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服装外贸业利润下降到零,外贸员改行按摩

广州日报讯 欧美经济衰退 生产成本猛增 出口寒潮来袭 一些中小型服装企业因订单匮乏而临时关门

今年,在欧洲经济衰退、美国经济疲软的情况下,我国的外贸出口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目前业界普遍预测,今年将是金融危机以来最难熬的一年,出口疲弱态势或将延续,甚至可能出现贸易逆差,出口寒潮来袭!

珠三角出口型中小企业以劳动密集型加工企业为主,一方面面对欧美经济不景气,另一方面技术壁垒使生存愈加困难。目前它们的生存状况如何?外贸从业者面临哪些生存考验?未来应该如何应对?本报记者深入服装业、鞋业、玩具业、陶瓷业进行调查,敬请关注相关报道。

压力重重:过去一单生意提成20万,现在工厂关停失业在家

10年前一单生意提成就有二三十万元,现在却因厂子关停而失业两个月。“附近做外贸的倒了三成,转行势在必行!”老外贸员阿辉做起了按摩师,并在网上叫卖。

记者近日见到阿辉本人,听他讲述外贸业的沧桑巨变:由10年前遍地黄金,利润高到两三成,到今年利润为零,甚至亏损;由怀揣着梦想到外贸业掘金,到现在失业在家,心灰意冷痛下决心转行……劳动密集型外贸服装业经历了由兴盛到衰微的历程。

10年前做外贸月入过万

阿辉住在南浦百事佳花园,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装饰得雅致而随意,客厅里却堆满了H&M,Express等四五个国外品牌的外贸成衣,这与一米外精心修葺的花园小阳台风格迥然。

前段时间,阿辉在业主论坛发了一个帖:“今年的外贸环境实在很差(比2008年还差),公司业务也移去东南亚了,只好下岗在家,迫于生活压力,只好拿出自己的绝门手艺啦。本人早年曾拜名师学习按摩推拿技术,擅长治疗落枕、颈椎劳损、腰背酸疼……虽然这几年只限于跟家人朋友服务,但手艺一直没有荒废。不知是否有邻居需要上门服务或来我家?”

日前,当记者敲开阿辉家的门,称来做按摩时,他说:“你们是我的第一批客人。”在临时安置的按摩椅上,阿辉向记者简单展示了按摩技术,1个钟70元,阿辉的收费很公道。让记者吃惊的是,阿辉的技法很纯熟。“师傅很重要,当时为了治疗母亲的腰椎间盘突出,跟着省中医的师傅学的一门手艺,没想到现在会把按摩当营生。”

客厅里堆积成山的外贸成衣样品已经联系好了买家,定做的按摩床一星期就到货了,下决心摆脱外贸业的阿辉对未来充满了信心:“这些货可以卖几千元,再等按摩床到了就正式开张,相信会越来越好。”

32岁的阿辉之前跟太太一起做外贸服装的来料加工领域。4年前儿子出生后,太太就在家里做了全职主妇。阿辉说,10年前刚入行时,他的月均收入过万元,有时自己私接一个单,就能赚到二三十万元,而这套房子就是那时候买的,“现在绝不会碰到这样大的订单”。

去年,外贸业务亏损严重,最重要的是国内人力成本太高,9月份老板不得不将厂子关停,将业务都转到越南去了。原来几十人的公司,有的同事跟老板去了越南,有的在广东其他公司做着差不多的行当,有的则放下架子进了工厂,而阿辉则失业在家差不多2个月了。

行业利润去年下降到零

服装外贸业的利润下行曲线折射出了该行业由鼎盛到衰微的历程。1998年,利润率超过20%,到2002年缩减到12%~15%,2008年前为5%~8%,2008年次贷风暴来袭,利润下降到3%。直到去年10月,众多企业开始出现零利润,甚至亏损。

据阿辉回忆,当时吸引他加入朋友的服装外贸公司的主要原因就是利润高:“感觉遍地黄金,怎么都能赚钱。”然而就是这个充斥着巨大诱惑的行业,也面临着巨大的陷阱。外贸业逐步遭遇海外技术壁垒的阻击,仅出口到欧盟的一批服装不合格,就要支付几千万元的违约金,朋友的厂一下破产了。

谈起做外贸的感受,阿辉总结了一个字——“累”。品牌掌握在国外采购商的手上,风险却转嫁给制造商。现在,工厂的价格已经被压缩到底线了,只要不亏本工厂都会接下订单;即使亏一些,只要额度不大,而且有稳定的订单,工厂也会做下来,这是为了防止工人继续大规模的流失。

炒股、炒金,是阿辉目前无可奈何的选择。按摩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可以混口饭吃的手艺,他自己也有兴趣探索一下这个行业。而立之年尝试进入按摩业的阿辉,暂时还没有什么长远的打算,他想先让大家看看他的手艺,根据口碑好坏再决定是否潜心做按摩。“即使没有其他出路,把按摩理疗坚持下来,做雷锋助人为乐也是很快乐的事情,能够解除别人的痛苦也很开心。人生就如一出戏,认真地体验过就好了。”

 问卷调查:近八成服装企业,认为前景不明朗

“服装外贸企业今年倒闭的有三成!”阿辉告诉记者。“欧美经济寒潮、生产成本猛增、人民币持续升值、土地成本昂贵……在这样的环境下,坚持不下去的企业会越来越多,很多厂直接关停,或者搬迁到东南亚去了。”

在近日举行的2011(第二届)广州服饰文化周高峰论坛暨颁奖典礼上,记者对与会的百家服装企业进行了外贸生存状况的调查。中小服装企业融资成本困难,优惠扶持政策的宣传渠道较窄,税收、人力成本、电荒、普惠政策落实不力等仍是受访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

在发放的100份《企业调查表》中,收回19份,有效调查表15份,从事外贸的企业5份。出现利润下滑的企业6家,占有效调查比例的37.5%。利润下滑幅度平均值为10%,影响企业利润下滑的原因以原材料上涨及人工材料上涨为主,伴随有人民币升值、利润率下滑等原因。受访企业中,认为“前景不明朗,会有一部分企业倒闭”的企业占到75%。

  成本猛增两三成 部分企业关门

广州市制衣行业商会副会长、广州卡佛连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李声治昨日告诉本报记者说,已经留意到部分做外贸的中小型服装生产企业因订单匮乏而临时关门的现象。番禺南村好几个老板原本是做外贸的,但是他们近期纷纷向其求救,希望在欧美采购量下降、汇率波动明显的背景下,找点时间短的“代工单”做做,好让企业不至于倒掉。

李声治说,国内品牌企业今年最大的压力是成本上涨的。去年原材料、人工成本的上涨导致企业的支出增加20%~30%,而在终端市场只能提价15%左右,解决一半的问题。剩下一半的成本上涨压力得靠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使用机械代替人工来解决。只能解决部分的,就会导致今年服装的利润率下降。解决不了的,企业就会倒下。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夏令敏昨日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受欧美经济不明朗因素影响,导致欧美区域内服装需求增速下降,这个也是我国服装出口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受此影响,国内服装出口企业的利润率在4%~10%之间。

出口形势的恶化,将逐步向国内市场传导,首当其冲的是就业市场!广州大学纺织服装学院服装艺术系副主任吴郑宏告诉本报,今年与2008年的情况有点类似,来自广州大学纺织服装学院的学生反映,去年到外向型服装类企业就业难度明显增加。员工薪水的减少,也导致了消费能力降低,导致国内消费疲软。

  危中有机:到国外买来设计作品,然后在国内制作销售

但是危机当中,企业并非“无路可走”,有广州服装企业外贸做不下去,转做内销,更有精明的企业利用原有的外贸关系,甚至到国外买设计作品,然后在国内销售。“这在以前不敢想象的!”吴郑宏说,因为经济景气的时候,国外设计师一般要价很高;如果国外经济低迷,很多设计师为了糊口都愿意把作品卖给中国。这些好的作品不仅仅是国内市场的敲门砖,其新潮的设计更是市场上制胜的法宝,如果能像国外优秀的设计看齐,广州可以成为又一个时尚之都。

夏令敏告诉记者,可以说目前全世界都在扶持中小微企业,这个并非中国一家在做。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我国的纺织服装出口退税率将保持不变。希望未来有持续的、稳定的政策帮扶中小微企业。

由此对于做品牌的企业来说,“危”中有“机”。 李声治表示,这次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暴风雪”将加速服装业的洗牌速度。服装作为生活必用品,那些走自主品牌的企业,一旦挺过去了,未来将迎来更加生机勃勃的市场。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