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身处工人运动中心的工人们喝彩

中国劳工通讯即将离任的通讯主任Geoffrey Crothall回顾了过去14年中国工人的抗争历程。

2007年底,当我加入中国劳工通讯时,占据新闻头条的是山西黑砖窑事件,窑场主从人贩子、黑中介手中购买人口,强迫他们在砖窑、矿场里劳动。当年6月,为了回应公众的愤慨:

“45000名警察突击了山西、河南的约8000家砖窑、采矿厂,解救了591名被拐骗农民工,其中包括51名儿童。中华全国总工会表示,要旗帜鲜明地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地方政府已同意向所有获救农民工支付赔偿,总理温家宝亲自下令,要求深入调查违法用工行为,严惩犯罪分子。”

快进到2020年9月8日,《人物》杂志发表了《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揭露了中国城市里外卖送餐员恶劣的工作条件。这篇报道引发了公众对主导外卖行业的大型科技公司的反弹,并最终引起了政府的关注,政府表示要控制大型科技公司不断扩张的权力,确保工人的权益得到充分保护。甚至也有说要将更多弱势工人纳入工会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熟悉。过去14年里发生了许多变化,随着农村地区被巨大的城市群吞没,交通和通信网络遍布全国,就业的重心也逐渐从矿山、工厂转向办公室和平台经济。毫无疑问,人们的教育和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但在劳资关系、地区经济差异和收入不平等方面,根深蒂固的老问题依然存在。

在一个支持中国工人运动的组织工作,有时候感觉像是电影《土拨鼠之日》。这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斗争。遭遇挫折无可避免,所以重要的是去庆祝一路走来获得的一个个小胜利,并为后来者带来希望。

在过去的14年里,我有幸认识了很多杰出的工人领袖和公民社会活动家。他们往往不惜牺牲个人自由,也要站出来捍卫工人权利,改善工人的工资待遇和工作条件。张海超吴贵军于武仓,这里仅列举几位,许多工人领袖都值得赞扬。

但是,只有得到普通工人的支持,工人领袖才能真正发挥作用。正是这些普通工人构成了工人运动的中流砥柱。

2011年3月,东莞茶山镇的年轻工人

在2010年代末,我经常去东莞和深圳的工业区,在咖啡馆、酒吧和台球厅和工人们聊天。他们并不是积极分子,关心的主要是如何赚到足够的钱过上体面的生活。他们可以忍受苦难,甚至是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后的大规模裁员,但如果老板做得太过分,他们就会反击。

反击并不总意味着罢工或者公开抗议。比如,杀马特——年轻的农民工们以炫彩而夸张的发型和着装创造自己的城市亚文化,在充满敌意的世界里找寻归属感。杀马特拒绝主流文化宣扬的奋斗神话,即在毫无出路的工厂里辛勤劳作是跻身上流的关键,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杀马特走在了时代前列。今天,中国各行各业的工人都在要求更好的工作生活平衡,一些人甚至选择躺平,即完全退出。

在中国,大规模集体行动的空间正在缩小,但小规模的工人抗议仍在每天发生。对工人运动来说,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并且需要新的想法来推动运动的发展。

在我退休之际,我仍为世界各地和中国有志于继续抗争的人们感到振奋。加油!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