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一加工厂聘用大批童工,月薪仅有300元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300元的月薪,十五六岁的年龄。这两个数字,组合出了陕西省西安市浩输镜框加工厂里一些工人的生存状态。加工厂老板如何顶风作案?童工的利益由谁来保障?

昨天上午9点多,记者以购买相框的商人的身份,进入了西安市未央区枣园村的浩输镜框加工厂。这家工厂没有门牌、没有招牌,车间里狭小而脏乱。车间的墙上贴了一张“3月17日员工值日表”,记者数了数,上面一共有28个员工的名字。

在加工厂的院子里,记者拦下两名面相稚嫩的工人。他们犹豫着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但承认,自己还不满十六岁:

工人:一共三十多个人,能满十八周岁的不过十个。其实,刚过去那两个都是年龄小的,个子低的那个才十五了,不愿意说。十五岁到十八岁的至少十个人,你进去也看了,那就是民房,设施啥的都没有,万一着火了,人也跑不出去。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浩输镜框加工厂,在紧闭的厂门口,等待午休时间的到来。一点半,终于有一群半大不小的男孩走出了厂门。记者迎上去问他们的年龄,有说十八,也有说十七、十六的。

另一个男孩告诉记者,在这个厂干活的工人,一半以上是从当地劳务市场招聘来的,剩下的不是老员工就是由熟人介绍而来,不存在学徒身份的工作人员。

记者:这些人拿不拿工资?

员工:拿了。也是一千多。哪里有徒弟啊,在厂的全部是员工。

说到“工资”的问题,这个孩子有些激动。招工时,老板向他承诺工资当月结清,现在,他们所有人每个月只能拿到三百块钱,其余的工钱要到过年的时候才能拿到。

员工:工资说是按照月发了,结果,一个月就给支几百块钱,要压到年底(结算),他要拿这个钱压住你这个人了。年底也给不完,有十五天就没有工资,说是,明年来了再给你,第二年来了,也没有给,最后把我给说的,你们这些人都犯一个毛病,没来几天就要钱了,我给你打工,我要我自己的钱啊。

而在浩输镜框加工厂的老板眼里,拖欠工资是他替员工着想的表现。在他看来,他的员工年纪偏小,有乱花钱的毛病,他是在替他们保管工资。

老板:你想啊,这个电脑害了多少家庭啊。真的,还有,我们(员工)打老虎机,有的娃给他开了工资,出去以后,一个月的工资一千多将近两千块钱,还不到一小时,回来没钱了。

记者随即向西安市未央区劳动监察大队进行了举报。下午3点,记者跟随执法人员,第三次来到浩输镜框加工厂。有工人告诉记者,加工厂一共有30来个工人。“我们在没有上锁的员工宿舍里,一共找到了28个铺位。”而老板说,他的厂子里一共只有16名员工。面对执法人员,老板提供了13名员工的身份证,3 位无法提供身份证的员工则自称已经成年。

记者:你多大了?

员工一:十九。

记者:你了?

员工二:十八。

记者:你们身份证带着没有?

员工多人:带着了。

记者:你的有吗?

女员工:有了。

记者:你多大了?

女员工:我今年十八了。

记者:你叫啥名字?

女员工:边莹。

这名无法提供身份证的女工,边莹,真的18岁吗?她的答案和老板的不太一样。

老板:你多大?

女工:十八了。

老板:对呀!你看着小。

女工:身份证办了。

记者:这个女娃今天上午给我说,她是十六。

老板:没有吧。你咋能说你十六啊,你再这样子我就罚你(工资)了。

女工:我记不清。

未央区劳动监察大队队长张永鹏告诉记者,这个厂是否雇佣童工,需要做进一步的调查才能下结论。

张永鹏:你像咱未央辖区这么大的,俺们劳动监察就十来个人,逐户去检查是不可能的,将近三万家企业,还不要算那些临时招人的。

文章来源:中广网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