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在倒闭、减薪、裁员下复工,工人集体行动同步回升

近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3月份采购经理指数(PMI)大幅回升,无论是制造业、非制造业,还是综合PMI皆回升至52%以上,大中型企业复工率为96.6%。

采购经理指数并不反映企业生产量等各类指标绝对值的变化,而只是反映企业生产的趋势。因此,3月份PMI指数约为52%,仅代表相比上月,中国一般产业的生产经营状况停止下滑,整体气氛有所回复。

要更清楚地了解中国经济恢复情况,还可以参考《财经》杂志的调研。该调查访问的企业七成以上是小微企业,截至3月13日,复工水平超过一半的只有37.7%,人员到岗率不足50%的达到26.3%,35.9%的企业仍在停工,可见3月上旬,不少小微企业虽然复工了,但只是以一半以下的产能生产。另一方面,工信部在3月28日的数据则显示,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达到了98.6%,人员平均复岗率达到了89.9%。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已在全球爆发,部分企业虽然复工,却面临大批订单被取消的第二波打击。环球纺织的微信公众号表示,绍兴柯桥有78.4%的纺织企业表示订单在减少,64.8%的企业反映已有订单被客户取消。该文同时引述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信息,指长三角、珠三角“真正有活干的只有30%左右,因为缺少订单”。

以疫情严重的意大利为例,财新网报道,由于当地企业取消服装及手饰业的订单,义乌一家以外贸为主的首饰加工厂马上受压。负责人表示,“从上周到这周以来已经有5%的订单被取消,哪怕没有取消的订单也在考虑收缩规模或延迟发货”,估计“全年30%到40%的订单会没有”。

经历两个月的疫情打击后,13.8%的接受《财经》访问的企业表示面临倒闭风险,41.9%的企业预计上半年营收将同比减少50%以上,约45%企业因此削减员工工资,近三成企业裁员。在这样的背景下复工,自然伴随着工人的抗议。中国劳工通讯的工人集体行动地图在3月录得50起抗议,较2月9起抗议事件大幅上升。

当中,大部分事件发生在服务业(23),其次是交通运输业(11)、建筑业(6)、制造业(6)及教育业(4)。服务业中,则以批发零售业、住宿餐饮和医疗服务等行业为多。例如3月24日,河南省南阳市1919酒类直供员工便挂横幅抗议企业以疫情为由大规模拖欠工资及辞退员工,更曝光集团短讯指被裁人员恐怕达2000人。

疫情期间饱受压力的医护相关人员亦有零星抗议。山东淄博高新区荣德医院、湖北大学知行学院隔离点及宁夏慈安妇儿医院的员工分别发起讨薪抗议。湖北大学隔离点的的安保人员表示,官方政策的补贴是1000元/天,但安保公司实际给到的是250元/天。 “他们亲口承认国家标准给到安保是1000元/天;保洁1200元/天。中间这部分哪里去了?中介平台就算要收费,为什么收这么高的费?对我们来说是不是不太公平?”此外,员工们表示,招聘时写明工作不接触隔离者,但实际是在(隔离点)内场工作。

环卫行业积弊已久的市场化问题则在疫情期间再次打击员工的生计。 3月10日,广东省广州市环境卫生管理站拖欠140余名环卫工人1月份的工资。一名环卫工人向环卫站负责人讨说法时,却被告知“没钱发工资”。 “副站长说,我们是自负盈亏的,现在受疫情影响,商户都没开门,收不到垃圾费,也就没工资发。”该环卫工虽然得到工会帮助讨回了环卫站工人工资,但其后被秋后算帐,扣减了节假日的上班机会。没有加班费,环卫工人的生活将难以为继。

交通行业方面,多地出租车司机接连发起抗议,要求减免租金和承包费,以此度过新冠肺炎的难关。例如3月30日,河北省任丘市上百辆出租车便聚集在市政府门口前,要求减免疫情期间的出租车租金、降低年租金、以及为因身体原因而无法续租的承租人无条件解除合同。网约车司机群体的处境同样堪虞,3月13日,河南郑州一公司门前上百网约车司机排长队要求退车。据悉,司机每月租金3800元,虽然公司免了2月份租金,但是3月份生计仍然惨淡,连吃饭充电的钱都不够。有关出租车行业的详细情况,请参阅《疫情下出租车行业处境艰难,司机诉诸集体行动求存》

至于建筑业的工人抗议,最受关注的莫过于3月19日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筑工被拖欠隔离补贴一事。雷神山医院的建筑工人表示,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建好医院后即被安排隔离,然而隔离满14天后,仍然不被允许离开隔离点,中建三局则拒绝继续发放补贴。被隔离达一个多月后,工人终于忍耐不住,聚集起来讨要说法,其间发生推撞打斗,警察到场亦难以解决问题。

制造业员工则面对企业破产和拖欠工资的情况。 3月23日,广东省东莞市的泛达玩具被曝出拖欠工资,员工讨薪时被打。网上消息指出,东莞泛达玩具因外贸订单取消导致公司业务量骤减,资金链断裂。企业于是宣布结业,工人突然失去工作,不禁茫然地追回之前被拖欠的工资……

企业在复工复产的压力下,将新冠肺炎带来的损失转移到工人身上,中国各行业工人的抗议再次复活了。欲知工会如何处理工人在疫情期间面对的种种问题,请参阅中国劳工通讯最新推出的《工会改革观察与促进》第九期报告。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