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排斥与城市贫困群体的生存状态(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唐钧
\ \ \

2002年7月15日
\ \ \

本研究作为1997―1998年度民政部重点课题于1997年年末开始立项,同时,这个课题也是

1999年度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重点课题,并得到了英国发展研究所(IDS)的资助。几年来,课题组始终跟踪最低生活

保障制度的实施过程,到上海、天津、武汉、兰州、重庆等城市进行调研,对最低生活保障对象作了随机抽样的入户问卷调查

和深入访谈,了解受助对象的生活状况和他们的需求以及他们对这项制度的评价。在收集到的文献资料、调查数据和访谈个案

的基础上,课题组进行了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分析和研究,并最终形成了本报告。




目录

一・贫困家庭的收入状况

二・贫困家庭食品消费状况

>・贫困家庭衣>消费状况

四・贫困家庭健康和获得医疗服务的状况

五・贫困家庭子女获得教育的状况

六・贫困家庭的社会交往状况

 

导言


(一)本研究所使用的最主要的概念――“社会排斥”

1995年在哥本哈根召开的“社会发展及进一步行动”世界峰会“对消除贫困作出世界性的承诺”。(艾尔泽,2000)而“社

会剥夺”和“社会排斥”被视为消除贫困的障碍。“我们的工作集中于□围广大的一系列导致贫困者遭受剥夺,决定其生活必然贫

困的形形色色的原因”。“哥本哈根峰会推进社会整合的承诺”,“要求我们反对社会排斥,致力于清除种种障碍以获致‘稳定、

安全而公正的社会’。”(克莱尔,2000)所谓“社会剥夺(Social Deprivation)”,最早是用来说明在生活上什麽也不

缺的美国大兵为什麽还常常感到不满足的。英国的汤森把这个词用于研究贫困的定义和度量,按照他的解释,“相对剥夺”的概

念是:社会上一般认为或风俗习惯认为应该享有的食物、基本设施、服务与活动的缺乏与不足。人们常常因社会剥夺而不能享

有作为一个社会成员应该享有的生活条件。假如他们缺乏或不能享有这些生活条件,甚至因此而丧失成为社会一员的身份,他

们就是贫困的。(汤森,1979)后来这个词被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和政治学家作为一个有特殊意义的专有名词广泛采用。英国

的克莱尔(2000)说:“人们往往从经济、社会、政治等等不同方面同时遭到剥夺。没有收入通常是因为没有资产或没有进入

劳动力市场的渠道。健康状况不良和缺乏教育既是经济状况低下的原因,也是经济状况低下的结果。”“贫困所指,并不仅仅限

於物质的和伤及人体的剥夺,它也损害人们的自尊、尊严和自我认同,堵塞他们参与决策过程、进入各种有关机构的途径,使

得若干群体之易受伤害的程度沿螺旋线上升。”因此,阿马提亚.森指出:剥夺是“权利不足(而不是财货不足)的结果”。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国际社会政策研究领域,使用频率比“社会剥夺”更高的一个词是“社会排斥(Social

Exclusion)”。所谓“社会排斥”,原先是针对大民族完全或部份排斥少数民族的种族歧视和种族偏见的,这种偏见和歧视建

立在一个社会有意达成的政策基础上。“主导群体已经握有社会权力,不愿意别人分享之”。(戴维.波普诺,1999)譬如他

们担心移民具有潜在的破坏性,因而感到有必要对这些人加以社会排斥。现在在社会学、社会工作、社会政策以及其他一些相

关领域中这个词的含义已经被泛化,意指主导群体在社会意识和政策法规等不同层面上对边缘化的贫弱群体的社会排斥。克莱

尔指出:“他们往往由於民族、等级地位、地理位置、性别以及无能力等原因而遭到排斥。特别严重的是在影响到他们命运的

决策之处,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各种社会排斥过程无不导致社会环境动荡,终而至於危及全体社会成员的福利。(

2000)伊莎贝拉指出:“假如越来越多的人被排除在能够创造财富的、有报酬的就业机会之外,那麽社会将会分崩离析,而我

们从进步中获得的成果将付之东流。”(2000)

在很多情况下,“社会排斥”这个概念是个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有时甚至是情感色彩比较浓郁的概念,这对我们更有深度和

广度地来认识它所指向的社会问题的本质可能会有好处。但是,我们也应该意识到,“社会排斥”的这种明显的倾向性有可能不

利於解决问题。因为我们常常站在劣势群体的立场运用这个概念,批评的矛头指向优势群体,如果我们所用的语言是政治化、

意识形态化有时甚至是情绪化的,那麽就有可能人为地造成情感上,进而是认识上的对立。譬如,这样一种政治化、意识形态

化乃至情绪化色彩比较浓郁的“社会排斥”的概念似乎就不太容易被中国社会和中国政府所接受。如果我们的目标是社会接纳、

社会包容和社会团结的话,我们是否可以尝试用一种比较平和的、理性的、非政治的和非意识形态的甚至是技术性的语言来表

述“社会排斥”的概念呢?

中国的女作家毕淑敏曾经>文介绍过的一种游戏可以给我们以启发:“有一个游戏,我做过多次。规则很简单,几十人,先

报数,让参加者对总人数有个概念(这点很重要!)。找一片平坦的地面,请大家便步走,呈一盘散沙。在毫无戒备的情形下

,我说,请立即、每3人一组、牵起手来!场上顷刻混乱起来,人们蜂拥成团,结成若干小圈子。人数正好的,紧紧地拉>手

,生怕自己被甩出去。不够人数的,到处争抢。最倒霉的是那些匆忙中人数超标的小组,你看>我,我看>你,不知谁应该引

咎退出……“因为总人数不是3的整倍数,最后总有一两个人被排斥在外,落落寡合手足无措地站>,如同孤雁。我宣布解散,大

家重新无目的地走动。这一次,场上的气氛微妙紧张,我耐心等待大家放松警惕之后,宣布每4人结成一组。混乱更甚了,一

切重演,最后又有几个人被抛在大队人马之外,孤寂地站>,心神不宁。我再次让大家散开。人们聚拢成堆,固执地不肯分离

,甚至需要驱赶一番……然后我宣布每6个人结成一组……“这个游戏的关键,是在最后时分逐一地访问每次分组中落单的人,在

被集体排斥的那一刻,是何感受?你并无过错,但你是否体验到了深深的失望和沮丧?……”这个游戏非常生动、非常形像地表

达了“社会排斥”是怎样形成的。“落单者”会很愤怒地大喊:“我招谁惹谁啦,你们为什麽把我排除在外?”

可是,能怪谁呢?游戏规则就是这样的呀!所以,在这里,我们借用制度经济学的概念来界定“社会排斥”,简言之:

社会排斥是游戏规则造成的,而社会政策研究的目标就是要修订游戏规则,使之尽可能地惠及每一个社会成员,从而

趋於更合理、更公平。


要是展开说,可以这样表达:所有的游戏规则都是双刃剑,在它使一部份人成为“赢者”时,另一部份人的就会成为“输者”

。在市场经济社会中,为了鼓励“效率”,常常将“效率”与“赢者”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所以其游戏规则表达的是社会中“赢者”

的声音(所谓“赢者统吃”)。而“输者”则成为贫弱群体,他们的利益往往会被忽视,而他们的声音也会被淹没。社会政策研究

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要代表贫弱群体的利益来参与修订游戏规则,使之趋於更合理、更公平。

在本研究中,我们所使用的“社会排斥”的概念就是基於上述表述的。

(二)本研究的研究方法――定性研究和定量研究相结合

本研究试图在方法上尝试将以问卷调查为基础的定量研究和以个案访谈为基础的定性研究结合起来的研究方法。
name=1a>
[1] 之所以采取这样的方法,是出於这样的考虑:

  1. 由於政府关於贫困家庭的统计资料的不可及和不全面,研究小组不得不从自己设计的问卷调查中去直接获得第

    一手资料,以保证分析、研究的基本数据的准确性和可靠性。

  2. 问卷调查也有其不足之处,就是为了做数理统计,不得不将一些本来较为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模糊化。所以,用以个

    案访谈为基础的定性分析与问卷调查数据互为印证,可以进一步深化研究者对问题的认识。

    一般来说,调查过程分为4步:

  3. 先在调查样本城市作若干个案访谈,以获得对调查问题的初步印象;

  4. 在此基础上设计和修订调查问卷和访谈提纲,并作试调查;

  5. 修改调查问卷和访谈提纲;

  6. 实施入户调查,包括问卷调查和个案访谈。


  7. 对於调查问卷用SPSS作数据处理,然后作出定量分析;对个案资料作编码处理,然后作出定性分析。最后,在上述

    分析的基础上撰写报告。


在本报告中,我们将以对上海、武汉、天津、兰州和重庆5个城市2354个贫困家庭的问卷调查和247个家庭的个案访谈为

基础,从收入、食品、衣>、.教育、医疗和社交等6个方面,对他们的生存状态作出描述,并在此基础上作定量分析和定性分

析,然后,我们还要讨论他们目前的生存状态与“社会剥夺”和“社会排斥”的关系。

一・贫困家庭的收入状况


(返回目录)

在当代中国的城市中,大多数人是靠工资或薪水(包括延迟支付的工薪――养老金)生活的,他们用他们的劳动力(智力的

、体力的或其他的)作为资本,交换来在大多数情况下以现金支付的工资和薪水,他们才能到市场上去购买他们所需要的商品

;但在一般情况下,工资和薪水以及社会保障待遇都是与就业、与社会保障制度相关的,一旦就业或社会保障制度发生了问题

,就会导致一部份社会成员的工薪收入减少或完全丧失。目前中国正在经历一个“两个转变”的艰难时刻,就业保障和养老保障

都出现了问题,这使一部份城市居民家庭的收入水平急剧下降并且跌入了贫困陷阱。因为失业保障和养老保障问题存在的解决

不可能在短时期内一蹴而就,所以就特别需要用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来维持已经陷入贫困的城市人口的最起码的收入。如前所述

,因为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本身在实施中也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因此,要了解贫困家庭的生存状况,他们的实际收入是

一个首要的指标。在对5城市贫困家庭的问卷调查进行了统计分析之后,我们计算出5城市贫困家庭的实际人均月收入,并将它

与其他一些相关的数据作比较:

表8―1:5城市贫困家庭的收入状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 武汉 天津 兰州 重庆
调查当时贫穷家庭的实际人均收入 243 108 135 114 139
调查时间 1998.12 1999.7 1999.7 1999.10 1999.10
1999年低保标准调整前后 调整前 调整前 调整前 调整后 调整后
调查当时当地的最低生活标准 270 [2] 120 140 156 156
实际收入与保障标准比较 -27 -12 -5 -42 -17
调查当年当地城市居民的人均月收入 731 521 643 427 486
保障标准相当於当年当地人均月入收 31% 21% 21% 27% 28%
觉得低保金不能保障最低生活需求   67% 59% 44% 59%
贫穷家庭对低保金的期望值   222 214 214 274


从表中的数字可以看出两个问题:其一,调查当时5城市贫困家庭实际上的人均月收入普遍低于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其中尤

以兰州差距最大,竟达42元之多。这说明在实际执行政策时,还有较多的纰漏;其二,与调查当年的社会平均水平相比,上海

、兰州和重庆相对比例较高。但是,要说明的是,上海、天津、武汉3市的数据是在1999年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提升30%以前的

,而兰州和重庆的调查数据是在标准调整以后的。如果将上海、武汉和天津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提升30个百分点的话,则上海

可以达到40%,武汉与天津也可以达到27%左右,后两者调整后的水平实际上与兰州和重庆也差不多。但这与国际公认的贫困

线应为社会平均收入的50―60%相比,仍然有很大的距离。5城市的贫困家庭的收入可以说是仍然只够糊口。

再从一些中国城市社会救济制度的历史资料看,在20世纪80年代初,城镇居民的年平均收入水平是月人均约42元(1981

年)。(国家统计局社会统计司)在当时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如北京与辽宁(北京市1982年为一般困难户每人每月15元,

社会孤老每人每月18元,辽宁省1980年每人每月是10―15元),救济水平为社会平均水平的36%左右。

到90年代初,城镇居民的年平均收入水平增加到月人均143元(1991年),(国家统计局)而大城市(每人每月60―70元

左右)、中等城市(每人每月40―50元左右)和小城市(每人每月20―30元左右)的救济水平的上限分别是社会平均收入的

49%、35%、21%。像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其居民平均收入水平已达213元和252元,每月70元的救济水平占人均收入的

33%和28%。

如果从绝对金额看,现在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比建立制度之前的救济标准是高出了许多。但是从目前5城市的最低生活保障

标准对社会平均收入的比例看,与上述历史数据相比较,除上海外,其馀的城市不但没有提高,反而略有降低。这说明在使城

市贫困群体分享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方面,与一般印象恰恰相反,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并没有比过去做得更好。

至於贫困家庭的自我感觉如何?我们可以从问卷调查的统计结果中找到一些答案:“觉得低保金不能保障最低生活需求”的

,武汉最高,达67%;天津和重庆一样,都是59%;兰州略低,44%。 [3] 总的

来说,比重都在4成以上、7成以下,说明相当一部份贫困家庭还是觉得在经济上容不乐观。个案访谈资料也反映了同样的情况



因为我们娘俩儿都是残疾,所以才领了最高的。……这些钱虽然也就刚够吃喝,但怎麽也要感谢政府。(

W.Ca37-C.F.X)

可每月的生活费较少,……这麽多年来,每月的钱只够吃饭。(T.Ca14-C.F.H)

不过,我现在领>这点生活保障金,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L.Ca20-C.M.M)

在享受(最低生活)保障期间,我们家3口人,一个月可支配的钱只有450多元,勉勉强强维持生活。(W.Ca18-C.F.Z


目前每月156元钱的最低生活保障金,确实解决不了残疾人的家庭生活问题。但是少总比没有好。(L.Ca8-C.M.X)

现在每月给我发120元,我感谢政府,但是觉得这点儿钱还是太少了。(L.Ca34-C.M.C)

我就拿>特困征找了居委会,申请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现在每月给我发120元,我感谢政府,但是觉得这点儿钱还是太

少了。(L.Ca34-C.M.C)

政府能不能把最低生活保障金提高一点,我今年9月份才申请领到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我觉得156元太少了。(

L.Ca14-C.M.S)

上个月收入450元,这对一个5口之家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最低生活保障补给我的150元太少。(T.Ca11-C.F.W)

上面发的钱一个月300元。我挺感谢政府给的钱,就是少了点儿。(W.Ca38-C.M.Y)

我也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希望国家能再多给点钱,眼看孩子都这麽大了,这点钱哪里够用。(L.Ca17-C.M.Z)

家里靠民政每月288元低保金生活。……希望国家多给一点低保金,把两份169元补足。(C.Ca61-C.F.X)



在调查中发现,有很多贫困家庭实际得到的最低生活保障金比按规定应该得到的少,这种情况在一些城市更为常见。其原

因可能也是地方财政,尤其是区财政的能力较差,所以不能按规定足额发给。

兰州的个案资料中有这样的记录:

Y女士(27岁)家4口人,Y本人、婆婆(56岁,已退休)、丈夫(31岁,弱视)和女儿(7个月)。L和

丈夫从1996年就开始“待岗”,后来丈夫到一家干洗店打工,Y女士也干过半年营业员,近一年来因怀孕、生产在家休息。Y女

士家的收入情况是:婆婆的退休工资260块,丈夫打工收入250块,最低生活保障金80元,共有590块钱。

(按政府规定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156元计算,4口人是624元,应补差114元,但实际上只拿到80元。)
name=4a>
[4]

S先生(44岁,残疾)家3口人,S本人、爱人(38岁)和女儿(15岁)。S先生的爱人下岗后做临时工,一个月最多拿个

100多元,再加上残疾人有80元补助,每月生活费只有180元左右。

(按政府规定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156元计算,4口人是468元,应补差368元,但实际上只拿到180元。)
name=5a>
[5]



在武汉我们也听到这样的反映:

政府一个月给8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金,……我们母女两个人,按规定应该补到300元。……我原来所在单位

一个月只给90元的生活费,政府却按正式工的标准认为我每月有220元,从而只给我8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费。这太不公平了,

我希望政府能考虑实际情况,把我们母女应该得到的钱补足。(W.Ca52-C.F.C)

去年居委会干部让我们写了申请,上面批了,每月补贴我们50元钱。……今天居委会通知说,我们这样的情况现在都要取消

保障(因为有单位,是下岗职工),我想肯定是区里财政困难。我不太了解国家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到底如何规定。……民政部

门说我们的问题得找单位解决,可单位连剩下的几个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还能管我们几百号下岗工人吗?问题是单位也不说

不管,就是没钱,你能将他怎麽样?像我这种情况是较为普遍的。……我希望政府能管管我们。(W.Ca20-C.M.M)



那麽,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用户”对这项制度能给他们的援助的期望值有多高呢?当问到:“你觉得你家一个月的人均生

活费至少得多少钱”时,重庆的贫困家庭期望值最高,达274元,比1999年调标后的标准高出105元,武汉其次,为232元,

比调标后的标准高出37元;天津和兰州均为214元,天津比提标后的标准(241元)还低出21元,兰州(156元)则高出58元

。在问卷中设计这一问时,我们惟恐被调查贫困人士会狮子大开口,但实际结果表明,我们低估了他们的觉悟水平。他们的要

求还是基本上实事求是的,对制定政策的人来说,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二・贫困家庭食品消费状况


(返回目录)

古谚云:“民以食为天”,可5城市贫困家庭头上的这块“天”实在是过於沉重,压得他们快直不起腰来。在食品消费上,贫

困家庭极为“抠门”。因为在经济上他们实在没有回旋的馀地,多花一分钱也都得算计一番。於是,他们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饮食

习惯。调查结果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信息:

表8―2:5城市贫困家庭的食品消费状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 武汉 天津 兰州 重庆
上星期家中没有食过肉   42% 45% 64% 11%
上星期家中有1天食过肉 35% 34% 34% 27% 47%
上星期家中有2天食过肉 28% 18% 14% 4% 32%
吃菜总是以蔬菜为主 97% 92% 97% 92% 86%
家中总是买最便宜的蔬菜 81% 90% 94% 83% 94%


5城市贫困家庭每星期吃肉的天数平均在1―2天。一星期中一次肉都吃不上的家庭上海没有;重庆也不多,是11%;而武汉

和天津就很多了,分别要占42%和45%;兰州竟高达64%。一星期能吃一次肉的兰州较少,是27%;武汉、天津、上海差不多,

分别为33%、34%、35%;重庆较高,达47%。一星期能吃两次肉的兰州就更少了,才4%;武汉和天津差不多,分别为18%和

14%;上海和重庆高一点,为28%和32%,这就是最好的了。个案资料中反映的贫困家庭吃肉和其他荤菜的情况可以与上述数

字互为印证:

家里一星期能吃一次肉,一般都买带肥肉的肉,每斤7元左右。(S.Ca20-C.M.L)

家里有钱时,每星期能吃一次肉,没钱时一个月吃一次肉,最长时一个半月没肉吃。(S.Ca17-C.F.L)

荤菜难得吃,大概1―2周吃一次,肉、蹄膀、排骨好久不吃了。(S.Ca34-C.F.L)

肉基本上不吃,星期天吃馅时 [6] 才有点肉。(T.Ca34-C.M.L)

偶尔买块牛肉,也要切成几小块放在冰箱里分□几次吃。(T.Ca8-C.F.M)

我们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除了过年,我们不可能吃上肉。虽然大家都说现在猪肉比较便宜,但我们还是吃不起、吃不起

呀!(W.Ca42-C.M.Y)

很少吃肉,过年过节从来没有吃过鸡,鸭。……有时想吃汤的时候,我就叫爱人去买点猪大腿骨炖豆芽吃。(

C.Ca23-C.M.L)

一月只能吃一点肉。听人说,老人需要常喝骨头汤,没办法就每月买一点最便宜的骨头熬汤喝。有时邻居给我们端点肉来

,这就叫改善改善生活吧。(C.Ca9-C.F.T)

在贫困家庭中,即使买肉或其他荤菜,也主要是考虑孩子。因为他们正处於长身体的时候,他们的父母会想方设法给他们

弄点荤菜吃:

平时我们家很少吃肉,吃肉对我们来说太奢侈了。孩子正在长身体,有的时候看>他们实在太可怜了,就

想办法出去买些便宜的肉回家来做给他吃。(L.Ca19-C.F.S)

实际上买完这些东西(米、面和油),剩下的钱也就没有几个了,只有精打细算地花。一个星期还吃不上一次鸡蛋或者是

肉。小孩特别想吃的时候,也就是买上一斤半斤的,给他们解解馋。我们尽量不让小孩子受苦。(L.Ca31-C.M.Y)

我的儿子非常想吃瘦肉,但我的收入,不允许我无计划地开支,……一周吃一次荤的。(C.Ca2-C.M.H)

上个星期买了点肉都给女儿吃了,怕她把身体拖虚了。她还正在长身体,不要亏了孩子。(T.Ca4-C.M.L)

两个女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为了给她们补充点营养,家里一个月买上一、二次肉,解解孩子的馋。买回的肉我总是让两

个女儿吃。(W.Ca50-C.F.W)

基本上不吃肉,有点肉都留给外孙吃。他考高中那年,女儿买了两斤虾,做给孩子吃。我们都看□,就让他一个人吃。(

T.Ca17-C.F.L)

平时不吃肉和鸡蛋。小孩馋的时候,就给她们买上一斤鸡蛋,很少给她们买肉吃。(L.Ca30-C.F.M)

鸡蛋和肉也是很少吃,就是吃,也是给孩子吃,因为她还在长身体。(L.Ca33-C.F.G)



5城市的贫困家庭日常都是以素菜(蔬菜)为主。兰州最低,为86%,重庆和武汉都是92%,上海和天津都是97%。在访谈

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到与上述数字描述的情况相一致的叙述:

平时一般都是吃青菜或其他便宜的蔬菜。(S.Ca17-C.F.L)

蔬菜天天吃,买最便宜的,如辣子,茄子,西红柿。(T.Ca32-C.F.Z)

好在现在菜还算便宜,平时也就买些土豆、辣子什麽的。(T.Ca24-C.M.L)

生活上,我们全家省吃俭用,人家吃好的,咱们吃素的、清淡的。平时的菜就是豆腐、罗卜、白菜之类的。(

L.Ca5-C.M.L)

平时以吃蔬菜为主。去年蔬菜价格很贵,有时连蔬菜都很少吃。(S.Ca26-C.M.L)

我老伴今天买了8毛钱的芹菜、5毛钱的豆腐干、6毛钱的菠菜,这是我们今晚和明天的伙食。(S.Ca1-C.M.C)

我爱人每天到市场去,看到便宜菜就多买一些回来,吃上几天。因为家里人多,每顿的菜不够吃,到最后只有把菜汤全部

吃了。(C.Ca23-C.M.L)

不瞒您说,我吃得很省,傍晚下去走走,顺便买点儿别人拣剩下的菜,特别便宜。你看,我厨房里净是白菜和土豆,有什

麽样的条件就过什麽样的日子呗!咱没法跟人家比,只求填饱肚子。(L.Ca9-C.F.L)



以下的记叙涉及到贫困家庭的孩子,看来真是使人落泪:

孩子考试时,我们也只是吃土豆、洋白菜等最便宜的菜。(T.Ca28-C.F.Z)

小孩很喜欢吃土豆,但我觉得土豆太贵,也很少买。(W.Ca41-C.F.L)

你看那一堆土豆,我批了100多斤,便宜嘛!够我们一家人吃几个月了。孙女天天嚷>不想再吃土豆了,我有什麽办法呢

?为了哄她一下,昨天我上街,专门为她买了几棵白菜。(L.Ca5-C.M.L)



即使是吃蔬菜,贫困家庭也只能买最便宜的蔬菜吃,这个比例上海和兰州分别是81%和83%,武汉是90%,而天津和重庆高

达94%。在个案访谈中,贫困家庭的叙述完全可以与以上数字反映的情况相印证:

人家吃好的咱吃点儿次的,平时吃的蔬菜也就是一块钱好几斤的那种。(T.Ca19-C.F.C)

我们每天到菜场买最便宜的蔬菜吃,象徵性的放点油,或者就咸菜下饭。(T.Ca25-C.F.Z)

平时吃饭都是省>花,要尽量买便宜的米和蔬菜。(S.Ca28-C.F.L)

有时候为了省一点钱买便宜一点的菜,经常是从这个菜市场跑到那个菜市场。看到便宜的菜,就一次多买一点,拿回去吃

几天,吃完了再出来买。(W.Ca5-C.F.S)

吃的基本是蔬菜,象豆腐、青菜之类的,而且买的是其中最便宜的。买菜的时候先到菜市场转一圈,看哪儿最便宜,就到

哪买。(W.Ca21-C.F.W)



很多贫困家庭都算计好了,要找一个最恰当的时间去买菜。大多是在傍晚菜市快收市的时候去,为的是那时菜价最便宜。

什麽菜便宜就买什麽菜,买菜时要考虑:什麽时候去买,到什麽地方去买要划算。(C.Ca38-C.M.H)

我在弄堂里是有名的,买菜总是很晚,可以便宜点。(S.Ca46-C.F.Y)

平时我妈总是晚上五点去买菜,因为那时买菜便宜,而且好划价。 [7]

T.Ca2-C.M.L)

我爱人每天要等到晚上收摊的时候去买菜,那时便宜,一堆土豆只要一块钱。(T.Ca6-C.F.M)

等到下午四五点有些菜贩收摊时,我们用一两元钱把那些菜叶全要下来。(W.Ca36-C.M.C)

菜也是最便宜的菜。天冷嘛,卖菜的人在天黑时想早点回家,我就在那个时候去买,跟他们砍砍价,一次多买些便宜菜,

像白菜、土豆什麽的。您进门都看到啦,堆在厨房里。(L.Ca18-C.F.P)

买菜的时候专拣便宜的买,比如白菜、土豆什麽的。而且买菜要选择时间,在下午天快黑的时候去市场上转一转,可以买

到比较便宜的菜。(L.Ca19-C.F.S)



有的贫困家庭干脆连蔬菜都买不起,只能吃咸菜(腌菜)下饭。

我很节俭,上班时中午带点冷饭,就>大头菜吃。(S.Ca.-C.F.Z)

平时我们很少买菜,一般都吃腌菜,还有自己做的霉干菜。(W.Ca38-C.M.F)

蔬菜也吃的较少,都吃一些便宜蔬菜,家里做了许多咸菜,平时都吃它。(C.Ca14-C.F.P)

冬天家里就不买菜了,全家人一冬天都吃秋末腌的咸菜,偶尔改善一下,也就是买块豆腐,买把菠菜。(L.Ca26-C.F.L


平时鲜菜也难得买一回,现在的菜也贵得吓死人,买不起,只能吃点腌菜。有时也打点豆花。(C.Ca23-C.M.L)



也有的贫困家庭在菜市收摊后去捡拾剩菜。

有的时候,连吃的东西都没有,傍晚的时候我就出去拣菜叶子。(L.Ca10-C. F.W)

小菜总买最便宜的,也经常捡菜贩子收摊后的剩菜。(W.Ca21-C.F.W)

我们也能在菜市场捡到白菜帮子,挺白的那种,回家放点儿盐煮>吃,挺好的。(L.Ca34-C.M.C)

平时我到农贸市场去逛,看是否有最便宜的菜,或找些人家不要的菜叶子,勉强度日。平时舍不得买油吃,经常用白水煮

菜。(C.Ca6-C.M.T)

从来不敢吃好的菜,有时我到菜场拣点剩菜。(W.Ca51-C.F.W)



在兰州的调查中,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从问卷调查的数据看,兰州市的贫困家庭吃肉比起其他城市来较少,但同时他们“

总是吃蔬菜”和“总是买最便宜的蔬菜”的比例也比其他城市小,这个调查结论似乎很矛盾。个案资料给我们揭开了兰州市部份

贫困家庭的隐秘――他们可能很少吃菜甚至根本不吃菜。

除了生活必需的米呀、面呀,也没有别的开支,也没能力。(L.Ca21-C.M.S)

1袋面56元,30斤米40元,5斤清油15元,又去了100多块。我几乎不去买菜,那里有钱买呢?(L.Ca36-C.M.X)

平常一般很少炒菜,顶多一天一次。总是吃浆水面(用一种发酵方法做成的汁水浇在煮好的面条上,吃的时候,放一点葱

花),基本上没有菜,但这也要花钱啊!(L.Ca16-C.M.Z)

我吃饭很简单,早上喝点儿小米稀饭、包谷面糊糊,中午有的时候吃馒头,或者吃挂面。一般不炒菜,炒一个土豆丝要吃

两>顿,一个豆芽菜>顿都吃不完。(L.Ca13-C.F.S)

我吃得很简单,每天吃两顿饭。买上3个馍馍能吃上一、二天,几斤洋芋能吃一个星期。……有好米好面我就享福了!(

L.Ca2-C.F.S)



有些贫困家庭也有自己的“高招”:

(在老人厨房里,有两堆大葱,根部用土埋□,让它们自己慢慢长)这大葱每天我就剪它上面的叶子吃,

两块五的葱我可以吃上一冬天。(L.Ca2-C.F.S)

平时吃的菜,都是自己开荒种的,能省的就省点吧!实在没有菜吃的时候,才到菜场上拣最便宜的蔬菜买一点。

家里养了>只鸡就为给孩子增加点儿营养,要不是这样,现在谁还养鸡呀,又脏又乱,不就为□省几个买鸡蛋的钱吗!(

T.Ca26-C.M.Y)

菜基本上都是靠老伴拣垃圾的钱换来的。她如果啥都拣不到,我们就没啥可吃。(L.Ca27-C.M.L)

饭钱能省则省,……自从领救济金以来我从未吃过早餐,家里也不在外买面食,自己蒸。(T.Ca31-C.F.Z)

为了省钱,我们吃了早点,便不再吃午饭了。到下午吃一顿下午饭,勉强为生。(T.Ca15-C.M.L)



当然,更多的贫困家庭会靠亲友邻舍的支援,有的是靠居委会、单位照顾来改善一下生活,尤其是为了孩子。

我们每半个月去我父母家吃两顿饭,有时到我姐姐家吃饭,为的就是省点开销。(S.Ca10-C.M.W)

如果不是离母亲家近,经常在父母那里吃饭,我的生活费根本不够。(W.Ca52-C.F.T)

亲戚来时会带点食品,这就算一次大的改善。有时也会到亲戚家吃上一两顿,这样一来一个月省出了不少钱。(

T.Ca15-C.M.L)

姐妹们看我们可怜,经常给一些吃的东西,让我给上学的儿子和生病的妻子增加点儿营养。(L.Ca5-C.M.L)

小姑子家经济条件很好,总是以关心侄儿的名义给我们送肉、送吃的东西。(L.Ca19-C.F.S)

有时候有朋友来看我们的时候,她们会买点菜说是给我们改善伙食。(C.Ca30-C.F.X)

我一位朋友,每次发工资,都要买点儿鱼、肉,给我们改善改善生活,临走的时候还给孩子留下一些。(L.Ca17-C.M.Z


今年总共吃了两次肉,一次还是我妻子的娘家送来的。今天小舅子从乡下来,给我们背来了洋芋、粉条。妻子娘家在农村

,经常可以给我们捎点儿土产什麽的,帮了不少忙。(L.Ca34-C.M.C)

像两个这麽小的孩子(均为8岁)根本是很少吃水果,吃的一点也是亲友送的。(W.Ca30-C.M.W)

好在周围的邻居都很同情我,你们看,孩子这会儿吃的是>楼奶奶家给的白馍。(L.Ca33-C.F.G)

有一个邻居开饭馆,碰上别人结婚办酒席,就把我叫去拿剩饭剩菜回家,要吃好几天。(T.Ca11-C.F.X)

我在食堂做事,单位的同事没吃完的东西一般都让我打包捎回家,给孩子吃。(S.Ca31-C.F.G)

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我,中午给我买了一斤饺子,我一个没吃,全部带回家给孩子吃了。像这种>鲜馅的饺子他们从

来没吃过。(T.Ca11-C.F.X)

居委会对我们挺关心的,时不时送点蔬菜给我们。(W.Ca13-C.F.Z)

家里的水果都是单位的领导来看我送的。(C.Ca23-C.M.L)



总之,贫困家庭在食品消费方面的原则是节省第一。他们平时以素食为主,他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赶“素食有益健康”的时

尚潮流,而是根本就顾不上考虑营养。对他们来说,吃肉都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层次”消费。以下是他们对生活的感受:

生活主要就是顾张嘴。(S.Ca32-C.F.X)

一般花钱都用在吃的上面了。(L.Ca29-C.F.L)

这些钱主要用来买吃的。(T.Ca4-C.F.L)

开销主要花在吃的方面,柴米油盐酱醋是过日子必不可少的。(W.Ca6-C.F.Z)

政府给的一点补贴就用来买最便宜的米,来维持生活。(C.Ca53-C.F.W)

(最低)生活保障金……这些钱主要用来买米和油盐。(W.Ca60-C.M.L)

一个月1袋面就得50元,再买点柴米油盐,几乎剩不下什麽了。(L.Ca39-C.M.P)

我们目前的生活已经省得不能再省了,每月一领到钱,就赶快买2袋面粉,5斤清油,2袋咸盐。这些是最起码的保证不挨

饿的食品。面粉买最便宜的,盐吃得多可以省点儿菜。(L.Ca34-C.M.C)

我们只能说是吃得饱。(C.Ca1-C.M.L)

我们只要求能填饱肚子就行了,哪顾得上什麽营养呀!(W.Ca44-C.F.M)



因此,在访谈中,我们发现,营养不良症正在袭扰贫困家庭,尤其是孩子。

你看我儿子脸色这麽差,我敢说是营养不良。(L.Ca17-C.M.Z)

孙子体质不好,太瘦了,而且经常头晕,所以家里偶尔买点肉都是为了给孙子补身体。(W.Ca56-C.F.W)

(儿子)身体不好,贫血,眼睛视力差,医生检查后说是营养不良造成的。(T.Ca31-C.F.Z)

女儿营养不良,指甲内陷,头发灰白,常流鼻血(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贫血)。(L.Ca26-C.F.L)

孙女因为营养不良,长得麻杆一样。(W.Ca10-C.F.W)

两个孩子身体都比较弱,孙子今年14岁了,长也长不高,体重只有60多斤。(L.Ca15-C.M.S)

由於吃的较差,营养跟不上,两个孙女的身体都较差,经常生病。(W.Ca8-C.M.Z)

他(儿子)学习很刻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他总觉得自己休息不够。其实我知道,有一部份原因是我家的食

物太差,营养跟不上。(L.Ca5-C.M.L)



综上所述,在建立了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之后,得到政府救助的贫困家庭再也不至於食不果腹,吃饱肚子的问题应该是基本

解决了。但他们十分有限的收入决定了他们必须尽可能地在吃的方面省钱、省钱、再省钱,而极少考虑营养问题。吃肉和其他

荤菜,对他们来说,居然属於奢侈的“高消费”,只有对孩子他们会想方设法地满足他们的需要。然而,贫困人士的营养不良,

尤其是儿童的营养不良仍然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在食品方面对贫困家庭的社会剥夺和社会排斥是显而易见的。即便如此,贫困

家庭的食品消费占整个支出或收入的比例还是高到我们不可想象的地步,也就是说,实际上这使贫困家庭在其他方面的消费更

加捉襟见肘,社会剥夺和社会排斥从这个领域影响到其他领域。对此,我们完全没有理由沾沾自喜。

摘自大军网

2003-01-05

 

社会排斥与城市贫困群体的生存状态(二)

社会排斥与城市贫困群体的生存状态(>)



[1] 虽然在许多研究者看来,定性研究和定量研究这两□研究方法的□值观基础和方法论基础是很不

一致,甚至是完全相悖的。但我们的尝试试图绕开这些争论,仅仅将这两□方法作为研究的工具来看待。(返

回)


[2] 上海市1998年公布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是205元,但在此之外,还有40元的实物补贴和25元的

免费粮油供应,所以实际所得应为205+40+25=270元。(返回)

[3] 在上海调查时,这个问题没有列入,因此此数据缺如。(返回)

[4] 这份资料是根□对救助对象兰州L女士的个案访谈记录(L.Ca1-C.F.Y)整理的。
href=#4a>(返回)


[5] 这份资料是根□对救助对象兰州S先生的个案访谈记录(L.Ca21-C.M.S)整理的。
href=#5a>(返回)


[6] 北方人习惯称吃包子、饺子等带馅的食品为“吃馅”。(返回)

[7] “划价”在天津方言里是“讲价”、“砍价”的意思。(返回)

Archived Status: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