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八成受访者坦言农民工与城市居民区隔依然严重

中国青年报讯  自从农民工问题成为中国社会的大问题以来,让农民工融入城市生活、拉近农民工与城市居民之间的心理距离和社会距离,就成为政府和全社会共同努力的目标。

时至今日,这个目标实现了吗?近期发布的《2011年进城务工者生活现状与消费文化研究》显示,农民工与城市居民的社交意愿从2004年的72.4%,下降到63.6%,23.9%的农民工没有城里人朋友。中国人民大学和工众网近日联合发布的调研成果也显示,30%的农民工认为自己在城市中仍被排斥。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题客网和民意中国网,对7688人进行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66.4%的受访城市居民表示自己愿意结交农民工朋友,只有46.3%的城市居民确认自己身边有农民工朋友。受访者中,城市居民占72.0%;“80后”占51.3%,“70后”占26.2%。

为何农民工与城市居民间存在区隔

在陕西铜川市市民高先生看来,和农民工打交道、交朋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2008年,高先生在装修房子时请了几位农民工朋友做地板安装工和木工。对这些朋友,高先生不但提供好烟好茶,还经常和他们聊天,时不时请他们出去小撮一顿。让高先生没想到的是,在干完所有活儿后聚餐时,一位年龄稍长的农民工竟流泪说,自己干装修十几年都没遇到这样的雇主,以后有什么活儿只要吱一声,他都愿意来免费干。

“农民工是我们城里人应该去感恩的人。我只是做了很平常的事,却让他们如此感动。这对我的触动很大。”高先生告诉记者,现在他身边有很多农民工朋友,在他们单位内部,正式职工和农民工的日常待遇也相差无几,“这些年,国家关心和支持农民工的各项政策很给力,比如,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就解决得不错。但是,目前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农民工的住房和医疗问题、子女上学问题等。”

北京市海淀区居民王利(化名)坦言,自己日常生活中能接触到不少农民工,可是真正能成为朋友的没几个。他觉得,并不是自己看不起农民工,不想和他们交朋友,而是由于成长背景、教育程度等原因,农民工和自己实在没有共同话题。有时候,连他自己也能清晰感觉到,打交道时一些农民工朋友本身也有些自我隔离。

此次调查显示,79.5%的受访者坦言当下城市中农民工与城市居民间的区隔依然严重。其中,20.6%的人认为“非常严重”,58.9%的人觉得“比较严重”。另有16.2%的人选择“不太严重”或“不严重”。

农民工与城市居民间的区隔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调查中,71.7%的受访者选择“文化程度”,65.7%的人认为是“消费水平”,65.6%的人选择“居住条件”,57.2%的人选择“文化生活”,46.3%的人觉得是“身份地位”。

“不仅农民工与城市居民之间存在区隔,农民工自身在一定程度上也出现自我隔离的情况。”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王佃利教授指出,城市农民工的自我隔离,在学术上被称为“农民工群体的内卷化”,其不仅体现在社会交往层面,还深化到农民工的自我认知当中,表现为一些农民工经常不自觉地将自己认同为“流民”。

为何农民工与城市居民间存在区隔?民调中,排在首位的是“大多数农民工从事的工作受到歧视”(60.7%)。其他还有“农民工受教育程度较低”(58.9%)、“文化习惯不同”(57.1%)、“双方享有的权利不平等”(56.8%)、“城市居民的包容度不够”(43.1%)、“政府对农民工的扶持和照顾不够”(40.0%)。

如何打破农民工与城市居民间的“隔离墙”

苏州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系主任高峰教授,长期关注和研究农民工融入城市的问题。2007年和2011年,他在苏州、无锡、常州三个城市的调查发现,对于城市居民,农民工的交往意愿并未下降,而是从68.0%上升到了72.0%。

高峰表示,随着在城市生活打拼的农民工数量越来越多,农民工与城市居民的交往频次自然会越来越高,农民工与城市居民的交往意愿上升是正常现象,下降了才说明出了问题。由于调查范围和调查方法的不同,可能会得到不同的调查结果,但这并不能否认解决农民工融入城市这一问题的急迫性。

那么,如何才能彻底打破农民工与城市居民间的“隔离墙”,使农民工真正融入城市呢?本次民调获选率最高的两项措施分别是“城市居民减少歧视,尊重农民工”(60.4%)与“加强农民工的社会保障”(60.4%)。其他还有“赋予农民工与城市居民同等的权利”(57.6%)、“保证农民工住房、子女入学等基本需求”(54.1%)、“加强对农民工的就业指导和培训”(47.5%)。

北京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戴建中研究员认为,要想解决好农民工融入城市问题,眼下有两方面具体工作需要进行:一方面,应保障农民工居住、就业等基本生活条件,比如,一些城市在拆除农民工居住集中区——城中村时应谨慎;另一方面,应多让农民工参与到所在地的管理和基层选举中,赋予农民工更多权利。

王佃利指出,无论是在落户、就业,还是医保、子女入学方面,当下大多数城市对农民工的排斥都比较严重,想要真正使农民工融入城市,必须在这些领域内给农民工和城市居民同时提供无差别的公共服务。而且,对于国家的各项农民工政策,一方面应注重实际执行效果;另一方面,要避免出现政策的不均衡状态,制定政策时不能只考虑急农民工所急来“打补丁”,而是应对解决农民工问题做全盘考虑。

“从实践来看,当下对农民工的歧视不仅只停留在制度、法律层面,还体现在观念、心理和文化上。对农民工歧视的法律和制度固然可以废除,然而消除观念和文化上的社会歧视和排斥更为困难。这就需要全社会,特别是媒体进一步加大对公民平权理念的宣传,消除歧视农民工的文字、语言和符号,从而实现农民工与城市居民的社会平等和心理融合。”高峰说。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