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史上最牛工资单”:国企垄断下的蛋

金融机构的内控制度一向很严。然而,近日发生在河北省沧州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的违规发放工资奖金事件,却让人十分震惊!这家金融机构正式职工 61人,仅两年多,他们就将300多万元资金以各种形式违规发放到了职工手中,其中2009年人均超发5.6万元左右,相当于本地普通市民三四年的收入。


沧州农信联社大门 新华社发


昨天本报刊登了河北省沧州市农信联社超标发放年休假工资一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4月13日下午,河北省农信联社相关负责人致电本报记者,称相关调查处理结果已经向社会公示。据记者了解,根据公示的调查结果,有多名沧州市农信联社负责人受到不同的处分。

在公示中,河北省农信联社称沧州市农信联社主要存在违反规定超标发放年休假工资、违反工资管理规定超基数发放工资、违反决策程序设立包县奖且考核不到位三大问题。“沧州市农信联社在年休假工资发放中没有扣除职工正常工作期间的工资收作为独立企业法人,市农信联社可以依法依规制定相关奖惩办法,但在制定奖励办法时存在着程序违规、只奖不罚等问题。”

据河北省农信联社公布,沧州市农信联社在省农信联社调查组初步进行事实认定后,立即进行整改。4月7日前将违规多发的工资进行了清退。

此外,根据相关规定,省农信联社于近日召开专题会议进行严肃问责,经研究决定对市农信联社理事长给予记过处分;对市农信联社主任、监事长分别给予警告处分;对分管财务副主任给予诫勉谈话;对人力资源部主要负责人给予记大过处分;对财务部主要负责人记过处分。

河北省农信联社表示,下一步除责令沧州市农信联社必须全额退回违规超标发放的工资外,还将进一步加强制度管理,规范自身行为,杜绝各种违规问题的发生。

沧州农信联社违规发薪酬被证实“不了解”政策,人均多收万元加班费

3月上旬,一封反映沧州农信联社滥发工资等问题的举报信寄到了河北省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以及一些新闻单位。举报者称,沧州农信联社滥发工资奖金,让联社员工成了“高薪贵族”。

举报信附有沧州农信联社“年休假工资表”。经过核实的部分数据显示,退居二线的原任监事长哈某以及人力资源部经理王某的日均收入分别达到了 1400多元和960多元,粗算下来二人年收入约为36万元和25万元。班子成员及一般工作人员收入由此“可见一斑”。

记者调查发现,日常工资性收入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我们市联社的绩效工资基数高达6113.2元,远远高于省联社定的标准。”举报者说。记者调查证实,2010年4月,河北农信联社确定沧州市农信联社2009年度绩效工资基数为4930元,比上年度增发24%。但沧州农信联社擅自在4930 元基础上又增发了24%,达到了6113.2元。

设立包县奖,多的月入上万元


2009年9月,沧州农信联社推出了“机关干部包社(行)督导主要指标绩效考核实施方案”,机关干部所包社(行)主要业务指标完成予以奖励,按月考核兑现。从理事长到一般员工,每人每月12000元到3600元不等。2010年,这家联社又推出了新的考核办法,规定发放标准调整为领导班子成员每人每月4000元,中层干部每人每月3000元,一般员工每人每月2000元,借调人员每人每月1000元。

“我们市联社是一级法人,我们有权建立一些奖励政策激励员工工作。” 周伯健说。然而,河北农信联社调查认为,这个包县奖励办法没有经过市联社理事会及社员大会审议,违反了市级农信联社章程及相关规定。

未休年假报酬,最多每年超发2万多


举报信所附沧州农信联社“2010年年休假工资表”显示:职工未休年假报酬从6.4万多元到8000多元不等。

按照规定:“未休年假工资报酬按照其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其中包含用人单位支付职工正常工作期间的工资收入”。据省农信联社调查,这家联社在日常工资照常发放的基础上,又增发了300%,其实变成了按日工资收入的400%发放。这样算来,“2010年年休假工资表”中最多的超发了2万多元。这家联社负责人解释说,“300%中包括正常工作期间的工资收入是人社部在补充规定里说的,他们未能及时了解政策,结果增发了300%。”

据调查,此举造成2009年这家联社人均超列0.63万元,2010年人均超列1.1万元。两年合计未休年假报酬共多发了100万元左右,这笔资金近日全部清退。(记者 冀强)

延伸阅读

“史上最牛工资单”是垄断下的蛋


一年收入达30多万元,15天年休假工资多达6万元——河北沧州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的工资单日前被贴在网上,网友称其为“史上最牛工资单”。目前沧州市信联社对此未有回应,但河北省信联社相关负责人表示,相关调查结果已上报银监局。(《山东商报》4月13日)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是19109元。我相信,绝大多数工薪阶层会很羡慕这份年收入30多万元的工资单。这份浮出水面的豪华工资单固然刺眼,但相当一部分垄断国企的工资单其实更为豪华,只不过公众无力一饱眼福。在垄断行业权力自肥易如探囊取物的背景下,从业人员的工资单没有最牛,只有更牛。

以金融行业为例, “更牛工资单”的存在,有很直接的现实支撑。媒体新近披露,国内13家上市银行去年总利润高达6659亿元,日均净赚18.24亿元,金融行业员工薪酬也节节攀升。其中,民生银行2010年员工人均年薪为34万余元;建行职工人均年薪19万元,农行和中行分别为15.1万元和15.21万元(《新京报》4 月13日)。这些公开披露的数据,其实已基本接近沧州市农村信用社员工不小心泄露出来的数据,甚至还有所超越。金融行业的高薪酬,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当然,高薪酬的国有垄断行业远不止金融行业。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教授去年两会前提供的数据,我国最高收入行业与最低收入行业的收入差距已经扩大到15倍,居世界首位,而高收入行业主要集中在国有垄断行业。与垄断行业高收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相当一部分国有垄断行业长年不向国家上交利润,但并不影响从业人员令人羡慕的高薪酬。

要说国有企业长年不向国家上交利润,有些国企负责人会觉得冤枉。全国政协委员、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今年两会期间针对国企上缴红利问题表示,“有学者说国家给国有银行注资那么多,国有银行利润竟然一分钱不上缴,这是胡扯,我们工行每年现金利润上缴50%。”利润上缴50%,看上去确实很慷慨,但企业自留的50%,又都做了些什么呢?有多大比例用于自身发展壮大,又有多大比例用于高管和员工薪酬,公众没有渠道得知这些方面的数据,甚至一些国企负责人还认为公众没有知情权。

国有垄断行业薪酬过高,是分配制度不合理的典型体现。但令人纠结的是,一方面国有垄断行业薪酬问题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另一方面,连国有企业信息公开的基本制度也付之阙如或成为摆设。对于本行业的高薪酬,国企经营者或许有着各种各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待遇与业绩挂钩,再比如与国际接轨。但既为国有企业,就应将分配制度建立在透明的信息披露机制上。现实中,几乎所有国有垄断行业的企业财务信息都没有详细披露员工薪酬。垄断地位就像一张无形的大手,死死捂住了分配制度的盖子,盖子下面是整个行业共享的饕餮盛宴。

国有企业是全民出资的企业,公众不仅理应共享利润,也天然享有监督权利。但长期以来,对于国有垄断行业的监督特别是分配方式的监督,只有内部监督,基本没有外部监督。对于国有垄断企业员工该从企业拿多少,公众基本上没有话语权。再以沧州市农村信用社的“最牛工资单”为例,面对网贴上的黑纸白字,相关负责人不是向公众坦率告知实情,而是表态已将调查结果“上报给银监局”。天知道,银监局的年薪又是多少呢?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山东商报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