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举报董事长贪污反遭报复

2000年云南省红河自治州对本地国营糖厂进行股份制改造,各县十多家糖厂一千多名职工,通过各种管道集资一千多万元联合成立了集团公司,职工股占集团公司总资产超过66%,到了2005年,董事长王进挺声称公司准备上市,要求职工放弃自己的股份,不愿放弃股份的职工,将不予安排岗位。当董事长完成了对职工股份的收购之后,职工们才恍然大悟,集团公司并没有上市,只是公司完全被董事长一个人给控制了。

从 2007年开始,集团公司各糖厂的七名退伍军人开始代表职工进行上访,举报董事长诈骗职工股份、偷逃国家税收、以及长期挪用公款等违法犯罪行为,但是 380多名职工联名的上访材料却被不知哪个政府部门的人偷偷复印出来转给了被举报的董事长手里,以至三十多名积极参与举报并拒绝写悔过书的职工或被终止劳动合同,或被开除。董事长还扬言:“你们去告吧!老子上面有人,老子有的是钱!拿出几百万就能把你们拖死。”

下面请大家收听云南省红河自治州弥勒县蓬普糖厂职工代表王云华与谢加荣跟我的谈话。

持股工人联名举报董事长非法收购股权


王所在的国企2000年改制后,变成股份制,当时一千多名职工根据不同的财力状况多多少少都入了股。王当时以每股一千元的价钱入了十股。
 “我们的公司并不是他(董事长)自己的,是我们当时国有改制以后,是属於政府送给我们广大员工的,而且是我们员工自发组织的个人捐钱,卖房子、贷款来支撑这个企业,是我们自己员工拿出自己的钱血汗钱来把我们的公司壮大(成现在这个样子)。后来等我们把股权买了部分以后,部分呢由政府少量动了一小点,剩下的股权都是由我们员工自己出钱买的。”

另一名职工代表谢家荣说道,员工自己出了一千九百二十万元,占公司总资产的66.26%。”谢是一名负责搞糖料甘蔗的普通员工,属于一线员工。

2005年,公司董事长在没有经过职代会或股东大会表决的情况下,就以公司要上市的理由,强制性地以每股两千元的价钱从员工手上把股份买回。

有部分员工不同意在转让股份的协议上签字,公司便威胁谁不签字就“不让他工作”。无奈之下,所有员工都签字同意转让股份。但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董事长开始向公司要求领取巨额奖金。

“根据董事会的资料,董事长说要一千万奖金。董事会同意了。当时下面的员工还不知道。他(董事长)第二次的时候要两千万,董事会就不同意,公司的职工知道了,就开始举报了。”

谢也说道,“至始至终他用的钱都是我们公司自己的钱,也是我们企业大家任何一个员工苦来的钱血汗钱。”

当时公司在职工人有四五百人,工人们以复员军人为代表,向弥勒县各部门举报董事长偷税漏税、欺骗员工非法收股份和长期挪用公司资金,有386个人签过字。

“县级检察院,包括公安、中级检察院都在里……包括我们省公安厅都在立案侦察这个事。我们已经把我们所反映的材料都发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迟迟没给我们答覆,”谢说道。

有关部门调查未果,工人代表们于是又把问题反映到了省纪委。

举报合法,公安厅队长承认董事长职务犯罪

据谢,政委书记何建雨曾接见过他,并指出工人们举报的事情基本上符合法律程式,基本没有违反法律法规。另外,公安厅队长、地税局局长也均表示董事长有犯罪及偷税漏税行为。

“我们省公安厅副总队长李扬明也跟我们讲,我们所举报的事实已经查清,他王进挺的确是职务犯罪的,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国家地税局易局长也说他偷逃国家税款二千几百万是事实,个人偷逃税款六百万也已查清。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呢,迟迟没有把他抓起来。”

共产党员伸张正义,反遭董事长打击报复

谢1988年入党,又是老兵,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他觉得举报董事长的种种贪污罪行是对的。

“为什么就是对呢?因为我们觉得他这么做是违背本体国法的事情,他现在是我们的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但是我们觉得他没有好好地善待好我们的员工,没有真心实意为企业服务,没有真心实意为我们的社会做贡献,而是为了他的自己的利益做贡献,为了他家人受效益,所以我们作为老兵,而且我也是个共产党员,所以觉得必须站出来。”

“如果我们共产党员在遇到这种坏人坏事的时候不能站出来正义,配合当地公安机关或者政府做好我们企业内部的事情,我觉得对不起我们的党,也对不起我们的祖国,对不起我们这么优秀的企业员工。”

没想到的是,员工签名举报的信件被某部门人员偷偷复印,参与举报的职工们被从公司人事名单中一个个地找了出来。董事长随即开始对工人们进行打击报复,手段包括劳动合同自然终止后不再续约、同工不同酬等。

“我举报过后,他叫我写悔过书,我不写嘛!”然后王就被免去了办公室主任的职务。2008年7月王的劳动合同到期时,公司终止了王的劳动合同。

谢的劳动合同到2008年5月31日也自然终止了。谢为二级残废军人,1986年当兵,1990复员,如今已经工作了近十九年。另有其他三四十名坚持维权的工人的合同遭到终止。

工人们上访找仲裁机关维权,公司拖延执行法院判决

“我们向我们的所在的管理部门,特别是我们单位这些要反映了,对吧?一层一级等我们走了,一个企业啊,有什么事自己能解决尽量的,但是我们公司现在是不能解决我们的事,所以我们也到相关部门也反映了,反映势头已经扩大,回为这个事情呢,嗯……没有一个正面地给我一个回答。”

坚持维权的三十多名工人于是通过县里的公益法律援助中心,提起劳动仲裁,要求恢复劳动关系。

劳动局仲裁结果是:一,责成公司与终止劳动合同的工人们签订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第二,公司赔偿双倍工资。公司不服,上诉到弥勒县人民法院,法院维持劳动仲裁的原判。公司又上诉到了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中院依旧维持原判。

然而,二审判决2009年4月中旬下来后,公司并没有立即执行。

“他没有执行,他就是拖,现在他不执行。现在,政府给我们双方一个平台来了协调,但是他迟迟不答应,没有答覆我们。他没有诚意,为我们员工支款了吧,他没办诚意,”谢说道。

弥勒县的工作慰问组建议双方首先签无固定期劳动合同,先上著班,其它事项慢慢再说。

 “我们弥勒县县政府对这件事高度地重视,叫他们(公司)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签订劳动合同。他们(公司)的态度就是按照他们提出来的条件,签劳动合同。不允许我们提什么约定事项的。”

而上访的工人希望增加约定事项,如说签了劳动合同以后,回去上班不允许再打击报复;同工同 酬等。“但是现在还没有写上。”

工人们则担心就是恢复了工作以后,就算是有了这份合同回去上岗工作了,也不一定能拿得到钱。而且工人们举报得罪了的董事长还在位,还有可能会继续对工人们实行打击报复。

企业工会受董事长一人控制,重新选举困难重重


王和谢也有想过通过工会,与企业签订集体合同,但无奈企业的工会、政工馆权利都是由王进挺一个人说了算,无法真正代表工人的利益。

“等於已经没有恢复人编织的都不是属於他任命,并不是属於所以员工来自发组织的,是他自己任命的。我们员工选出来,他也不用,我们不选他,他又提拔起来。”

公司里的工人也有选过自己的工会代表、党小组党员及支部书记等,但只要董事长不批准,选了也等于白选。“他说我们员工选出来的工会组织是为员工说话的,他不需要这种人。”

谢总结道,公司的事情已经超越法律许可权范围了。“他(董事长)说了算,一人说了算,他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的事情。”

政府工作组的意见则是先跟企业先商量一下。

专家建议,维权的工人们说服县总工会能支援企业重新选举工会,然后维权的工人们争取选进工会里,作为工会委员,按《工会法》的规定,当选的工会委员在任期内,不可以被随意解雇,解雇的话要经过工会同意的。“是工人的工会就不是老板雇主和企业领导控制的工会,这时候工人们一方面有更好的保障,不被打击报复,另外一方面,未来企业工人的各项权利、福利待遇、休假、工作时间、劳动安全什么的,你们就更多的这个发言权哪!”

其实,工人们曾在股东大会上提出希望企业工会进行重新选举,但无论是工人召集还是由县工会出面,王认为都是比较困难的。“企业不支持工会重新选举。当时的时候三百八十多个人举报,他(公司)采取各种手段打击报复,都不敢说真话了现在是这样的。”

工人正义募捐支持老兵北京上访,誓将董事长绳之以法

据王,省纪委调查的结果是董事长已经违反了国家的法律法规。但现在还没有处理,现在董事长仍然逍遥法外,而且仍然在公司担任董事长之职。

在各个部门的这个答覆已经很清楚的情况下,工人们实在看不下去涉嫌犯罪的董事长却还在职务上,一手遮天,继续对举报的工人实施打击报复。

“作为我们员工来说,现在我们的董事长王进挺到现在还没有得到逮决,我们也不服,为什么不服呢?省公安机关已经查清楚我们的材料属实,为什么迟迟不把我们公司董事长王进挺抓起来呢?‘申正义,讨公道,深远支持老兵上北京去上访’就是这个道理。我们现在员工自发的组织捐款、捐物,让我们这些老兵上北京去讨一个说法。把确实犯罪的王进挺绳之以法,告慰我们这些员工。这个事情是得到我们员工广大的支援的。”

谢表示,员工自发组织去北京上访讨说法并不是表明员工不维护党和政府,而是恰恰为党和政府好。上访的工人们也得到县委县政府、工会的支持。“县工会让企业不要违法,按照法律程式办理,但是他们就是不听嘛!”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