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期 第1/6个案例:湖北雷神山建筑工人疫情期间抗议

工人行动了,工会在哪里?

工人行动 2020年3月17日,雷神山医院的建设者爆料,在经过了14天隔离期后,目前仍有三百多名工人被隔离在武汉不得离开,工人们既无法开工,也不再获发隔离补助。中建三局派了保安员看守他们,但工人们不时和保安员发生冲突。截止到4月11日,爆料工人表示,自己已被强制送出湖北省,至今仍然没有拿到说好的工钱。

致电详情:

我们致电给两个地方总工会

——武汉市总工会(经济部、基层部、宣教部、值班室)

——江夏区总工会(办公室)

地方总工会对罢工事件的参与:

工会改革:去除“四化”和增强“三性”

去“四化”方面:

我们联系到武汉市总工会及江夏区总工会,武汉市总工会经济部、基层部、宣教部、值班室的工作人员及江夏区总工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均接听了电话,工作态度不错,贵族化改善良好。

武汉市总工会经济部的工作人员有听说过雷神山建筑工人劳资纠纷事件,但建议我们联系宣教部或社联部,因为这两个部门才关注“舆情”。基层部的工作人员对于外界的询问不作回复,要求通过“正规渠道”来采访。宣教部的工作人员则表示,大小事宜必须先联系值班室,由值班室转交市工会处理。值班室的工作人员否认雷神山建筑工人纠纷一事,表示“我们得到的消息不是这样的,网上的消息不可靠”,工会认为没有问题,所以工会不用出面解决。

江夏区总工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没有听说过此事,也不清楚建筑工人是否加入了工会,这些事“没人通知”工会。工作人员还表示,工会工作人员都下沉到了社区,目前工会只有他一个人在值班。

武汉市总工会的行政化仍然严重。

江夏区总工会的行政化、机关化仍然严重。

增“三性”方面:

从武汉市总工会工作人员的谈话中,我们没有感受到对工人的阶级感情(欠缺政治性),没有感受到工作人员对工人实际工作生活状况的了解(欠缺群众性),没有感受到工会工作人员有能力和意愿代表工人通过谈判维护和争取权利(欠缺先进性)。

从江夏区总工会工作人员的谈话中,我们没有感受到对工人的阶级感情(欠缺政治性),没有感受到工作人员对工人实际工作生活状况的了解(欠缺群众性),没有感受到工会工作人员有能力和意愿代表工人通过谈判维护和争取权利(欠缺先进性)。

观察和印象:

雷神山医院被欠薪的建筑工人在集体行动之前和行动过程中没有向工会求助。工会目前没有针对这起劳资纠纷做出具体行动。

武汉市总工会将组织工人入会当作是向上级交差的任务,一线的工人会员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报上来的数字,与工会工作实际关系不大。当被询问到这批雷神山医院的建筑工人有没有加入武汉市总工会时,工会各个部门都表示不清楚。基层部的工作人员指出,雷神山医院由中建三局建设,而中建三局的工会关系在湖北省总工会,不归武汉市工会管。值班室的工作人员则表示,武汉市总工会不可能知道哪些人加入了工会组织,“它有一个属地管理的原则,你要问当地。我们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呢?可能它报上来了一个数字,或者是名称怎么样,我们掌握了。但是你要具体问他加入了工会没有,你要问它上级的工会组织,它是层级组织的……你要是问全国总工会,某一个省某一个市某一个地区的某一个人,你问他加入工会组织了没有,全国有几亿工会组织的会员,它哪知道哪一个人加入工会了没有呢?”

武汉市总工会对于工人需求和工人抗议缺乏主动了解、主动行动、主动参与,工会仍然欠缺解决劳资纠纷的行动意愿与行动能力。雷神山医院的建筑工人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关于补贴和回乡的诉求也没有工会代表工人介入处理,这反映武汉市工会在劳资纠纷发生之前没有将触角伸进建筑工地、代表工人与雇主签订劳动合同、就保障工人权益和安全生产进行集体谈判,而在出现拖欠津贴补贴之后,工会也没能及时到场、进入工地代表工人与雇主展开紧急谈判、争取解决劳资纠纷。不过,在武汉市总工会值班室的工作人员看来,在建设医院的紧要关头,建筑工人还要谈合同这件事很好笑,“你想一下啊,大年三十的晚上,你要跟人家,坐下来,面对面的签合同。人家要在七天内建一个医院,你要签合同?你这个问题提得很好啊,很到位啊!”工会干部虽然从事集体协商、事后维权的常规事务,但这些任务只是为了向上级交差,远远未能在劳资纠纷发生之前做到防患于未然。

疫情期间发生劳资纠纷之际,武汉市总工会及江夏区总工会的工作人员大都在社区下沉,其工作职能与工会无关。虽然抗疫期间防疫工作是很重要,但武汉市总工会仍然应该将工会的主业——组织工人、代表工人、维护工人的权益当作日常工作的重点。武汉市总工会宣教部工作人员直言,“工会上班的全部在社区。上班,我们在上班。80%的在社区上班。”同样的,江夏区总工会的30名工会工作人员当中,29人正在社区下沉。工会工作也可以学习下沉,但工会的下沉不只是到社区、街道等防疫一线去下沉、守住卡点登记人员车辆,工会的下沉更应该是去工作场所,监督工作场所的防疫防护,保障一线工人的职业安全与合理的工资待遇。在特殊时期,工会仍然大有可为,哪里有工人的需要,工会人员就下沉到哪里去。

就此,我们建议武汉市工会是否可以考虑抽出一半下沉到社区的工作人员回来,让他们到企业现场去,调动基层工会和一线工人,监督企业落实防疫防护,防止传染再爆发。武汉市总工会值班室的工作人员及江夏区总工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都表示,工会同意可以将意见反映给上级领导。不过,江夏区总工会值班人员也很坦诚,“第一起码要服从组织、起码要听从安排啊”。

最后,假设是当事工人打的电话,他们知道武汉市总工会的存在、了解工会的职能、也非常清楚自己属于农民工群体、知道习近平要求“哪里的职工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哪里的工会就要站出来说话”——在打完这几通电话以后,工人再回来找工会的可能性不大。

工会改革建议

  1. 建议武汉市的建筑工人应该主动找工会,一是有事找工会求助,二是进场开工前找当地工会申请加入工会,得到工会会员的保障。
  2. 建议武汉市总工会停止由建筑企业雇主启动建会、工人被动入会的做法,由总工会进入工地组织动员建筑工人个人直接入会。
  3. 建议武汉市总工会在防疫抗疫的同时,完成好代表工人权益这一主业。
  4. 2018年10月29日习近平同全总新一届领导班子讲话时强调,要加强对工会干部的教育、管理、监督。建议武汉市总工会基层部的工作人员应该秉持接受监督的态度,对所有涉及工会作为的询问都应该尽量作答。

(以上分析解读仅代表CLB的立场,欢迎点击链接就访谈文字稿作出不同解读。)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