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修水县489人因开采金矿感染尘肺病

东方网3月24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有家住江西省修水县的村民向中国之声反映,当地上衫乡近500名村民患上了尘肺病,近几年因尘肺病死亡的人数至少在80人以上。尘肺病到底在当地严重到什么程度?为什么这里的村民会集体患上这种疾病?

朱名水,江西修水上衫乡红星村人,今年42岁。他告诉记者,这里尘肺病的来历。

朱名水:上杉乡成立了一个金矿,我们老百姓到山上开的金矿。当时金矿上的保护措施都不是很好,都是打干钻,后来我们大批劳务工全部患了尘肺病,现在确诊下来的有480多个。

据修水县委县政府提供的资料显示,“1987年上衫乡金矿成立,从1994年到2007年,乡里组织采金人员分五批在江西省职业病医院进行了检查。到目前为止,全乡共查出尘肺病患者489人,患者年龄从40到60岁不等,其中,45岁到55岁之间占80%以上,尘肺病家庭占全乡总户数的近1/6。1994年至今,已死亡137人。1998年至今上衫乡已累计赔偿504万元。”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上衫乡党委政府1996年已经将金矿封闭,停止开采;与此同时,对患者及其家庭还给予了一系列的补助措施,比如,把所有确诊为尘肺病的患者家庭纳入农村低保,每年发放一定的慢性病补贴;患者子女就读高中、大学,可享受财政补助等等。但患者们表示,尽管各级政府做了很多努力,可“尘肺致贫、父债子还”的问题还是无法根本解决。

红星村村民朱小兵:我儿子本来可以念书的,但现在没办法,看到我们欠账太多,他说他不念书了,十多岁就到深圳去打工了。我大女儿读大学,我女儿说,不管欠多少钱,等她从学校出来,她来还。像我家这样的情况有很多很多。

16岁的朱神星一直的梦想就是考上大学,但是因为父亲朱国财患上尘肺病急需钱医治,去年7月还不到15岁的朱神星不得不辍学打工、替父还债。但是今年3月,父亲朱国财还是因尘肺病辞世。

朱神星:读到初二就不读了,爸爸身体不太好需要钱用。

记者:去哪打工了?

朱神星:南京。

记者:一个月有多少钱?

朱神星:一千二三百块钱吧,也不稳定,有时候几百块钱也有。

记者:每个月能往家里寄多少钱?

朱神星:除掉饭钱,七八百块钱左右。

朱聪颖和朱娇琴兄妹一个11岁,一个10岁。他们的父亲朱述清因尘肺病死亡后,两个孩子寄居在叔叔家由爷爷奶奶抚养。和那些辍学打工、替父还债的孩子相比,他们更早地懂得了承担。

记者:上几年级?

朱娇琴:4年级。

记者:为什么不住自己家?

朱聪颖:爸爸死了,妈妈不在家,她跟别人结婚了。

记者:想他们吗?

朱聪颖:想爸爸。

记者:上完小学以后还上什么学?

朱聪颖:上中学?

记者:上完中学呢?

朱聪颖:大学。

记者:为什么要上大学?

朱聪颖:想多赚点钱,给爷爷奶奶养老。

这些尘肺病患者年龄大都在四五十岁,是家里的支柱,他们的患病和死亡,无疑给这一个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了最致命的一击和影响。

记者到村民朱析元家时,他正在打吊针。19岁的儿子看起来也就十一二岁,个头不高,没有牙,先天聋哑、智障。朱析元说,自己看病已经欠下不少外债,根本没钱给儿子治病。

村民朱洪吉今年已经90岁了,两个儿子先后因尘肺病去世。

吴学前今年68岁,3个儿子都因尘肺病相继死亡。孙子和孙女靠老吴上山砍柴赚来的钱抚养、读书。吴学前的老伴因为三个儿子的死变得精神失常,家里欠款近3万元。

因尘肺病致贫的村民显得无奈又无措。今年58岁的朱铭生,体重只有40公斤。记者进门时,他正在吸氧,尽管一直享受着低保和慢性病补贴,但几年下来,他还是欠了2万多元的债。

朱铭生:低保一个月200多块钱,一天合6块8毛钱,交电费都不够。

记者:这个制氧机花了多少钱?

朱铭生:花了3000多。

记者:插上电它自动制氧的?

朱铭生:是的。

记者:电费多少钱?

朱铭生:一天七八块钱。

记者:你欠了别人多少钱呢?

朱铭生:两万多,不到3万。

记者:想过怎么还吗?

朱铭生:没有能力还了,现在。

记者:那人家有没有过来要呀?

朱铭生:要啊,每年都过来要,我没办法给啊。

朱铭生告诉记者,自己买制氧机要比用卫生所的氧气瓶便宜不少,但如果停电就危险了。

红星村卫生所医生朱小金向记者讲述了因停电导致尘肺病患者死亡的亲身经历。

朱小金:(那个患者)家里有个制氧机,正好那天停电,我的氧气罐氧气不多了,不够,我就叫他家里人去医院拿氧气,还在路上,人就死掉了。我以后就把氧气罐逐渐增加,现在大小7个。

卫生所门口,尘肺病患者们正在议论着有关医保报销的事:

尘肺病患者1:只有住院才可以报销 。

尘肺病患者2:住院,一天要100多块钱,100块以下就不能报销。

尘肺病患者3:虽说是有医保,但去医院看病的时候首先自己要掏钱,政府现在给报70%,80%,剩下的这部分我还是承担不起。

江西修水近500尘肺病患者的命运让人揪心,多年来,当地各级党委、政府为此所做的工作也可谓尽责尽力。但随着尘肺病进入高发期,挽回更多的生命,延长生命时限,无疑成为摆在当地党委、政府面前的一道考题。如此规模的患病人群,数量可观的治疗经费……一系列问题能否尽快解决?

昨天(23日),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率江西省卫生、人保、农业、民政等有关部门实地考察,现场座谈,解决实际问题。

昨天一大早,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率江西省卫生、人保、农业、民政、公安等有关部门从南昌赶赴修水。在修水县上衫乡红星村,苏荣对部分尘肺病患者进行慰问,同时细致了解病情。

苏荣:病的严重的时候到什么程度?

患者:吐血,吐出来能有一大碗。

苏荣:你挖金矿挖几年?

患者:可能三四年。

实地考察后,有关部门立即召开会议,讨论解决方案。座谈会围绕“救治、救助、脱贫、问责”四个方面展开。

苏荣:第一项工作就是救助,最大限度的减少患者的痛苦,延长一点寿命, 努力使他们享受到在我省可能享受的最好医疗资源。第二,患者的孩子都很争气,考上了100多名大学生,我们一定保证他们实现念大学的愿望,享受到正常公民应得到的受教育的权利。第三就是脱贫,我们要采取特殊政策,支持患者发展经济,搞好经营,根据需要和可能给予资助,尽可能的增加家庭收入。第四就是问责,对违法采矿的法人业主要追究法律责任,对于党政领导错误决策,决策失误带来今天这个后果的,秋后算账,要按照干部问责的要求,给予党纪政纪处分,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年、十五年。

江西省卫生厅厅长李利就做好尘肺病救助工作谈了七点打算。

李利:派出专门的医务人员对当地村民进行全面体检,对每位尘肺病人制定规范的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免费为当地提供洗肺设备,就近开展洗肺手术。第三项我们想把尘肺病人常用药纳入基本用药目录。第四就是进一步加强对县乡两级医疗机构房屋和设备建设的支持力度。第五,因为很多矽肺病人都是在家里治疗,而新农合往往都是住院才能报账,所以我们考虑是不是把矽肺病病人都视同为住院,设家庭病房,这样的话,报销的比例、费用就可以明显的得到资助。第六我们想加大人员培训的力度。最后就是进一步加强健康教育工作。

随后,江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农业厅、民政厅、公安厅等有关部门分别对尘肺病救助工作提出了积极的解决措施。

江西修水近500名尘肺病患者的救助工作正在积极有序展开。近几年来,各地尘肺病频发已引起全社会关注,面对尘肺病,各地政府感受到了压力,而患者更要直接面对生死,面对职业病防治,我们期待着未雨绸缪早日替代亡羊补牢。
Back to Top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hat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computer. Please see CLB's privacy policy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data is collected from our website visitors and newsletter subscribers, how it is used and how to contact us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over the use of your data.