海”,一方面逃避自己的责任,另一方面,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了大多数费用,单位自己一点都不用掏,“甚至还有得赚”。在利益的诱惑下,不法用人单位往往选择铤而走险,只要“民不举官不究”,就能得偿所愿。

“对于工伤骗保的行为,我们查实后都会严格处理”,陈泰才说,但是,当事人不举报,人社部门无法得知,劳动监察部门“人力有限”。也就是说,类似冒名顶替住院的案例,也许还将会继续发生。

不仅仅是工伤保险,其他社保种类,比如医保,也有骗保情况发生。“分解住院”就是一种常见的伎俩。违规医院劝说参保人在治疗未结束的时候出院,然后再次办理住院手续,医院多安排一次住院,就多获得一个住院人次,也就可以在与医保基金结算时多获取基金。目前,医保系统对各定点医院的监察已经相当严格,一旦骗保,将难逃追究。因此,对骗保的行为,并不是不能查,关键是查的力度和方法。专家认为,工伤保险屡屡被骗,应当考虑实行更有效的监管手段,不能仅仅依靠劳动者自己举报。

缺乏工伤的医学证据,劳动者追讨赔付无门,他们该何去何从?对此,律师给出的意见是:只要找到现场目击者和工伤者的同事证明受伤者身份,通过劳动合同、工资单、工作胸章等确认工伤者和单位存在劳动关系,还是可以提起工伤认定,要求单位赔付。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