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即将翻开工人组织新篇章

从2021年起,越南将允许成立不隶属于官方工会的新工人代表组织。Joe Buckley探讨了这一变化可能对越南工人和目前主要的劳工组织者产生何种影响。

越南金属工人。图片来源:国际劳工组织亚太地区局,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2021年1月,越南劳工政治将发生重大转变,新修订的《劳动法》将生效。最大的变化在《劳动法》第十三章,它将第一次允许“企业一级的工人代表组织”(tổ chức đại diện người lao động tại doanh nghiệp,WROs)独立于国家领导的越南劳动总联合会(Vietnam General Confederation of Labour,VGCL)。

“工人代表组织”并非工会;只有隶属于越南劳动总联合会的组织才是工会,依《工会法》管理。劳动者可以在企业成立或加入他们自行选择的代表性组织,这些工人代表组织在单个企业一级可以进行集体谈判和组织罢工。但新修订的《劳动法》没有允许工人代表组织在企业级别以外成立行业或地区联合,虽然第174条含糊提及工人代表组织的成员可以决定组织的合并和联系,但没有详细说明。

《工会法》明确规定了越南劳动总联合会的资金来源为工会会费、对企业征收的工会经费、国家支持以及越南劳动总联合会所属企业的利润。而对工人代表组织来说,除了会员会费以外,没有法律规定其他资金来源。《劳动法》第十三章还赋予政府注册和解散工人代表组织的权力,而且如果企业倒闭,工人代表组织也必须解散。

越南劳动总联合会依然保留了全国唯一合法工会联合会的特殊地位,《劳动法》还规定,如果工人代表组织想成为工会,它们可以加入越南劳动总联合会,由《工会法》管理。尽管如此,允许成立工人代表组织仍是一项重大的法律变革。下面让我们来看看与越南工人结社自由改革息息相关的一些关键组织:

越南劳动总联合会

政府领导的越南劳动总联合会是越南祖国阵线的一部分,是越南共产党领导的群众组织,其他群众组织还包括农民协会、妇女联合会和青年联合会等。工会章程规定,越南劳动总联合会的职责包括四个方面:促进生产力发展;维护工人权益;参与经济和社会管理;以及宣传党的方针,动员工人。与中华全国总工会一样,越南劳动总联合会也遵循列宁主义的双重职能工会模式。这是1921年俄共十大产生的学说,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工会既鼓励发展生产力,同时也保护工人不受苛待。

越南劳动总联合会通常被认为是越南共产党的工具,在保护工人权益方面毫无用处。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如此,毫无疑问,越南劳动总联合会不能真正代表工人。不过,越南劳动总联合会在集体谈判自下而上的工人组织以及在劳资纠纷中提供更好的法律援助方面,已经进行了一些尝试。越南目前正在对《工会法》进行修订,以便适应“新形势”(tình hình mới)。修法范畴包括工会结构、工会经费,以及各级工会在处理劳资纠纷方面的作用。

在越南劳动总联合会内部有进步派,他们希望该组织能够成为真正的工人利益代表者,长期呼吁给工会更大的自主权,并将越南劳动总联合会从以服务为基础向积极组织转变。进步派认为,结社自由改革可以积极催化工会改革。由于越南劳动总联合会实行民主集中制,很难评估进步派究竟有多大的规模和影响力,但它肯定是存在的。

例如最近,越南劳动总联合会前主席邓玉松主张,促进工人代表组织的资金更加公平。目前,企业必须缴纳基本工资金额的2%作为工会经费。而在即将施行的新《劳动法》中,在有工人代表组织的企业中,没有提及要把企业缴纳的经费分配给工人代表组织。邓一直主张,应该根据工会和工人代表组织的会员人数来分配这笔钱。

越南劳工和越南劳工运动

越南劳工(Viet Labour)和越南劳工运动(Viet Labour Movement)是坚韧不拔、战痕累累的异见分子组织。这两个组织在2016年底分裂,是2000年代中期越南准备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涌现的一些独立劳工组织的后代。正如这些组织自身所做的声明一样,它们并不是工会,不是由工人建立和领导的。这是一群积极分子为了劳工权利和结社自由而建立的组织。他们大多向工人提供有关劳工权利和劳动法的建议。

越南劳工和越南劳工运动对越南劳动总联合会持敌对态度。一些组织成员入狱或流亡,至少在过去几年里,他们的公开活动明显减少。这次改革预计不会为这些组织的自由运作开辟多少空间(如果有的话),因为政府认为它们是“政治”组织,其关心的问题远超企业中工人的工资和劳动条件问题。

越南独立工会

越南独立工会( Vietnamese Independent Union)是这一领域的新来者。该组织于2020年6月成立,有一个华丽的网站和社交媒体,该组织称希望建立独立工会。不过,越南独立工会也表示,希望与越南劳动总联合会建立建建设性关系,共同保护工人权益,履行自由贸易协定中完善国内劳工权益的承诺条款。这种做法与越南劳工、越南劳工运动截然不同,后者完全排斥越南劳动总联合会。

一方面,越南独立工会的策略似乎是务实、理智的,无论外界如何看待越南劳动总联合会,它都不会消失,必须以某种方式与之接触;另一方面,越南劳工认为,越南独立工会并不是真正的工会。越南劳工发表声明,认为越南独立工会其实与越共有联系,伪装成独立工会。越南劳工还提醒,在目前的改革中,可能出现很多假的独立工会,工人需要保持警惕。

工人的自组织斗争

然而,在过去15至20年中,对改善工人劳动条件和待遇影响最大的不是某个特定组织,而是工人自发组织的抗争。越南每年都有成百上千次罢工,尤其自2000年代中期以来。虽然在越南罢工是合法的,但发起罢工需要遵循一套复杂的官僚化程序,包括罢工须由越南劳动总联合会领导。这显然并不现实,从技术上讲,可以说每次罢工都是非法的、野猫式的罢工。罢工的组织方式是去中心化的,很少有可识别的罢工领袖,而且基本上与上文所述劳工组织无关,雇主难以对工人罢工进行预测或提前准备。工人的自组织抗争取得了重大胜利,且不仅仅是在企业层面。例如,罢工促使政府制定了年度最低工资增长机制,并迫使越南劳动总联合会和其他政府部门对劳动关系制度进行改革。

实际上,建设和改革劳动关系制度的目的一直是建立“和谐劳动关系”(quan hệ lao động hài hoà)——这主要是指停止罢工。目前的改革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理解为就是要工人停止罢工,而且这可能是有效的,因为记录的罢工数量在过去几年里确实显著下降(由于新冠病毒带来的危机,罢工在2020年的头几个月又有所回升)。

工人代表组织将对工人产生何种影响尚不得而知。未来可能出现几种情况:工人可能完全忽视工人代表组织而继续进行野猫式罢工抗争;另一种可能是,工人代表组织会成为收编和制度化工人不满的工具,但不会给工人带来什么实际好处;第三种可能是,工人代表组织确实成为工人向雇主提出诉求的有效方式,或者它们将进一步促进结社自由改革;最后,工人组建和加入工人代表组织的威胁可能迫使越南劳动总联合会成为一个真正具有代表性的工会。

Joe Buckley拥有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博士学位,并运营越南劳工快讯

本文属中国劳工通讯特别报道系列,本系列旨在分析中国资本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并促进全球南方工人团结。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