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铁树集团退休干部的谈话(一)

2003年7月26日广播

今年元月二日,湖北省随州铁树集团约2000名退休职工因退休金被扣减而堵铁路抗议。

到三月份,退休职工们又采取行动把铁树集团的大门堵了一个多星期,不过,工人们两次大规模的抗议行动并没

有取得什么实际成果,於是,大家决定拿起法律武器争取权利。但是,随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和市中级人民法院

先后拒绝授理工人们的仲裁申请和起诉,而工人们随后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的上诉也於6月5日被省高级人

民法院驳回。7月14日,工人们在厂家属区贴出告示,告示中写道:楚天大地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根据广大

原告的意见,我们将依法直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就铁树集团退休工人退休金被扣减,以及今

年元月以来持续不断的抗争行动,一位已经退休的原铁树集团中层干部曾经跟我进行过一次长谈,从今天开始我

将分四次给大家播出这位干部跟我的谈话。


退休干部:我就是!我就是在铁树集团退休的。

韩(韩东方简称韩):您哪年退休的?

退休干部:我95年。

韩:您了解大家争取退休金的事吗?

退休干部:哎!知道。

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退休干部:哎!你现在在哪里?

韩:我现在在香港。

退休干部:你在香港啊?

韩:对对。

退休干部:噢!你贵姓?

韩:免贵,我姓韩。

退休干部:噢!

韩:这里其中有一点说:极少数职工甚至从个人利益出发采取堵门、停产等过激行为?

退休干部:啊!

韩:大家是有过激行为吗?

退休干部:这个事情是有,过激行为就是在元月……元用二号的时候,有一千多职工到了铁路上,就堵了铁路。

韩:是为什么堵呢?

退休干部:就是因为退休工人认为他们的待遇上受到了侵害,说具体的就是铁树集团破产以后有一百二十七块钱,

这是属从计划经济生产一直到企业破产以前,比如说:粮贴、副食品补贴、计划生育补贴等一系列的按国家政策

积累下来的这些历史性的(补贴、补助金),有一百二十七块钱,破产以后随州市要把它拿掉,就是这个原因,

不是无缘无故的,背后的原因就是这一百二十七块钱。就是因为我们厂有一千三百多名退休职工,原来这个钱都

是企业在工资中一起发的,退休以后这部份的仍然平均下来(每人每月)有一百二十七块钱也都在发,而且,在

岗职工现在也都还在享受,他们还在享受。唯独退休以后重新组建的编钟公司呢,这个新任的一个企业老总叫武

小丽,她要把这个钱给大家拿掉。国家推行一个四0、五0工程,这个工程就是讲明女同志四十岁的,男同事五

十岁的,工作满三十年的这些工人可以作为内退,这是一部分人,另外,我们还有正退的,就是在企业破产以前

正退的,有一千三百多职工。这个新老总要把这两部份人合在一起那是两千多人,内退的和退休职工平均一百二

十七块钱这部份钱拿掉。

韩:我不太明白这一百二十七块钱,比如说您当初退休的时候这一百二十七块钱是怎么跟您说的?

退休干部:退休了现在还在拿啊!没有说什么。

韩:就是所有的职工都要有的?

退休干部:都有!都有!都是随工资发,就是退休金分两部份,一部分就是标准的工资吧,就是按照社会保险,转

到社会保险里面去了。那么留下这部份呢,当时我们最后一个破产前个一个老总吕华雄,他当时有一个意见,就

是说职工好像用水、电,这部份的钱要是弄去了以后就无法扣下来了,是不是?这要由我们有关主管部门跑到挨

家挨户去收就不方面;第二个出发点当时企业经济效益已经出现不好的情况下,所以从这个私心出发,他就把这

一部分因为当时就这个随州市社会劳动保险局已经提到,把这一部分一百二十七块钱就要交足社会劳动保险金的

情况下,根据湖北省有关文件的政治精神可以转到劳动保险上去,因为他这个吕老总他出於这两个原因就没有把

他转过去,那时留在厂里当时我们企业还能够承受,还一直在发。所以,内退职工平常到每个月领这个退休金的

时候就是分两部份,一部分就是社会劳动保险金,另一部分就是企业发放的各种历史性的补贴。

韩:那我们要是换一个角度来说,再说明白一点……

退休干部:你说!

韩:就是说当初这个吕华雄他怎么样做今天就没有这个事呢?

退休干部:当初要是转过去就没有这个事了。

韩:怎么转呢?

退休干部:就是转到社会劳动保险去,随州市不是有个社会劳动保险局嘛!这是一个国家劳动保险。

韩:当初是把哪一部分转过去了呢?

退休干部:他就是把这标准工资这部份转过去了。

韩:比如说您当初……

退休干部:我当初……我的工资总共加起来七百多块钱,当时我这个企业历史性补贴是一百二十块整,那么就给我

留下了一百二十块企业还在发放,我退休七年多还在给我发放。那一部分钱就是五百多块钱,在社会劳动保险局

发。

韩:我是说您当初退休之前企业给您缴纳养老保险金是以哪一部分工资的基数作为缴纳基数呢?

退休干部:按照社会劳动保险这两部份钱都应该转到社会劳动保险局去。

韩:是哪两部份?

退休干部:一部分就是历史性补贴。就是历年来可以从计划经济时代,过去由於物价上涨不是有副食补贴、住房补

贴、粮贴等一些各种补贴,过去这些补贴都是根据当时国务院有关文件,比如说:物价上涨、职工承受不了……

根据国家文件精神给职工一个月补贴多少钱,几块钱,最少的是五块钱,比如说粮贴。

韩:对,我还记得那会儿。

退休干部:你还记得?

韩:对对。

退休干部:你家属也住在内地?

韩:我是北京人。

退休干部:你是北京人你知道的?

韩:对对。

退休干部:我这个粮贴……我从68年到铁树集团来的,我来的时候从外边调过来工资卡上就有这五块钱粮贴,现在

还有。

韩:您是95年退休的?

退休干部:啊!我是95年退休的。

韩:那在93、94的时候,企业是以什么标准给您缴纳养老保险金呢?

退休干部:缴纳保险金就是根据……社会保险局有一个叫统筹项目,就是国家承认的一个历史性补贴都应该承认,

根据标准工资和这个历年来积存下来的政策性补贴。我们这些职工我们认为这是历年来政策性的补贴。

韩:比如说,现在,如果企业给职工缴纳养老保险金,如果你要是一千块钱工资的话,那么,企业会负担百分

之六,个人付百分之二,总共是百分之八,也就是说一个人基本工资是一千块钱,那么,企业给他交六十块钱,

自己负责交二十块钱?

退休干部:那么这个情况对於现在在职来讲是这样,那么,我们退休的时候,一律当时来讲都由企业一个百分之八

已经交了。

韩:当时是没有这个分别的?

退休干部:没有分别,当时没有这个分别。

韩:就按94年来说,企业是按您基本工资的百分之八给您交了?

退休干部:百分之八交了。

韩:但是,这部份的政策性补贴……

退休干部:都没有交齐。

韩:是不算在工资里面的?

退休干部:哎!就由企业继续发放。

韩:假如当初这一百二十块钱您的政策性补贴,要是企业按百分之八交的话应该每个月交九块六毛钱,差不多



退休干部:对对对,是那个回事。

韩:那么这九块六毛钱当初没交?

退休干部:当时我们的吕老总就是出於当时有两个原因,当初我跟你讲了,一个原因就是少交点保险金,再一个就

是收这个水、电费方便一点,就没有交。所以就留下来,企业一破产企业现在接手的一个总经理叫武小丽,她都

不承认这个事。

韩:假如说如果要是当初企业给交了这笔钱的话,现在也不是发一百二十七块钱,应该是比这个少得多。

退休干部:哎!对了,少一点点,不是这个数。因为,当时这个情况劳动保险局在企业破产以前,劳动保险局也提

了,如果你把所有的补交齐照样承认,他们这劳动保险局照样承认。

韩:假如说企业当初给交了这九块六的话,今天劳动保险局还是按一百二十块给你发?

退休干部:哎!也不存在这问题了,也不是按一百二十块钱发,那就是少一点。(笑) 哎!是按这个发,是按这

个数发。

韩:就是因为当初企业每个人少交了九块六?

退休干部:哎!

韩:所以现在企业破产了,所有大家就要少拿二十七,是这样一个原因?

退休干部:是这样一个原因,工人哪,因为现在这个老总的都很年轻,也不懂过去、又不晓得现在,所以她采取的

态度是与工人对峙……开始工人不是这样,都是跟她交涉、座谈,她顽固得很。最后这个事情造成矛盾激化,就

是这随州市的有关部门和领导。采取支持他们的工作,啊,企业破产了嘛,效益不行了,就要搞(破产)嘛!所

以工人认为他是反对官僚主义。

下周六,请大家继续收听这位前铁树集团中层干部跟我谈话的第二部分。

Archived Status: 
返回页首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收集有关您计算机的信息。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的隐私政策以准确了解我们向网站用户及电子报订阅者收集何种信息, 我们如何使用这些信息,以及如果您对此有任何疑虑,如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