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期3/6:在工人养家糊口的困境面前,工会更需要雪中送炭

在数不清的工人求助、维权事件中,能被媒体、工会、劳动部门看到的只占一小部分,而更难被看到的,则是每个工人家庭不尽相同的困难——权益受到侵害的工人在维权过程中必须继续打工才能养家糊口,因此根本没时间全身心投入维权;遭遇工伤工亡的职工家属由于家庭困难,难以长时间维权;低收入使得工人没有经济能力聘请律师帮助维权;受教育水平低则限制了工人在维权过程中的策略能力……此时,这班“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工人无疑更需要工会和自己站在一起,中国劳工通讯认为,工人越是困难,工会的雪中送炭越迫在眉睫。

案例5/10:江苏响水德龙镍业有限公司工人工亡

2020年8月6日,工人刘学中在位于江苏生响水县陈家港镇的德龙镍业有限公司工作,事故发生当日,刘当班12个小时30分钟,下班后精神恍惚,离开公司大门刚10多分钟,10年驾龄的他驾车堕河身亡。令人发指的是,停尸40天公司仍拒不赔偿,且编造虚假伪证,企图逃脱劳动法的制裁。刘学忠的遭遇并非独有,同年7月,与刘学忠同为电工的苗建国在作业过程中触电身亡,厂内的安全隐患一直存在。

  • 生活上的困难、维权的困难,工人一家两头难

就刘学忠的情况我们致电了响水县总工会,接听电话的是权益保障部的潘部长。潘部长耐心、详细地询问了刘学忠的具体情况,也给出了相应的维权建议,可是已有的维权途径在刘学忠一家子这儿,都不太可行。

CLB:“他们自己找律师,从上海找的律师。律师来了以后,企业也不配合,最后律师甚至把律师费都退了,就不接这个案子了……”

潘部长:“他有没有找过我们那个工会法律援助中心啊?”

CLB:“哦,这个刘开春啊,就是这个工亡的职工的父亲呢,我刚跟他说过话。哇,他就是已经快七十岁了,他在家中务农,而且还要……”

潘部长:“那刘学中他爱人呢?”

CLB:“他们几年前就离婚了。而且这两个老人,现在在刘学中工亡以后,他留下两个孩子,两个老人还要帮他管,所以……”

……

潘部长:“行,我马上那个吧,一个是跟他本人,还有一个是跟企业工会,我详细了解一下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刘学忠的家庭情况本就捉襟见肘,工亡无疑令一家人的生活雪上加霜,此时,工亡赔偿能否落实关系着一家老小的基本生活,正是工人最需要工会站出来代表自己利益的时刻。响水县总工会权益保障部的潘部长能够体察工人的具体情况,愿意主动和工人联络,至少能让维权无门的工人家属们在情绪上不再孤单。这样出色的行动意愿在一众工会工会人员中是独树一帜的。

当然,潘部长谦逊的言词中也反映了工会在行动能力上的问题。首先是人力资源上,潘部长坦言:“因为我们部门的人手太少,事情特别繁杂。不可能像您期望的能够三两天的,先跟您打个招呼。”我们也希望在持续进行的工会改革中,工会的人手安排、任务分配能够更科学。其次,工会要如何知晓工人们的求助?如何了解舆情?潘部长听到刘学忠的经历后也向我们表示自己不常上网,网络上工人求助的声音工会确实未能很好地留意,我们认为在人手有限的情况下,本期系列报告提到的公开联络方式、之后个案后主动介入,都是让更多工人获益的方法。

  • 了解辖区内劳动者权益——响水县权益保障部走在了全国工会前列

在日常与工会联络的过程中,除非是蛋壳暴雷这类波及全国的事件或是大型安全事故,我们很少遇到工会工作人员对辖区内的工人维权事件有所了解。但此次联络到的潘部长在听到德龙镍业有限公司后,立刻表示自己知道不久之前该公司一位工亡的工人,而且,对事故发生后的赔偿、企业状况以及劳动法律法规也十分清楚。

“上一次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吧,他们有一个也是电工工亡的,但他是在厂里面出的事故,人家那个就赔了一百多万呢。企业如果对他实施了赔偿,一般通常惯例,就是德龙的赔偿,就是工伤认定的那个赔偿,这个金额是有的。如果认定工亡的话,还有这个遗属的抚养费的哦。”潘部长一一向我们道来。基于对劳动者的了解,潘部长给出的维权建议更具体,对于维权程序所需要的时间也有大概的估计,这样的工会工作者是工会改革中不可或缺的。

以上分析解读仅代表CLB的立场,欢迎点击链接就案例5访谈文字稿作出不同解读。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