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二元”矛盾:外来务工者如何安居?



编者按:创造条件让外来常住人口融入上海,是我们这个特大都市社会管理中一个重大课题。本报从今日起开辟《让“他们”变“我们”》专栏,反映上海在破解这个新的“二元”结构矛盾中的探索和遇到的困惑,希望引起读者的关注。首先推出一组系列报导,探讨住房保障、子女教育、文化需求及社会参与等来沪常住人员关切的话题。

上海的外来常住人口已达900万之巨,占到四成,其中大部分是劳动适龄人口。无论是在城市建设和社会服务方面,还是在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中,其贡献有目共睹。如果说,上海原有的城乡二元结构问题正在逐步解决,那么外来常住居民的融入问题,则成为新的二元结构矛盾,甚至比前者更为尖锐。对上海而言,这是紧迫又深及长远的大课题。因涉及公共服务资源配置、涉及多种利益群体,这个问题的解决并非易事。我们要从坚持执政为民、巩固执政基础的高度,从社会和谐和稳定的深度,以长远的政治眼光来认识和破解这对矛盾。

凡中心城市,尤其是国际大都市,都应近悦远来、五方杂处。海纳百川不但是一种心态,更是一种生态。上海城市精神所要求的海纳百川、开明睿智,完全符合大都市形成的自然历史过程和中心城市发展的客观规律。我们要以宽广的胸襟善待四方人群,要使公共服务更多惠及常住外来人口,尽力破解新二元矛盾。

瓶北路上,新建社区鳞次栉比。

来沪务工人员黄焕云的“家”,就在这里:瓶北路479弄,鑫泽阳光公寓。这里是闵行区最早规划建设的一处公租房。目前,鑫泽阳光公寓共住有6000多名来自各地的来沪务工人员,黄焕云说:“在这里,我们有了家的感觉。”

然而,并非所有来沪务工者,能有这样的“幸运”。在上海,目前依然有许多“黄焕云”为居住而烦恼著……

拎个包就能入住

22岁的黄焕云从老家学校毕业后,来上海打工。在莘庄工业区,她进了一家液晶显示幕生产企业。工作有了著落,落脚的地方却一度让她担忧:“没有百把千元,根本租不到像样的房子;想要找便宜些的房子,要么住‘城中村’,要么和人合租。”

巧的是,就在黄焕云入职前不久,由莘庄工业区投资建设的鑫泽阳光公寓建成启用。“这里有470余家落户企业,来沪务工人员达5.6万。”公寓运营管理方工作人员杜红丽说,“工业区建公寓,就是为了向落户企业的来沪务工人员提供实惠的房屋租赁服务。”

走进“鑫泽”社区,15幢公寓分类布局在不同区域。11幢经济型公寓内,每间约40平方米,独立卫生间、家俱配套,可供8人居住;2幢温馨型公寓内,设置的是40平方米的2人标准间;而小康型公寓,则设置了55至8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和二室一厅,不仅有配套家俱,还有独立厨卫,可供家庭居住。

黄焕云的“家”位於经济型公寓的6楼。刷卡进门,只见房间里摆设了4张上下铺,进门处的过道内统一配置了橱柜;卫生间里,还有淋浴设施,24小时供应热水。房间虽然小,女孩子们却收拾得干净、温馨。黄焕云满足地说,“像极了学校宿舍!”

让黄焕云“称心”的,不止於此。“鑫泽”社区里有食堂、超市,还有图书馆、舞蹈房、网吧及健身房、篮球场、羽毛球场等文体设施。公寓公共服务中心还提供“一条龙”服务,不但可以登记入退住、接待维修,还能协助办理居住证、开具婚育证明,提供法律谘询等。回想起当初拎著包就来入住的场景,黄焕云满心欢喜地说:“真没想到,能在上海住上这么实惠的房子。一个月租金仅100元,还是公司支付的呢!”

像这样的公租房,在闵行、松江等市郊来沪务工人员集聚的区域,已开始渐成“气候”。在松江区新桥镇外来务工人员居住中心,陈敏一家在新华公寓安了“家”。两室一厅的小天地让来沪打工多年的夫妇俩人倍感幸福。他们所供职的龙工集团是松江骨干企业,公司统一出面租赁,让1000多名职工在集团附近的社区里劳有所居。“公租房的房租比市场价便宜20%左右,公司还给予房租补贴呢。”陈敏说。

“幸运”背后的尴尬

黄焕云算了一笔账:在莘庄工业区附近,与人合租两室一厅中的一间房,月租金至少七八百元。对於平均月工资仅2000多元的她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住在这里,每月至少能多省下五六百元。”

然而,和居民房租户相比,黄焕云也有“多支出的费用”。“鑫泽”社区建造时用地属工业性质,水电煤等都按非民用性质定价收取:居民用水每立方米2.93元,这里是每立方米4元;居民用天然气每立方米2.5元,这里也是每立方米4元;居民用电日间价每度0.617元、夜间价每度0.307元,这里不分昼夜均为每度1.2元。黄焕云了解到,上海出台的发展公租房《实施意见》已明确“公租房专案的水、电、燃气等设施的建设和收费标准按照居住类房屋标准执行,实际使用量按照居民生活用水、用电、用气标准计价”,她“希望政策能早日落地”。尽管如此,黄焕云仍为自己感到“幸运”。因为就在几周前,她送走了同在工业区务工的堂妹:她租住居民房,每月房租几乎占到工资一半。“啥时候能建更多的‘鑫泽’社区?”

改变公租房“僧多粥少”的尴尬,不仅是“黄焕云”们的期盼,也是管理者的设想。记者从闵行区了解到,闵行现有40万至50万名产业工人,其中绝大多数是来沪务工人员。从2008年起,闵行区就开始规划来沪务工人员居住点,到2015年前将建设200万平方米公租房,解决22万来沪务工人员居住问题。截至去年底,闵行区已有15处来沪务工人员居住点,还将规划21处。然而,最新资料显示,目前外省市来闵行常住人口已超过120万人。“这就意味著,原来的规划已经赶不上变化了。”区房管局村宅办李德官说。

同样的尴尬,也出现在松江。目前,松江已建成78个公租房社区,有近6.4万名来沪务工人员在此安居。未来五年,松江还计画再建320万平方米公租房,容纳三四十万名来沪务工人员居住。而松江外来务工人员目前已近100万人,五年后恐怕还会增加……

布点能否更广些

目前,市郊布点的公租房大多为周边工业区和产业发展配套。

记者了解到,在闵行、松江等市郊,为工业区配套的公租房中,有相当数量是镇村级经济组织利用农村集体土地建设的单位租赁房。在闵行七宝镇联明村,全体村民集资9300万元建设了“联明雅苑”单位租赁房,不仅解决了附近企业1000多名来沪务工人员的安居问题,还为村民每年带来了高於银行贷款利率的收益分红。“在大规模城市化的过程中,部分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仍没有得到有效利用。允许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集体建设用地上新建单位租赁房,不仅开辟了单位租赁房房源筹措的新管道,而且有助於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获得稳定的租金收益,提高农民的财产性收入。”李德官说。

而与市郊情况不同,在城区,从事不同行业的来沪务工人员散居各处。长宁区政协委员徐建国注意到,在垃圾清扫和清运第一线的工作者多数是来沪务工人员。环卫公司提供给工人休息的“倒班房”数量有限。对於收入不高的他们来说,大多只能在外环线外租房。

不仅是环卫工人,许多服务於上海的来沪务工者也都需要在这座城市有落脚之处。上海社科院教授卢汉龙发现,除了不得不在外环线外租房,城市里的许多来沪务工者大多选择租住在待改造的旧区中。“一来这里房价低廉;二来由於这里的社区管理相对滞后,为他们的居住提供了一定空间。”卢汉龙建议,“公租房的布点能否更广些?”“城市运行离不开他们的服务,城市也有义务为他们提供服务。”徐建国也提议,可否把城市中的边角料地块、老厂房等改建成公租房,让这些在城区工作的来沪务工者有所居。

然而,专家们也认识到,不断增长的公租房建设需求,直接面临的是土地和资金的压力。在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张兆安研究员看来,无论是城区,还是郊区,都面临著土地资源紧张、土地成本高的现状。如何让规划中的公租房“落地”,是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道“考题”。此外,由於公租房建设资金需求量大、回笼周期长,许多承担保障性住房建设的主体单位普遍反映资金来源管道狭窄,即使贷款也很难。而公租房建成之后的运营、管理,也不可能长期依靠政府埋单。“动员全社会参与公租房建设是当务之急。”张兆安建议,政府应出台相应政策,鼓励各类社会资本和社会主体参与公租房开发建设,并对参与公租房建设、管理的主体单位在用地、资金、税收等方面予以政策倾斜。

目前,上海在公租房供应上不设置户籍、收入等门槛,只要在上海生活并工作满一定时间的常住人口,都在保障范围内。如此一来,“僧多粥少”的尴尬将更突出。对此,张兆安建议,应建立有效的来沪务工人员住房保障管理体系。针对来沪务工人员中的管理人才、蓝领、普通务工者的不同住房需求予以细分,分别建立各自的申请轮候制度和退出制度,让公租房为更多来沪务工人员提供安居之所。(记者 陆一波 沈轶伦)


文章来源:  中新网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