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范围内涨工资已成燎原之势 内外条件都具备


1
        原地“趴”了近两年的最低工资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随著各省市地方两会的召开,涨工资的呼声就一浪高过一浪。江苏省在全国率先确定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此后,北京、重庆、东莞、上海等也纷纷表示已具备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条件。有专家表示,所谓“条件”具备,一方面是财政有余力,另一方面更是招工太难。

1



1

        缘起“招工难”

        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昨日发布的用工需求显示,去年第四季度深圳用工缺口爲81.9万人。深圳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翟玉娟认爲,深圳工资缺乏竞争力是导致“招工难”的重要原因。而对于低收入的农民工来说,增长缓慢的工资很难满足生活成本日益增加的需求,而这往往成爲他们离开务工地返回老家的原因。

        “我在江苏溧阳打工快5年了,加班加点每月拿到960元收入,扣掉住宿、交通、吃饭、生活等基本费用,一省再省,也只剩下几百元了,这几年老家的企业也多了,纯收入和苏南一带相比,差不了多少,主要是家里的生活成本低。”家在江苏盐城的农民工张福荣告诉记者。

        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劳动关系处处长金鑫表示,当前,许多地方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民工荒”,尤其是在经济开发区、制造企业和出口加工型的企业,“招人难”现象更加明显。

        在他看来,提高工资标准不仅是职工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同时也成爲企业留住人和稳定岗位的必要条件。

        小企最“受伤”?

        金威科技信息(常州)有限公司人事处负责人胡蕊告诉记者,在当前“民工荒”时期,企业的招聘成本和培训成本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员工一时半会儿不会寻求变动,稳定性得到保证了,因此节约了因员工频繁流动而不断增加的招聘和培训成本。

        “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肯定有利于工人找工作,包括大学毕业生。工资高了,愿意出来的人自然就多了。”胡蕊说。

        不过,上海浩睿信息咨询分析师黄仪新坦言,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影响较大的可能是一些小型的私人企业。

        “一般来看,提高工人工资,会增加企业的生産成本,特别是轻工业、家电等领域,竞争比较激烈,企业利润也小,生産成本上升会让企业经营面临困难。”他说。

        但他同时认爲,此举也会産生反向“推动力”,企业要想扭转成本上升导致的竞争力下降,就不得不加大企业研发力度,提高産品附加值,反而能获得更大的利润。

        “最低”幷非指导价

        “最低工资标准也不是越高越好,如果不符合地方经济的客观实际,就可能对企业发展産生影响。”上海商学院管理学院教授彭理正表示,因爲需要最低工资标准约束的,一般都是中小企业,如果贸然调高,说不定适得其反,导致更多人失业。

        彭理正提醒,不要把最低工资标准当作工资指导价。“少数企业开出的工资向最低工资标准看齐,但招工时却忽悠求职者‘薪水比市里规定的高’。其实,最低工资标准应该是少数人的收入保障,是最低綫”。

        “值得注意的是,在涨工资的同时,要防止某些垄断部门和政府机关也借机涨工资,使市民最大的‘期盼’被利用,从而让既得利益者受益,让市民受伤。”他补充表示。

1

来源  :  2010年02月04日    中国经济网

1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