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排斥:对社会弱势群体的重新概念化(二)

五、反社会排斥的政策

随>社会排斥现象的加剧,欧洲国家纷纷制定相应的政策以解决社会排斥问题。根据Rodgers (1995b)、Silver和

Wilkinson(1995)等学者的概括,欧洲国家所制定的反社会排斥政策可以分为如下四类:

第一,劳动力市场介入(labour market intervention)。长期失业是欧洲关於社会排斥争论的一个核心。融入劳动

力市场,亦即就业,不仅可以提供收入,而且可以提供把个人和社会联结起来的社会与符号价值。所以绝大部份反社会排斥的

行动都特别针对失业(Cars & Allen, 1998; Rodgers, 1995b)。近年来,欧洲已经发展出一些克服劳动力市场排斥的

政策和方案:其一,提高失业者组织和参与社会能力的政策和方案。譬如,French Commissariat au Plan所提出的建

议、英国工会委员会建立的“失业者中心”、以及“欧洲失业者网络”。其二,用于劳动力市场嵌入的政策和方案。除就业交流

(employment exchange)外,还包括其他一些方案,例如,新型服务企业的发展、对在长期失业者中招募工人的企业的财

政刺激、对低技术劳动力市场管理的改善、意图在失业者和潜在雇主间建立联系的临时就业(stages d’insertion)、处理

妇女特殊需求的政策、以及促进自雇的政策。其>,防止失业和社会排斥的政策和方案。譬如,抑制解雇、支持劳动密集型的

生产、发展工作分享和其他新型的工作方式、发展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合作等(Rodgers, 1995b)。Silver和

Wilkinson(1995)亦用“通过经济手段实现嵌入”(insertion by economic means)来描述这些反劳动力市场排斥的政

策,认为它们的理念在於把创造就业和商业(job and business creation)与反社会排斥的社会目的整合起来。譬如法

国的Entreprises d’insertion(EIs)、associations interm diaires(AIs)和rgise des quartiers,即是

把工作群体看作为具有社会和经济好处的一个“社区”。和许多小企业一样,它们利用友谊传统并唤起赞助人(patrons)对其

雇员的道德或市民责任。这种嵌入超越了现金交易关系,它是通过一个工作岗位把被排斥者个人生活的文化、教育、健康、家

庭和其他方面全都整合起来。

第二,提升能力(raising capabilities)。能力是人们在劳动力市场竞争中的一个重要砝码,所以提升能力

(Rodgers, 1995b)或进行培训(Silver & Wilkinson, 1995)被看作是反社会排斥的又一种类型的社会政策。

Rodgers (1995b)认为,在欧洲发展起来的这种类型的社会政策,或者是支持失业者的常规方案的组成部份,或者是专门设

计用来克服社会排斥的,例如法国的实验计划――Contrel’exclusion和une qualification。后者就是用来处理被排斥

者较少参与训练方案,以及即使参与也获益较少的趋势的。其中包括发展特殊的制度机制、有目的的设计课程和职业辅导服务

等。简而言之,它是力求使被排斥群体的代表积极投身于方案的整个设计之中。

Silver和Wilkinson(1995)亦指出,职业培训政策(job training policies)是反社会排斥的第二条途径。在法

国,其最初是针对从来没有工作过的青年和妇女,而后转向一般的长期失业者。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相关的社会政策被合并

成>个主要的方案,即contrat emploi-solidarit (CES)、actions d’insertion et de formation(AIF)和

contrat de retour l’emplo(CRE)。CES提供一份3至36个月、每个月20个小时的为地方、协会或国有企业工作、挣取

最低工资的合约。接受培训者享受培训津贴和部份工资补助,雇主也会获得税收减免和对成本的补偿。AIF利用包括企业中在

职培训在内的公共就业服务,提供个人化的培训。CRE则提供私人企业中每周24-39小时、长期或临时的、参加普通工作的直

接机会。参加者将获得较多的培训津贴和高达39个工作小时的薪水,雇主也会获得税收减免。

第>,收入支持(income support)。在欧洲,传统的社会救助(social assistance)是为那些不能通过劳动力市场

获得体面收入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网,而社会保障(social security)则覆盖健康危机和老年,并为包括失业者在内的特殊弱

势者提供保障。但随>贫穷、低工资、长期失业和不安全的非标准工作等社会排斥现象的日益剧增,社会保险津贴期满的人或

者从一开始就不符合资格要求的人的数量也增加了,他们中的许多人转而依靠资产调查式的救济(Rodgers, 1995b;

Silver & Wilkinson, 1995)。有鉴于此,在上个世纪80年代,欧洲国家开始改革这些方案,试图把收入支持和积极参

与社会嵌入的义务连结起来。

其中比较典型的一项政策是法国的“用于整合的最低收入”(revenu minimum d’insertion, RMI)。该法案的基本目

的,是把满足基本需求的权利和对社会及职业嵌入的期望连结起来。它由一笔收入津贴和一项附带的“嵌入合约”组成,要求接

受者在享受收入津贴之前要签署一份“合约”,保证从事某种嵌入活动。所从事的嵌入活动,包括帮助接受者发展其社会自主性

的行动、职业嵌入培训、企业中的教育、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中的集体性兴趣活动等等。虽然“用于整合的最低收入”所提供的收

入水平不高,但它可以使接受者满足某些基本需求。而且由於这种收入的经常性和稳定性,接受者可以作出长期规划并因而能

够获得一个社会嵌入的机会。

第四,地域取向(territorial approaches)。社会排斥具有多面向的性质,因而跨部门及跨学科地通力合作来反社

会排斥尤为重要。如果说前述“用于整合的最低收入”是一种尝试的话,那麽利用地理上的地域(geographical zone)作为

反社会排斥行动的基础、在地方或社区层面上建立连贯的策略则是另一种尝试。这种尝试的理念是,特殊的城市贫民区或受剥

削的地区,需要建立在广泛基础之上的针对经济、社会和基础设施等的行动(Rodgers, 1995b)。Rodgers(1995b)援引

Ypez的研究指出:建立在被剥夺地区和地域基础之上的反社会排斥政策更容易是跨部门的,也更容易考虑基础性需求(例如,

教育设施),并且更容易刺激集体性的创举。这些创举包括当地的劳动力市场政策、公共基础设施(学校、道路)和社区服务的

供给、社区活动的发展、企业激励的发展、在地域中开始活动的商店和机构、住房的改善等。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创举的制度性

基础,亦即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地方协会、工会、企业及不同的其他非政府组织之间的伙伴关系和合作。这种创举的地方性

质,使在这种协作所要求的行动者之间建立起个人的关系网络变得更容易。

Gore(1995a)在评论可以从这些欧洲反社会排斥的政策中可以吸取什麽教训时指出,重要的是要考察政策本身和政策背

后的原则与观点。并认为欧洲的政策经验具有六个方面的启发意义:

第一,如果反社会损害(social disadvantage)的政策被制定成纯粹的社会政策,那麽它们将会有一个福利主义的定

位,提供援助予处於社会边缘的个人。建立在社会排斥取向基础之上的政策,通过社会经济政策来反对社会损害,这种政策一

方面处理社会依赖与社会疏离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处理经济整合(尤其是融入劳动力市场)议题。
\ \

第二,参与偏好是建立在社会排斥取向基础之上的政策中所固有的。这是因为参与本身就是整合的一种形式。就参与偏好

来论,社会排斥取向会导致那样一种政策,即非福利主义的和力求把受损害者从社会援助的消极接受者转换成社会及经济的积

极代理人的政策。这种取向会导致在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之间建立新的伙伴关系的政策措施。

第>,从社会排斥取向可以派生出多种多样的政策。这些政策之间的差异基本上反映了不同的社会整合观点。政策背后的

>个基本社会范式是“团结”、“专门化”和“垄断”。虽然这些范式本身没有构成具体的制度类型,但它们是在不同的“整合制度

”赖以发展起来的基础之上、对个人和社会之间相互关系的基本理解。

第四,排斥多面向性质的一个结果是,不同专业、机构和层次的政府必须共同协作来实施嵌入政策。这可能会造成反社会

损害机构的成倍增长的混乱。

第五,地方取向提供了一种可能的减少这些实施问题的途径。而且这个取向本身也是重要的,因为地方社区的资源、服务

和关系可以中止社会排斥过程。
\ \

第六,促进经济和社会整合的倡议可能会受到财政、货币、贸易和劳动力市场政策等宏观经济策略的抵消。建立在社会排

斥取向基础之上的具体倡议,在缺乏重要的市场推动力的就业成长中将只有有限的效果。

五、社会排斥概念在全球□围内的价值和关联性

如上所述,“社会排斥”这个概念是基於法国和欧洲思想传统而发展起来的,并在法国和欧洲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它与英美

对贫穷问题的分析传统有相互一致的方面,同时分析的面向又更加广泛和全面。在当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不同程度地主

动或被动卷入全球化的过程和背景下,“社会排斥”作为一种分析以贫穷为表征的现代社会弱势群体及其问题的范式,其在其他

国家和地区的应用价值和关联性,是学者们关注的一个重要议题。

Gore(1995a)在探讨这个问题时指出,一方面社会排斥概念是在法国及欧洲发展起来的并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另一方面

它的价值和关联性在更广泛的背景中,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尚没有得到确立。譬如,美国的一些学者利用“下层阶级”的概念来

指称和欧洲社会排斥概念所描述的类似的现实;而在发展中国家里,虽然存在□大量讨论有关贫穷、不平等、权利

(entitlements)、剥夺和边缘化等的文献,但社会排斥概念并没有作为一种分析或操作的方法被广泛使用。Gore进而认为

,这种状况向我们提出了如下问题:“社会排斥”作为一个政策和分析的架构,是否提供了现有理论和方法所不能提供的某些东

西?社会排斥的分析视角对解决发展中国家的贫穷、不平等、就业和社会整合等问题是否为一种新的方法?如果把在富裕的工

业社会和后工业社会中形成的社会排斥概念和反社会排斥的政策应用到比较贫穷落后的国家会有哪些优势?最后,社会排斥概

念是否只是一种对旧事物和长期存在的问题重新标签的方法?为了回答这些问题,Gore(1995a)对相关的研究进行了文献回

顾,那些研究是特别设计用来探索利用社会排斥取向来看待贫穷、不平等和缺乏有效就业等问题在分析上和政策上的优势的。

它们在拉丁美洲的墨西哥和秘鲁、非洲撒哈拉次大陆的喀麦隆和坦桑尼亚、阿拉伯世界的突尼斯和也门、南亚和东南亚的印度

和泰国、前苏联的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十个国家中进行。结果发现,关於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和中东的贫穷、剥夺和边缘

化的现有文献,加强了对把社会排斥这个概念从北“输出到”南、从大多数人境况较好的情境“输出到”大多数人非常贫穷的情境

之价值的自然的怀疑。但同时也发现,这些研究亦提出了一些为什麽社会排斥取向可以为现有的争论增添价值的理由,并提出

了一些有可能形成一个非欧洲性的但却能够产生全球性分析和政策洞识的社会排斥概念的方式。

Gore(1995a)在文献研究中发现,对把在西欧形成的社会排斥概念应用到发展中国家的价值的怀疑,在两个不同的方面

得到了加强。第一,欧洲目前正在出现和形成的社会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拉丁美洲化”的过程,也就是说,在经济重建过程中欧

洲经济和社会的组织形式方面所发生的变化实际上越来越接近于拉丁美洲的情况。换句话说,随>欧洲经济重建和社会的转变

,描述和分析欧洲情境的话语正在赶上在拉丁美洲已经广泛发展的情况。实际上,在拉丁美洲,关於边缘化的争论在上个世纪

60年代就已经蓬勃展开了,而各种关於劳动力市场非正式化的概念也已经进行了好长一段时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将欧洲的

“社会排斥”话语投射或者应用到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拉丁美洲国家,确实是一种对已经长期存在的问题的一个重新标签,或者

只是显示欧洲概念的优越性而已。第二,准确地说,拉丁美洲的贫穷和剥夺问题是整个地区长期和深入的边缘化问题的结果,

与欧洲文献所指的那种因“缺乏整合”而导致的贫穷并没有联系。在拉丁美洲,贫穷是结构性的,与经济和社会功能发挥的方式

有密切关系。产生贫穷的结构性过程深深植根于拉丁美洲在整个世界经济体系中的边缘性地位,因此,拉丁美洲的贫穷问题更

多的是与阶级、社会群体、家庭、个人以及整个地区的社会劳动分工联系在一起。可以说,拉丁美洲关於边缘化的文献带给我

们的启发与社会排斥的缺乏整合观点刚好相反。与拉丁美洲的情况相同,在非洲,历史研究对“经济-社会”的二元模式以及上

个世纪70年代初期出现的观点提出了有力挑战。在前者的假定中,传统部门是一个受到排斥的部份,后者则认为个人和社会已

经被结合进一个广阔的经济和社会系统之中,而问题恰恰在於“结合”这个概念(the terms of incorporation)。上个世

纪70年代后期以来,伴随□螺旋式上升的危机,描述非洲情境的关键概念是“撤出”(disengagement)和“撤离”

(withdrawal)。“撤出”和“撤离”使得非洲的穷人没有遭受贫穷,其原因正是由於他们受到了排斥。进一步说,为了生存他

们正在把自己从更广□围的经济和社会中排斥出去,从对公民身份的负担和公民身份不平等的义务中排斥出去。

对把社会排斥概念应用到其它国家和地区持怀疑态度,是以往的相关文献所呈现出来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

Gore(1995a)在文献回顾中也发现,那些文献亦提出了一些社会排斥概念可能为更好地分析贫穷作出贡献的方式,以及社会

排斥概念有可能更一般地应用的方式。Gore(1995a)援引一些学者的研究来论证社会排斥概念的有用性,譬如,Faria认为

,社会排斥概念的有用性源于它作为“把诸如贫穷,剥夺,缺乏获得物品、服务和财产的机会,社会权的不稳定等联系松散的

观念整合起来的方式,以及提供一个一般性架构的方式”的潜力。又如,Haan指出,理解贫穷的取向的潜力在於这个事实,即

现有的贫穷研究倾向于强调经济方面,而不太注意贫穷的政治和文化面向。对有>内在联系的接纳和排斥过程的分析,有助于

人们理解这些面向之间的相互作用。再如,Gore争辩说,一个更明显的社会排斥取向有助于分析非洲社会经济变革,尤其是有

助于分析陷入贫穷的过程。

除Gore(1995a)对以往相关文献的集中回顾之外,还有一些学者也对此问题进行了研究。譬如,Kaijage 和
Tibaijuka(1996)在对坦桑尼亚的贫穷和社会排斥的研究中指出,虽然社会排斥概念是在西方试图千方百计解决和长期失业

、城市社会萎缩及福利国家危机等问题中发明出来的,但它可以被证明在我们关於理解非洲情境下社会弱势者的基本性质和背

后原因的调查中是一个有用的工具。社会排斥的价值在於,它是一个启发性的工具,不是把社会弱势者的不同方面看作是没有

联系的现象,而是最终把它们和社会发挥功能的方式联系起来,因而使得内在关系在它们之间确立起来。又如,Sen(2000)

在对亚洲社会排斥现象的研究中指出,社会排斥的理念近来被用于描述在亚洲特别重要的、多种多样的“排斥”现象。实际上,

存在>相当多(和迅速成长)的文献,处理亚洲国家中的一种或多种“排斥”,例如,印度、泰国、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和其

它国家。

Gore(1995a)认为,综合上述研究结果,我们有理由认为社会排斥取向对政策分析的价值和关联是描述性、分析性和规

□性的。从描述性的角度来看,作为对事物状态的一种描述,社会排斥和被定义为相对剥夺的贫穷状态是一致的。因此,贫穷

概念和社会排斥概念可以相互交替地使用,通过使用社会排斥概念获得的明显增添的价值似乎不多。但社会排斥取向加强了把

贫穷定义为相对剥夺的某些长处。特别是,它把个人看作是社会的存在,而不是简单的功利储藏所。虽然不同的社会对何者更

为重要有不同的看法,但它提供了一个在全球□围内都是关联的定义贫穷的方式。而且,它把贫穷看作是多面向的,而不仅仅

是收入和经济方面。因而,它在这方面的一个特殊贡献在於,它超越了贫穷的经济和社会方面,包括了诸如政治权利和公民身

份等政治方面,这些政治方面刻画了个人和国家,以及社会和个人之间的关系。从分析性上来讲,社会排斥取向力求了解贫穷

、富有成效的就业和社会整合之间的内在联系。该取向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应用,反过来会导致不同的政策结论。Silver对社

会排斥>个范式的阐述,揭示出社会排斥取向的具体分析优势取决于具体的分析架构。但各个取向所共有的优势是强调过程和

关注考察人们的生活如何受到经济重建与社会制度之间内在关系的影响。而且,社会排斥取向并没有用抽象的方式来阐述这些

议题,而是力求阐述和全球化相连的正在浮现出来的问题。全球化正在使国家的公民权作为一个社会地位日益突显出来。对社

会排斥的关注使公民权在发展争论中的重要性明显起来,通过把焦点放在不完全的公民权的情境,它把注意力引向了公民权的

实际状况。

从规□性上来讲,社会排斥取向的价值在於它提出了关於社会正义的本质问题。Sen审慎地阐述了“什麽平等”的问题,其

从功利主义观点转向能力取向的计划有>重要的操作意义。社会排斥观念则有助于把注意力引向平等的基本问题,亦即“在何

者当中平等?”Waltzer曾对此加以解说,认为分配公平的概念假定,存在>一个权利被共享、物品被分享、相互承认被表达

的社区。因此,从逻辑上来讲,作为成员资格的权利是最基本的权利,它取决于所涉及到的群体的准入政策(排斥和接纳实践)

。但是,社会排斥和社会正义之间的关系比这种体现在个人主义观点中的洞识更有力。因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贫穷观念是分配

性的,而社会排斥则把焦点放在不充份的社会参与、缺乏社会整合和缺乏权力等关系议题之上。换言之,社会排斥概念可以被

用来思考正义的关系和分配这两个方面。所以,尽管社会排斥和社会正义之间的关系仍有待于进一步澄清,但在经济全球化的

背景下,它显然提供了一种重新概念化和理解社会弱势群体的方式。
\ \

Gore(1995a)进一步指出,倘若要想实现这些价值,那麽社会排斥概念需要以一种非欧洲但全球关联的,亦即在一系列

国家背景之下的方式来形成。一方面,通过把欧洲政策话语中使用的社会排斥概念放在一个更广泛的架构中,Silver的工作

为这种知识转换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另一方面,以往的文献也提供了另一些方式,社会排斥取向可以通过这些方式加

以修正,以便用来说明地区差异。其中至少有四点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 \

第一,关於拉丁美洲经济和社会被边缘性整合进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文献表明,社会排斥过程需要考虑到不同的国际关系―

―贸易、援助、技术转让、移民等等――以及决定这些关系的国际王国的本质和设计。国际层面上的某种排斥观念在那种文献里

关於世界经济体系中的“核心”与“边缘”之间的对立中是固有的。

第二,西欧社会排斥研究的一个焦点是劳动力市场和社会排斥之间的关系,而在发展中国家和转型中国家的背景下,研究

焦点需要包括其它市场要素,以及这些市场要素发展所透过的过程。获得农业土地的机会、获得投入资金的机会、和获得信用

的机会是生计最重要的基础,并且是通过劳动力市场获得就业的机会。

第>,在考察权利、生计和福祉之间关系时,重要的是,发展中国家的工作不要简单地像西欧文献那样把焦点放在社会权

之上,而是要放在民权和政治权之上。这可以建立在长期的研究传统基础之上(这些研究考察普遍地参与发展,并考虑到作为

发展计划之对象的个人和群体如何受到影响他们生计的要素的排斥方式),也可以建立在较新的研究基础之上(这些研究考察了

民主对经济表现的重要性)。

第四,重要的是要把□眼点放在包括家庭和民族国家在内的不同的社会制度之上,并且超越它们。例如,非洲的文献提出

了关於社会排斥的“民族性”(nationality)问题,也就是说,民族国家在排斥实践制度化中的重要性。由於全球化,非洲社

会正发展进入后国家的社会,但这是在那些社会当中发生的,在那些社会中,定义获得资源和其它社会物品机会的权利和义务

并没有被充份“国家化”,亦即法律上的权利的执行并非完全有效,国家文化的期望和规□也并非长期存在。

七、结语

社会排斥是当今世界的一个重要议题。随>上个世纪70年代西欧国家的经济重建,社会排斥现象剧增。与此相适应,首先

在法国形成了社会排斥的概念,并逐渐为欧洲委员会所采纳,试图对以往被称作“新贫穷”或在英美被称作“下层阶级”的社会弱

势群体重新进行概念化。社会排斥概念自提出之后,本身的涵义有一个演化的过程。尽管其中有一些分歧,但也存在□一些共

同的要素或主题。它在诸多方面既不同于“新贫穷”概念,也不同于“下层阶级”概念。Silver所提出的“团结”、“专门化”和“

垄断”等社会排斥的>个□式,为社会排斥的理论化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以此为基础,欧洲国家制定了一些反社会排斥的政策

和方案,包括劳动力市场介入、提升能力、收入支持和地域取向等。这种最初在欧洲形成的社会排斥概念和反社会排斥的政策

,是否能够应用到其他国家和地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有学者对此有所质疑,但大量的文献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总之,相对於以往从阶级不平等和缺乏资源的角度研究社会弱势群体来讲,社会排斥是研究当今世界社会弱势群体的一种

新取向。如果能够根据我国的具体情况加以修正,它将是我们研究我国社会排斥现象,以及制定反社会排斥政策的一个新视角


\

朋友推荐

2003-01-07

 

社会排斥:对社会弱势群体的重新概念化(一)

Archived Status: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